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一章 驱鬼
    (本书纯粹小说,请勿模仿修炼,如不幸强修得道,切记带上作者。)

        古宅夜晚,烛火忽明忽暗,阴风似有似无。大厅内有一口棺木陈列,白布横挂,显然此地在办一场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古宅院子里有两棵树,一颗是槐树,另外一颗也是槐树,槐树的中间有一张桌子,东向坐着一名老鬼,西向坐着一名少年,看少年不过十六七左右,身着绿色道袍,头发倒梳,不戴道帽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鬼阴笑看着少年,等待着少年,似乎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没有动,左手捏的更紧了,低头沉思良久,再次翻开天九牌看了看,皱眉轻声道:“杂八?”天九牌也称为宣和牌,是民间一种常用赌博工具,非牌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杂八?呵呵!”老鬼似乎早知道少年的牌是什么,轻轻掀起自己面前骨牌,颇为惊疑问:“怎么不是人对?我记得人牌位置,你耍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你切牌就不耍诈?”少年示意道:“开牌吧,老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鬼哼了一声,翻开底牌:“年轻人,早知道你不老实,幸亏叔我留着一手,长对!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未必哦!我是和对。”少年翻起自己骨牌:“老鬼,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你会切牌,我能移牌。你会偷牌,难道我就不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出老千,我不服。”老鬼怒喝一声,全身黑气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悠悠道:“老鬼,你要赌,我陪你。你要赌注,我随你。既然你输了,按照约定,吃了这碗头七饭,就此上路吧。一世恩怨一世了,前尘往事如云烟。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非要回煞,本道爷也不会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头七是指死者第七天魂魄回家,只要不见到自己牵挂的人,吃一餐饭后会离开,即使见到了,也只会盘桓数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煞一般指的是冤魂头七回家后,留在家中不走,直到七七四十九天鬼卒勾去魂魄才结束。回煞造成轻微的伤害是阴气伤活者之身,最严重就是鬼附身。对付回煞之鬼,有驱和放两种,驱赶其离开,其有可能变成游魂野鬼。放,就是消散其戾气,送其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鬼哈哈一笑:“你可知我死的有多冤?你可知,冤气越重,戾气就越重。要收我?就凭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不动声色道:“低头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鬼低头一看,只见以桌子为圆心,地面上铺满了道家符咒。老鬼大惊:“这不可能,你明明一直把手放在桌子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一笑:“没错,但是我还有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鬼看向少年的脚,其左脚夹笔,在黄纸上画符,右脚将画好的符纸一搓,符纸就飞出数米远落在自己脚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阴我。”老鬼暴怒,全身黑气暴涨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伸出一根手指喝道:“疾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地面符咒全部发出微光,含而不露,蓄势待发。少年道:“老鬼,自己考虑好,你没有胜算。本道爷收鬼无数,再凶戾的鬼也见识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孙不孝,将我毒杀,我怨气难平啊!”老鬼悲泣一声,他还真不敢和这么多符咒过不去,即使一半的一半,恐怕自己也不是对手。这败家小子,竟然画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一拍桌子道:“你个老赌鬼,将你儿媳妇都输给了放高利贷的……你看看你自己的手,六十五年来,还剩下多少指头?每次发誓戒赌,却屡屡再犯。输妻当儿卖女,你还有脸苟活?如果不是你要将孙儿卖予人贩换取赌金,你儿子也不能咬牙下此毒手。本道爷以上天有好生之德,网开一面,不要以为本道爷年幼好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就是缓兵之计,骗我玩宣和牌,然后画下符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眨巴眼睛:“这个……你也可以想,不过想太多也没有什么好处。反正现在你打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鬼低头苦笑,身上黑气渐渐散去:“罢了,此生祸及家人,不思悔改,该有此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老鬼飘荡而起,少年手指一掐,地上符咒全部贴在其身,他才不放心老鬼会说话算话,这要跳出符阵和自己翻脸,自己找谁说理去,你老老实实上路,我就不启动符咒,你要胡搞瞎搞,只能将你魂魄打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清晨日出,少年步出古宅,村长早等候一边,见少年出来,问:“仙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路了。”少年接过小厮准备好的毛巾洗脸,洗手后道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仙长慢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点头背上行囊离开村庄,这行囊薄木架子,双肩背上,内可放各种物品,下雨时候,还可以拉出油布覆盖头顶,是为方外之人和书生等行脚的标准行囊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村庄,少年双手后翻,一手笔一手纸,画符成型,此符名为御风符,在燃烧期间,使用者可以乘风飞行,持续的时间和速度就看个人修为了。中途换了两张符咒,少年进入了茫茫大山。此山名曰云清山,是为东洲第一修真大派,云清门之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云清山中有一山名为正一山,是为云清门正一宗之所在,一名三十来岁模样的中年道士正在和一名老道在殿外下着象棋,双方厮杀,好不热闹。少年乘风落下已经是满头大汗,这画每张御风符都需要注入真气,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道士头也不抬问:“搞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搞定了。”少年到一边井边打了一碗水,走过来看棋: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边去。”中年道士道:“这是优势,只要我发动进攻,必然转变为胜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棋子都压过去给人家当炮架了。”少年道:“炮六平五,借你马打车,你要躲闪,直接取你老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道士仔细看了一会,大怒,一拍石桌子,站起来正色道:“林烦,观棋不语真君子,你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烦低头看,老道是一头黑线,麻辣鸡丝,这一掌把所有棋子都拍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道士低头一看,惊讶道:“哎呀,这可怎么是好,我们换过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宗主,还是修道之人,一场棋的胜负都赖皮。”林烦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:“张老头,我们杀一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<a>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</a>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