最仙遊 第二章 正一宗
    林烦将宗主挤开,宗主也没有意见,拿起林烦打的水喝了一口,问:“林烦,辟谷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进展。”林烦回答。

    “都三个月了,怎么还没进展?”宗主不满问。

    林烦从脚边包裹拿出一食盒打开,里面是荷叶包裹的糯米鸡,打开荷叶香飘四溢,林烦问:“看到了它,我决定暂时先不辟谷。”

    宗主吞了口口水,耐心道:“林烦,你现在是筑基期,必须吸取天地灵气,多多历练。五谷为杂粮,阻塞真气清纯。而辟谷则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林烦转头问:“你吃吗?我要了三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宗主伸手: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老道摇头:“我说你们正一宗能不能正经点,我老道天资平平,无法再进一步。你们两人根骨资质都为上乘,辟谷乃是修真炼气,脱离凡俗的重要一节。特别是你林烦,你还在筑基期,基础好不好,影响你终身。你看看你,悟性高,却悟的旁门左道。让你辟谷,你偷吃。让你早起吸取天地灵气,你睡懒觉。让你清心寡欲,你……这糯米鸡是王家村那档卖的?”

    “张老有品味。”林烦再掏出一包荷叶包裹的糯米鸡。

    张老接过糯米鸡打开,心中一片感慨:“一百年前,我和林烦一样大的时候,外出驱鬼,经过王家村。和王家村一小**好上,耽误了行程,酿成恶果。我被责罚苦役十年,我是心甘情愿。在王家村三天,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糯米鸡了。”

    林烦好奇问:“十年后,你去找那小**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为他人之妻。”张老感慨道:“当天吃在口中的糯米鸡苦涩无比。林烦,这男人可以一辈子单身,但是要轰轰烈烈的爱上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哇!张老你这把年纪了,还贼心不死呢?”林烦伸出大拇指。

    宗主掐指算了算:“紫竹林后年开放,林烦,你刚好赶上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,你难道就没想法?”

    紫竹林是云清门一宗,全部由女性构成,宗主灭绝真人修为高深,为免男女生情,扰乱了修为,紫竹林是为云清门禁地,她们可以出来,但是外人不得入内。每五年开一次,单身男女可相会,如果有对上眼的,上报掌门,就可以合体双修了。云清门不禁结婚生子。

    除了紫竹林外,云清门还有天行宗,是人数最多的一个宗派。隐仙宗,供奉长老之所在,亦是禁地之一。除此之外,还有六宗一谷,修行是各有特色,非有事,不得往来。

    正一宗是人数最少的宗派,一共三人,林烦、宗主和老道。这宗派是前传功长老草创宗派,以符咒、道法为主的宗派,可惜传功长老只收得宗主一名门徒就仙去。宗主此人生性闲懒,虽然天赋极高,但却贪吃懒做,单是他六十年来还没有完全的辟谷就知道他的性格。这六十年来,正一宗只收了林烦一人。拉入宗后,也不教导,给了林烦进入藏书阁的权限,自己翻书自己学去,有不懂再问。平时也不过问林烦学了什么,直到林烦开始筑基,这才偶尔会关心几句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云清门的异类,而他一笑不答,林烦问起: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闲懒的宗主?”

    宗主回答:“这修仙本是逆天改命之事,强求不得,只能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唯独是正一宗长老张老看的透彻,长老告诉林烦,这天下十二洲有无数修真大小门派,这些门派开派祖师根骨未必都是上乘,资质也未必都是上乘。但是有一点必然是上乘,那就是悟性。悟性有先天之说,但宗主不这么认为,他认为悟性也可以后天培养。死背剑诀道法,只能传承先人所得,让林烦自己翻书领会,那是锻炼林烦后天悟性。

    张老最后补充一句:“也不排除他是真的懒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真懒,在筑基期间,宗主是非常关心林烦进展的,还不惜去掌门大殿和掌门泡茶两天,最终答应掌门多收门徒,这才换得一颗丹药,助林烦筑基。除了这颗丹药外,林烦筑基再没有外力干涉,一切顺其自然,所以对于糯米鸡的态度,宗主说归说,林烦不听,他也淡定。各人有各人的造化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林烦出手。

    宗主问:“筑基怎么样了?”百日筑基,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十天。

    林烦看着棋盘回答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还行?”宗主又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莲子有了,真气也能凝聚,不过这筑基消耗真气太大,我昨天急急赶路,昨晚和一老鬼过招前,感觉有些虚脱,全身乏力。”

    宗主大喜:“这是好事,基础越牢固,需要花费越多真气,就说明你的基础打的越好。你要勤于炼气,早晚山中打坐,吸取日月之精华,天地之灵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宗主,昨天如果不是我使诈,我现在已经在阎王殿,这不叫好事,这叫丧事。”林烦纠正。

    宗主挥手:“那不能,你阴德不足,修为不够,不可能这么快能到地府。”

    林烦抓狂:“合着你就没担心我挂了?”

    “道法随心,一切都是造化。”宗主闭眼高深道:“挂,也是一种造化。”

    林烦没有品味这句话意义,反问:“那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要早起晚睡,还要辟谷?你还去取丹药为我筑基?反正都是造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问题……”宗主想了一会:“张老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看个屁,明明天赋过人,却闲懒无比。我说小三你,你哪怕有掌门三成的努力,现在你可能就是掌门。”张老是恨铁不成钢,而后看林烦: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他的性子现在比你还随性。幸亏林烦自勤不息,到如今才有小成。”

    宗主不以为意一笑,道:“百日筑基后就是炼基,这过程有长有短,要看个人秉赋。等莲子花开,就算是结束炼基之时。”

    林烦好奇问:“宗主,那御剑飞行要练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元婴。”宗主介绍:“你现在看见都是驾剑飞行,不要想太多,即使要驾剑飞行,你首先要有一口剑。不是什么破铜烂铁都可以称呼为剑,必须选材灵气之材料进行炼化而制。山内寒水潭内就有寒铁,你去弄一块,练剑成型,就可以驾剑而飞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