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章 十条真言
    四人出了大殿,除林烦外其他三人都有些茫然之色,林烦心中好笑,这三人都是乖宝宝,估摸打小上山就没有离开过。林烦不同,林烦连中洲都去过,当时正一宗宗主的一位忘年交大限到了,宗主去见最后一面,顺便带林烦出去见见世面。

    大家把目光看向掌门指定的队长,古岩身上。古岩皱眉好久,挥手:“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林烦提醒:“是不是要收拾下行囊,顺便踹点钱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钱?”其他三人看林烦。

    林烦惊讶问:“你们都辟谷了?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点头,同时惊疑,筑基期辟谷炼气,这是常理。当然,他们三人修为还没有达到完全不进食水的境界,但是辟谷的人都禁大荤,一般喝个山泉,挖点野菜,就能对付过去。

    生不生,熟不熟的,四个人互相之间颇为尴尬,最后古岩道:“收拾行囊,向宗主告假,明日辰时山脚七里亭汇合。”

    互相一点头,大家各显神通回宗,古岩驾剑而行,速度最快。叶无双从竹筒中拿出一卷法咒,踏卷而行,速度排在第二。第三名是林烦的御风符。白牧最慢,他用的是御风术。林烦看三人离开后才走人,对三名队友有了一些大概了解。

   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

    林烦回到了正一宗,张老正在偏殿一个人下棋,见到林烦:“林烦,这是小三闭关前让我给你的十条真言。”

    “还学会玩锦囊妙计。”林烦接过书信,打开念道:“第一条: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打不过要跑,打的过也要准备跑,必须做好随时能跑,想跑就能跑的准备。第二条:死道友不死贫道,逃命之时,必须全力以赴,不舍弃同伴两命,舍弃同伴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……宗主黑纸白纸这么写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张老摇头:“继续看。”

    林烦念道:“第三条,文献不会记录你如何光明正大的战胜对手,只会记录你打败了对手,或者是对手打败了你。如果在背后下刀子能战胜对手,就不要正面和对手去打斗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条,远邪人,不近魔人。”

    看了四条,林烦将书信一收,回自己厢房整理行装去了,这十条中有六条是林烦每次出山时候宗主必须交代的。还有什么,礼可谦,礼又不可谦。意思是说,礼貌上要谦虚,但是如果别人要送你礼物,你千万不要推辞。一来怕伤了送礼人的心,二来白送的不要,正一宗没有这么白痴的弟子。

    张老一边下棋一边叹息:“有什么宗主,就有什么弟子。难怪不广收门徒,原来是怕祸害了大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日筑基之后,林烦修为提升,赶路也不再是满头大汗,乘风而飞颇有几分飘逸之色,七里亭已到,散了御风符,如同一片羽毛轻轻的落在了七里亭外。古岩已经到了,他双手放在背后,挺胸站立,站的很直。林烦稽首:“师兄!”

    “师弟。”古岩略微一点头,就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第三位到达的是叶无双,落地之前,收了法卷,将法卷一卷放进竹筒之中,落地后行礼:“师兄、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。”

    林烦不喜欢这游戏,这见一次面就要叫一次,这边四个人,这礼数每天要做多少次。不过宗主交代,礼谦,那就谦着吧。

    很快白牧也到了,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没有营养的客套。而后古岩带路,大家默不作声的跟随。古岩跑的很快,而后感觉不对,又放慢了速度,但是又过慢,导致白牧又放慢了速度。虽然话没一句,但是大家你谦我让的,哪有半点少年心性,完全是亲家之间第一次见面,客套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情况到了一个时辰后,才突然逆转。

    东洲多山,四人飞行中,突然山林中有一女子呼叫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古岩低头一看,一名白衣女子正在奔跑,不停的摔倒,一只山魈半化人形,正在紧紧追击。古岩大喝一声:“斩月剑。”一口宝剑飞出剑匣破空而去,直袭山魈。山魈颇有道行,后仰一翻倒飞出百步之外,单手一挥,无数藤蔓从地上窜起,将斩月剑困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破!”古岩手掐剑诀,斩月剑破藤而出。

    此时那山魈双臂展开,乘风飞翔,手掌一道黑气袭向古岩,古岩不慌不忙一掐剑诀,再有两口宝剑飞出,一剑挡住黑气,一剑画出弧线,从侧面直袭山魈。

    山魈桀桀一笑,落到地上避让袭来之剑,然后朝密林深处逃窜。古岩按下剑光追击而去。叶无双和白牧随后赶到,互相看了一眼,催动真气,加速跟随古岩,冲入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由于很不喜欢这种尴尬的环境,林烦是落在最后的,前面发现一切都看在眼中,不过他没有兴趣追进密林,这明摆是诱敌深入嘛。林烦落在被追的女子面前,女子低声哭泣,林烦坐在旁边端详好一会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子低头行礼:“多谢仙长救命之恩,小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门,你过家家呢?”林烦问。

    女子一惊,抬头看林烦:“你怎么能看穿我这障眼法?”散了法诀,现出真身,不就是云清门掌门千羽真人吗?

    林烦道:“因为我来过这里,附近五十里内没有人烟。再者,我们上面飞,你在地上喊救命,中气十足……正常逃跑人喊救命是歇斯底里,一般女性的呼叫根本听不明白是在叫什么。此地距离云清山不过六十里地,哪会有妖人在此修炼。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问:“那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我想了好一会,想不到会有其他人这么无聊。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一头黑线质问:“你同伴被擒,你还不快去救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急,既然是千羽真人你布置的试练,那山魈必然会冲我而来。它诱敌深入,那我现学现卖,来个请君入瓮。”林烦抽一沓黄纸,而后开始画符布阵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