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九章 配合
    西门帅这一手也震慑了兰花和宫主,宫主沉默许久:“西门贼子,我等只能以死相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清门弟子古岩见过前辈。”古岩踏剑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榆木脑袋,道魔有联盟,我们当做不知情跑路你不干。我们闷声发大财,你又不干。

    “前辈?”西门帅笑了:“我不是前辈,我今年才二十岁。”

    古岩心惊,但是仍旧道:“道魔有盟,不得见难不帮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西门帅看了古岩好一会,扇子一举:“请。”

    斩月剑离鞘而出,直击西门帅,西门帅单手握住了斩月剑剑身,轻叹口气: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剑光暴照,将西门帅拦腰斩断,这么轻易得手让大家都愣了片刻,而后只听见空中传来西门帅的声音:“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古岩头也不抬,手掐剑诀,八口宝剑全部离开剑匣,化做八道幻影向上斩杀而去。再看西门帅,身前出现一口古剑,环绕一周,将所有攻击抵挡下来。古剑倒转,斩杀向古岩。古岩驾剑疾行,如流星一般,瞬间已在五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剑遁之术!”西门帅一击落空,颇为诧异。凝聚真气问:“古平是你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古岩手掐剑诀,八剑凝为一剑,急速杀来。

    “早听说剑遁之术乃是古家不传之剑诀,能先立自己于不败之地,今日得见,三生有幸。”西门帅收回古剑护身,八剑连续斩击,却始终冲不开古剑。西门帅喝道:“看法宝!”一个乾坤圈从其指尖飞出,幻化为数丈大小,套住八剑,西门帅掐动法诀,乾坤圈突然收紧,紧锁八剑,八剑当即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古岩催动真气和其对抗,西门帅摇头:“少年,你真气修为可比我低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接法咒!”叶无双出手了,法卷铺开,叶无双手指在法卷上一点:“霹雳震光诀!”

    晴空霹雳之声,一道无比强烈的的光芒在西门帅面前炸开,林烦骂声娘,双眼一片白茫茫,加上双耳欲聋,让他控制不住身体平衡,勉强用手抓住了桌角,这才没有摔倒。最讨厌这类无差别法术了。

    法术是需要一个酝酿的过程,或者是林烦这样借助媒介施法,或者掐法诀默念真言。但是有了法卷就完全不一样了,法术可以达到瞬发的效果,并且威力倍增。按照通常的霹雳真光诀,施法者身体或者手部会出现强烈耀眼的光芒,这会让附近的对手轻松感知,也可以轻松防御,没有了突然袭击性的霹雳真光诀,加之本身没有任何杀伤力,是一个极其鸡肋的法术。但是有了法卷,咸鱼翻身。

    “金乌烈焰。”施法者不会受到干扰,第二招法术已经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乌就是太阳,金乌烈焰一共九重,每一重为一波烈焰,叶无双修为有限,只发出了两道烈焰,但是足够还没缓过神来的西门帅吃瘪了。

    西门帅有苦难言,他探查过这四人,修为尚浅,但是没想到第一个人会剑遁之术,为了速战速决,用上了乾坤圈锁其飞剑。第二个人来了,使用的法宝比自己的乾坤圈还高档,如果不是才过筑基期,凭那法卷就能将自己击败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人呢?

    云清山,不愧是东洲第一大派,西门帅心有忌惮。

    古剑护身,烈焰倒卷,虽然让西门帅焦头烂额,但是还是没有破开古剑防御。西门帅见那死丫头要发第三道法术,当机立断放开八剑,乾坤圈直袭叶无双。叶无双大惊,法卷有灵,感应到主人危险,立刻环绕主人身体,乾坤圈紧锁,也无法突破法卷之防御,但双方修为不是一个层次的,拼法力叶无双几个照面就会落败。

    八剑一脱离束缚,古岩趁机指挥,又向西门帅斩杀过去,西门帅只能收回法力,让乾坤圈暂时困住叶无双,专心御剑和将八口宝剑全部挑飞,顺手古剑斩向古岩,逼迫古岩剑遁自救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能腾出手来对付叶无双,这时候他又忘了还有两名云清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三星阵,起!”

    百道符咒平地而起,分成三点汇集,将西门帅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?西门帅不敢大意,连忙召回古剑护身。西门帅看清楚疑问:“天雷符?”

    这里要介绍黄纸这类的媒介,黄纸属于凡品,就算你是大罗金仙也感知不到黄纸的存在,只能依靠肉眼来识别。但同时因为是凡品,所以威力也有极限,这也是为什么在林烦有画符天赋情况下,宗主要求林烦不要驾剑,就是为了将来还有成长空间。当然,如果你认为林烦只会画符,那肯定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西门帅疑问一:天雷符就想伤我?疑问二:tm的哪来的这么多的天雷符。

    林烦喝道:“三三得九,九九归一,斩妖除仙,天道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西门帅大惊,连乾坤圈都召唤回来……

    一边白牧满头大汗,在林烦耳边道:“左边,再左边,那是右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左边,那才是右边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只有白牧和林烦知道,出问题了,这白牧有布阵权,林烦有启咒权,白牧不懂也不能启动符咒,林烦则不知道这阵法是怎么演变,应该先启动哪一张符咒。

    西门帅不耐烦道:“装神弄鬼……”

    “美女在上面看,有种就等我们弄清楚。”林烦一指西门帅:“除非你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一头黑线,竟然敢拿话挤兑自己,从来就没有人敢拿话挤兑自己,好吧!西门帅道:“好,我就看看你有什么神通。”

    能花七天时间和一位姑娘做游戏,那就是欠挤兑的货。

    林烦和白牧回到客栈房间内,白牧跑下楼,小二正在昏睡,白牧从厨房拿了一碗豆子上来,然后开始在桌子上布阵:“这、这、这……九张一起。这、这、这……九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白牧,这是人干的活吗?”林烦抓狂,这怎么可能记得清楚。总不能用一轮后,再回来房间背诵下一轮吧?

    西门帅他们在外面等待,林烦和白牧对话……不,争吵声大家都听的明白,原来这里有个阵,是两个人布阵完成。但是会布阵的不会启动天雷符,不会布阵的会启动天雷符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