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十一章 分歧
    高人?哪有高人。林烦不是菜鸟,早就看穿西门帅和叶无双斗嘴诡辩,完全是为了拖延时间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拖延时间,但是对手要拖延时间,就不能让他如愿。这时候林烦想起来‘林烦雷符’一时间将宗主的叮嘱忘之脑后,花费点时间画出符咒,符咒离手,化为无色无形之雷偷袭西门帅的后背。

    林烦反正是不会承认是自己干的,再说,你问的癸水阴雷,我用的是林烦雷符,两回事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西门帅现在是进退两难,有心再寻古剑,但又担心高手在侧暗算自己。古剑可寻可不寻,一旦休眠结束,自己自然有感应,轻松召回。但自己就这么走了,屋顶上的美人就把自己看扁了,这是不能容许的。

    再看现场也头疼万分,这四个云清山弟子相当难对付,白牧和林烦就算了,一锤子买卖的事。但叶无双和古岩联手,在自己失去护身古剑的情况下,将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西门帅点点头:“恩……既然前辈和宫主有一面之缘,那在下就给前辈一个面子,告辞。”说罢,也不停留,转身御了乾坤圈而去。死要面子,说的就是西门帅这种人。唯一的知情者林烦快把肚子笑破了,他娘,你还真能装。你厉害,我还真不能揭穿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帅退去,林烦没有去理会什么宫主或者公主,而是从房间跳到一楼地上,收了符咒,一口暗淡无光的古剑就静静的躺在地上。这不是什么画地为牢,而是隐身符,将古剑隐了。黄纸和当时古剑都没有灵气,根本感知不出位置。隐身符对寻常人好用,偷鸡摸狗等等,但对于有修为的人来说,能感知到附近有修真之人,除非其本身修为高到你无法感知。那这样的人也就不需要隐身符。隐身符是一种几乎没有作用的符咒,偏偏林烦就会变废为宝,能在关键时刻,关键位置用对隐身符。

    古岩按下剑光,落在地上,大家都很好奇,什么是剑遁,不过没有人询问。如同没有人询问叶无双这些法术是怎么收录法卷,怎么使用出来的。林烦拿起古剑:“古岩师兄,这口剑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古岩摇头:“此剑和主人已经心神相通,除非斩杀其主人,而后强行炼化才可能收为己用。再者此剑质地一般,并非上品。”

    别人这么说,可能会被误会,因为剑差,所以古岩才不要。林烦等人知道,古岩只是就事论事,没有任何想贪图这口古剑的念头。林烦问:“我看西门帅从手指中拿出乾坤圈,他怎么藏的?还有宫主你,之前没见你有携带古琴。”

    宫主也落了下来,抱琴道:“此乃乾坤袋,我想西门帅所用应该是乾坤戒。”

    听说过,听说过。林烦眼中精光大盛,盯着宫主腰间一个香囊模样的乾坤袋,这可真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西门帅使用的乾坤圈和乾坤袋没有半毛钱关系,最多两者都是法宝。乾坤袋又称如意乾坤袋,专做储物之用。据说好的乾坤袋,能将正一宗所有家当都装进去,携带时候不会感觉到任何重量。

    乾坤袋,乾坤戒等来源只有一种,那就是炼器。炼器法门很简单,云清山很多人懂得,连林烦都懂得。但是材料却是非常苛刻,首先需要千年灵兽之皮,两千年也可以,炼出来的乾坤袋更为极品。还需要百年黑白玄铁各一,传闻黑白玄铁只有在鬼域才有,并且百年之上的非常稀少,普通修真者连进入鬼域都非常困难,何况是去寻找。主要这两种材料比较难,其他的妖兽之骨、琥珀等等,还是有一定办法获得的。

    林烦好奇问:“宫主,你这乾坤袋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人家有救助之恩,宫主也不隐瞒:“他人转赠给我,这乾坤袋并不算好,只有一丈之地,据说灵兽只有五百年。”

    古岩道:“残杀灵兽,就为了一乾坤袋,魔教行事,果然乖张。”

    他就事论事,云清门有门规,门下弟子除非自卫,否则不得残害灵兽。云清山虽然没有五百年,一千年的灵兽,但是百年灵兽还是有的。灵兽先天无害,五百年的灵兽就能化成人形,能说话,和人没有区别。但魔教核心理念是强者为王,灵兽只是当成一种材料,和人参一样,成精了可摘,没成精的也有没成精的用途,这也是魔道盟约中一个很大的矛盾。

    你才乖张,林烦苦笑,人家正准备感谢大家,如果你不计较那已经被变成皮包的不知名的灵兽,大家客气扯淡几句就各奔东西。何必让原本和谐的气氛变成魔道之间一场研讨会呢?

    果然,宫主很不同意古岩的说法:“灵兽是兽,牛也是兽,为什么牛肉吃得,灵兽就伤不得?你吃过野菜吗?为什么野菜吃得?你哪知它不是在吸收日月之精华?”

    古岩道:“畜分多类,灵兽已经有自己思想,和人除了外形上并无区别,且生性温和。”

    “邪人本是人,为什么我们之间却是死敌?你要说生性温和,那兔子算生性温和吧?为什么你昨晚点的菜中就有兔子?”

    古岩看了林烦一眼,林烦摊手,宫主指短褐女衣服道:“此乃虎皮,此虎食羊,你认为虎恶羊善,但如果羊群泛滥,无天敌,后代无数,多少草可供羊群食用?”

    “天道循环,顺其自然。人主兽次,有无数可寻找食物之法,何必枉杀灵兽?”古岩反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灵兽之皮可制乾坤袋。”

    林烦坐在屋檐上看两人斗嘴,挺有意思的,他认为都没错,从古岩角度看,灵兽稀少,而且凭借自己努力修成人形,加上灵兽生性温和,不应该攻击他们。宫主看法是,她是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取用灵兽,如同人需要吃饭喝水一样。林烦想起了那句老话: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。天地对待天下所有的人和物种甚至是一块石头态度都是一样的,不会去干涉他们的生死和生活。而修仙是要跳出万物,这就属于逆天而行?林烦认为也不算逆天而行,而是天道对待所有一切态度一样,你要跳出来,那就就要接受天道对你考验,俗称天劫。林烦认为天劫不是逆天而行后天道对人的惩罚,而是如同鱼跃龙门一般,过龙门成龙,没过龙门就摔死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