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八章 纠缠
    一柱香后,白牧和林烦回来了,古岩已经回到自己位置正在喝水,叶无双也在喝水,白牧坐下来,也在喝水。林烦坐下来感觉浑身不自在,左右看看,扯开烧鸡开吃。叶无双道:“林烦,你好粗鲁,能不能斯文点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白牧,你斯文,你给我演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牧皱眉看大鸡腿,肥厚的油脂包裹这香嫩的鸡肉,他是辟谷时间最短的,食物对他还具备相当的**力。他辟谷时候只是不能吃粗茶淡饭,如果有这么一只烧鸡,估计早把持不住。最关键是,吃一点,问题不大,辟谷让能真气精纯,吃了也不会让真气浑浊。但是跨出这一步,就有第二步。

    白牧一跺脚,转身走出客栈,而后大口呼吸,为自己坚持而庆幸,脑海中又出现那大鸡腿的模样,甚是纠结。

    “食色性也,我们正道不是说顺其自然吗?”林烦边吃边道。

    古岩回答:“清心寡欲虽逆人之常性,但是对修为进展大有裨益。五谷轮回,浊气存于体内,影响修为境界。云清门虽然不禁世俗婚娶,不禁荤素,但是你可愿娶一名凡女,影响修为?”

    这倒是很影响,合体双修和娶普通人为妻,有着本质的差别。合体双修对双方修为都有莫大好处,而娶普通人为妻,修为不仅停步不前,还可能会倒退。至于为什么,没什么人去研究这课题,只知道这是个事实。林烦当时猜想,是不是普通婆娘太啰嗦的缘故?

    云清门有个真实悲剧,一名紫竹林的弟子爱上一名书生,双方结婚,后来书生成为一方县令。可是书生慢慢老去,紫竹林弟子依旧二十模样,县令调任后,对外介绍,这是自己小妾。再次调任就变成了侍女身份。直到县令六十八岁去世,弟子不过二十二三的模样,因为身份低微,甚至不能参加县令的葬礼。无处可去,就回云清门,但是忧伤、哀愁、回忆等等情绪一直是她无法摆脱的,最后她私自离门,自杀在那位县令墓地边上。

    林烦想了好一会:“反正我肯定舍不得辟谷。三千年来,修成正果之人寥寥无几,何必为了飘渺之事,让自己这辈子过的这么没意思。再说,我们这辈子可是比较长的。”目前修真界的最高记录是中洲紫箫殿一名长老创造的,他活了九百八十岁,还没死,目前冲击千岁中。云清山最高记录只有五百六十岁,一般修道有成的在三百到四百岁之间,能感受到大限将至,然后无疾而终。林烦已经打算好活上四百年,要林烦四百年不占荤腥,林烦才不干。

    叶无双道:“各人缘法,各人造化。这是我宗主经常说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古岩点点头,不再劝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饭后天色已暗,四人各回房间,古岩、叶无双和白牧是盘腿打坐。而林烦是打坐一个时辰,然后倒下就睡。

    夜已两更,古岩最先警觉,翻身下床,轻推开窗户,只见一名白衣男子半空浮在客栈百步之外,此男子不过二十左右模样,手拿一柄扇子,再无其他随身之物。古岩心惊,此男子修为极高,恐怕已经是元婴期的高手,最少也是金丹末期,什么来路?看其模样,不似邪派之人。

    “西门帅求见宫主。”男子说完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叶无双被惊醒,朝外一看:好一位美男子。

    白牧和林烦都被惊醒,推开窗子朝外看。

    西门帅‘咦’了一声:“没想到小小客栈卧虎藏龙,是宫主请来的帮手?”

    轻纱女子出现在屋顶,盘坐在地,膝上放着一口古琴:“西门帅,我魔教不需要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帅见过宫主。”西门帅行礼道:“宫主和在下在云海相见,一见倾心,我为宫主所折服,宫主亦为我生情。你我约定,七天之内,如果我们有缘,就放下面纱和我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。”短褐女站立在宫主身边,怒骂:“明明是你依仗道行高深,冤魂不散,死缠烂打。宫主被逼无奈为求脱身,才使此缓兵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西门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我猜猜,宫主必然是想回魔教搬救兵,但可惜兰花姑娘身体有疾,你们姐妹情深,无奈之下,只得转向云清门求助,但未想迷路,在山中被围困了六天……哎呀呀,这可怎么办呢?最后你们想到鱼目混珠之法,隐于凡人之中。”

    林烦心道:此人无耻之极,估计那个叫兰花的短褐女就是他故意弄伤,还将两人围困山中,然后七日之约一到,就死皮赖脸上了。

    短褐女将林烦所想说出:“明明是故意伤我,宫主待我如家人,不忍舍弃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后还是舍弃了。”

    短褐女一噎道:“你见不妙,在山中布下阵势,困住我们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连连点头:“兰花姑娘慧心,确实是我布阵困住你们,让你们无法脱身,无法求救。现在七日已满,我就可以观佳人容貌。此计是否甚妙?”

    叶无双听到这里,噗哧一声笑了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?”

    “姑娘说的好,在下说的是实话,在下只是以诚待人,如果以诚待人也不对的话,那在下也无法可说。”

    叶无双被这话也给噎着,没错,人家承认是自己干的,自己反而骂他无耻……总感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林烦笑道:“这位兄台,我师姐只是佩服你能将阴谋诡计说的光明正大,不是所有人能做的到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回应:“承蒙小兄弟夸奖。我本人中之龙,宫主和在下如果愿意秉烛夜游,定然知我德才兼备,必然垂青在下,到时候我们合体双修,神仙美眷,真乃千古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贼子,去死。”短褐女听不下去,默念法诀,一块岩石飞起,击向西门帅。

    西门帅举重若轻,单手一挥,轻轻将岩石放在地上:“兰花姑娘,这招用的太多了。接下来就是雷诀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诀!”兰花是个直性子,说用就用。

    一道天雷打下,西门帅扇子一招将天雷完全遮挡,西门帅摇头:“雷诀不是这么用的,我且演示给兰花姑娘看看。雷诀!”

    话说,百道闪电如雨点般落下,砸在地上,霹雳之声不绝,威势惊人。林烦叹气,这修为完全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的分别。魔教宫主?魔教这水分是相当足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