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七章 渡口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叶无双坚持举手。

    白牧不是林烦,可以将快摸到自己脸的手无视掉,白牧问:“无双,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无双知道还真是古岩的事,古岩身份可不一般,他是前天行宗宗主和紫竹林一名女弟子合体双修后生的儿子,他父亲用外力为其筑基,八岁就有小成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叶无双轻声道:“但是古岩的父亲被邪派妖女**,抛妻弃子,现在是邪派血影教的教主。我宗主说,古岩父亲是个天才,他融合了正道和邪派的道法,自成一脉,血影教现在在苍茫绝地邪派中排名前三。据说连掌门都过问了这事,大家都担心古岩迟早会离开云清门,前往血影教。三百年前邪道大战,血影教和云清派的天行宗进行了厮杀,双方死者无数,结有旧仇。就因为种种原因,古岩在天行宗被排斥,没人主动和他说话,他找别人说话,别人就是客套应付一句,久而久之,就变成现在这样的性格。我出来之前,宗主特意交代,古岩师兄不是坏人,可以和他多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烦点头:“你宗主找对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无双眯眼看林烦,寻思林烦是讽刺呢,还是讽刺?

    白牧道:“那我们是不是和他说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不用吧,古岩师兄肯定早适应了我们聊天,他一个人飞的情况。”林烦生性随意,不喜欢去刻意找人聊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林烦没有辟谷,虽然三餐能变两餐,但是终究还是要吃饭。大家每天都要休息几个小时,过大渡河之前,就投宿到了大渡河客栈中。

    “几位道爷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小二殷勤接待问。

    古岩做为领队的,有义务负责大家的饮食食宿,不过,他没带钱。而作为唯一一个需要吃肉的林烦,就临时交涉:“四间客房,一两银子的酒菜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道爷禁荤吗?”小二接过碎银问。

    “不禁。”

    “四位道爷稍坐,酒菜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四人步入客栈,白牧和叶无双颇为新奇的到处看,古岩微微皱眉,似乎不太喜欢这里。客栈一楼有两桌客人,一桌应该是商贾之人,等明早渡船去小东洲。还有一桌是两名女子正在喝茶。一名女子天蓝衣衫直到脚面上,脸上戴着面纱,喝茶时轻撩起面纱,颇有大家闺秀的修养,看其身上衣服材料做工,非富即贵。另外一名女子倒梳头发,身穿虎皮短褐到膝盖,短褐是为穷人和一般人的衣装框式,但这女子虎皮短褐一穿,人颇为精神干练。

    古岩一边走,一边看着这两名女子,低声道:“魔教!”衣服上有魔教月亮的标志。

    那短褐女子似乎听见古岩嘀咕,回头看了四人一眼,低声说了一句,那名轻纱女子转头看了过来,略微点头,算是招呼。古岩等四人轻点头回礼,走到一边的桌子上坐下。三百年前邪派入侵,正道和魔教是联盟,至今联盟未除,虽然双方在修炼和行事上大相迥异,但是按照盟约,双方弟子都是以师兄弟相称。并且不得互相攻击,路上遇见需要帮助的,也要尽可能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由于正道人清心寡欲,魔教法纪森严,这数百年来相处还算和睦。魔教地处西洲,和邪派的苍茫绝地相邻,正道也不希望邪派人荼毒十二洲,在这点上他们立场是一致的,各正道门派包括云清门都告诫弟子,不得有意和魔教弟子起冲突,但同时也告诫弟子,不要和魔教太接近。因为双方修真的法门南辕北辙,从小的说容易引起争论,从大的说会被对方所影响。

    林烦心中疑惑,这两个女人好像被追击,现在化为平民,隐藏在客栈之中,而且短褐女子应该受了不轻的伤。林烦怎么看出来的?因为短褐女子的主手是右手,而她用的副手左手,除非右手受伤,否则不会这样。说追杀,她们选择靠窗的位置,看向窗外时候,神色比较警惕。

    林烦坐下来道:“我们今天不住店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无双笑问:“林烦,你不是一路上念叨被窝和回锅肉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感觉我应该辟谷几天,看自己是否能承受的了。”林烦招呼:“小二,不住店了,帮我弄两斤卤牛肉,半斤土黄酒,带走。”

    古岩制止:“不可,你看白牧这一天来颇为劳累。”

    白牧惭愧道:“让大家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古岩摇头:“你御风飞行用的是法术,没有任何媒介,最耗费真气,今晚休息一晚,明早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说实话。”林烦低声道:“魔教弟子好像惹上什么麻烦,我们最好躲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古岩一愣,回答:“魔教和我云清门有盟约,如果魔教弟子有难,又在东洲地界,我云清门弟子理当相助。”

    好吧,自己不应该说实话,林烦后悔,早知道应该编造一个自己生病的借口……这借口虽然烂,但忽悠古岩应该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。”古岩生怕没麻烦,走到两名女子身边道:“两位姑娘好,在下是云清门弟子古岩,请问你们是不是遇见了麻烦?”

    轻纱姑娘行礼,回答:“古岩师兄,我们没有麻烦,即使有,也不敢劳烦云清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短褐女脸露焦急之色,林烦看在眼中,偏头问:“白牧,你说三星阵配合我的天雷符,威力大增?”

    白牧点头:“三星阵是预置型法阵,作用较为局限。除非我们算定对手会在哪里出现,先行布阵,否则毫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林烦一拍白牧肩膀:“走,我们去尿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无双转脸,太粗俗了。

    白牧老实人,解释道:“我不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需要,我们走。”既然摆脱不掉麻烦,那就应该有所准备,不仅要准备迎接麻烦,还要准备跑路,不过这拖家带口跑起来那是相当麻烦。不管了,实在不行就按照十条真言第二条办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ps:新书期间什么票都要,如果有多余月票愿意给虾的话可以联系群管理员。

    ps2:本人没有xx宝乃至任何宝,请大家不要汇款,顺便补充一句,虽然没有xx宝,但是汇款一块钱**的行为还是要受到鄙视的,强烈鄙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