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十二章 上下九宫
    一百只老虎和一百只羊显然是不能良性生存的,老虎吃完羊后,就只能自相残杀,最终灭绝。一只老虎和一百只羊就能维持双方的共同生存,所以能跳出轮回,修成正果者必然是是少之又少,即使是修成正果,恐怕也不是跳出万物,还在万物之中,只不过你已经成为万物之首而已。

    古岩和宫主还在友好而激烈的争辩,其他人退到一边不参与这么无聊的争论,林烦好奇问宫主侍女短褐女:“这个西门帅是谁?”

    短褐女回答:“这个西门帅是大有来头,邪道之战后,魔君重伤,魔教元气大伤,精英损失殆尽。魔君传位于一名天赋极高弟子,但魔君只看见了其天赋,却没想新魔君不擅处理魔教事务,导致魔教内部上九宫发生纷争内乱,长老们平息了纷争内敛,而后认为新魔君无力领导魔教,于是在上九宫宫主一致同意下,废除新魔君,重新选出魔君。魔君自然当他们造反,带领亲信和九宫一战,最后败北,无奈只下只得退位在西洲隐居。几年前,西门帅出现,说他是前魔君之亲传弟子,要求拿回前魔君之物:泣血剑。泣血剑乃是魔教四大护教神器之一,不是前魔君之物,魔君断然拒绝,没想这西门帅依仗前魔君留下的法门盗走泣血剑,魔教立刻对其进行搜捕,在西洲无法立足,所以只能是四处流浪。”

    林烦疑问:“护教神器?”

    白牧倒是知道:“我们云清山也有护山神器:紫云屏。呼应云清山各宗布置法阵,催动紫云屏,全封云清山。外人想要进入,除非打灭紫云屏,别无他法。姑娘,据我所知,护山或者护教神器需要阵法支持,泣血剑只有在魔山有用,换了其他地方,和其他凡物并无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是,泣血剑发动,进入魔山的外人受外伤后会血流不止,无法可医,只能是退出魔山再行医治。泣血剑离开了魔山,没有阵法支持,就无他用。魔君也很疑惑,为什么前魔君要泣血剑,但是遍寻不着前魔君和西门帅的踪迹,没想到这贼子竟然躲到东洲来。”

    叶无双问:“什么叫上九宫?”她其实想问,听起来魔教宫主和云清山的宗主差不多,而这位宫主太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短褐女解释:“魔教开派祖师冷傲天有九名弟子,西洲本是邪人聚集之地,冷傲天和九名弟子驱逐邪人到苍茫绝地,在魔山建立了魔教。下九宫就是九名弟子的家人传承,资质上乘者,优先收录上九宫,也有千年平庸家族,如同凡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下九宫就是一个家眷集合地,魔教和云清门一样,不禁结婚生子,生的孩子如果资质太差,那就留在下九宫,不入上九宫。强身健体的法门都会,人口基数越来越大,所以就有了宫主管理这些人。上九宫是由冷傲天九名弟子创建,法纪森严,收徒严格,人人争上,天资差的人根本无法适应。所以上下九宫都有宫主,当两者之间宫主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云清门的弟子生子,资质很差的按照个人意愿,或者离山入凡,或者是去天丰谷,修炼一些强身健体的法门。天丰谷就如同魔教下九宫一样,战斗力奇差,主要职责就是守护山门,对外购买生活必需品等一些杂务。

    林烦还是更在意乾坤系列,乾坤戒,乾坤袋,这可是好东西,可惜这东西终生识主,主亡物死。林烦摸下巴,如果自己遇见一只一千年灵兽,自己有能力杀死灵兽,自己会动手吗?除了灵兽,妖兽也是可以的。但是千年的妖兽绝对不是林烦所能抗衡的。而且妖兽有内丹,不敌之时,最后一招都是自爆内丹和对手同归于尽,内丹都爆了,那皮肯定不能用了。这些文献上都有记载,所以依靠妖兽之皮来炼制乾坤袋,是非常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这边聊天,那边争辩,古岩今天说的话比这两天下来总和还要多的多,林烦早知道是没有结果的辩论,如果这辩论有结果的话,魔道盟约上早就上了条款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辩论双方似乎都感觉到这一点,停止了辩论,宫主本打算去云清山暂避,等待魔教派高手护送自己回西洲,现在一肚子的气,也不想去云清山了,但是又担心西门帅阴魂不散。古岩是实诚人,辩论归辩论,询问要不要护送他们去云清山。宫主顺台阶而下,说不用你们护送,我们自己去就可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店内的客人和老板醒转,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昨晚搏斗激烈,附近都留下了痕迹,特别是林烦所住的房间被西门帅捅了一个大洞。古岩还酝酿说词,要怎么想店老板交代和解释,林烦通晓俗务,给了老板一片金叶子修缮,同时道:“你要问,我就要金叶子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板立刻闭嘴,管你昨天干什么,爹亲娘爹都没有金子亲,有这片金叶子,你把客栈拆了都行。

    四人一夜疲劳,也不再飞行,从大渡口上渡船,乘船前往小东洲。

    白牧问:“林烦,你们正一宗还有金叶子?”云清山可没有多少金钱来源。

    林烦拿出一张符纸,念声疾,然后符咒变成了金叶子,林烦把金叶子扔到河内道:“安心拉,我是用二两银子做的障眼法,差不多够店老板修缮。”

    白牧疑惑:“那你直接给他二两银子不就成了吗?”

    林烦连连摇头:“我给二两,他必然要四两。我给四两,他必然要八两。我给他金叶子,他就不能要两片金叶子。”

    白牧若有所思:“原来如此。因为金叶子多出太多了,老板也不敢欺你,所以他就收了金叶子。但如果不是金叶子,老板必然讹我们,要求重金赔偿。这障眼法虽然欺骗了店老板,但是我们轻松脱身,店老板也没有损失,倒也算善法。也就是说,欺骗并不都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林烦皱眉点头:“你可以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同时,渡口店老板大吼:“杀千刀的牛鼻子,用金叶子来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牧完全没有考虑到,以为赚了一片金叶子的人,怎么可能接受只有二两银子的事实?林烦当然知道这点,他只是自己过的舒坦,又不坑弱者,这就行了,你想讹我,也没门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