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十五章 杀人越货
    飞近一些,只见火龙真人一人在翻云峰顶站立地面,四名天海派弟子绕着山峰,火龙真人真火护体,操作两条火龙索追赶鞭挞天海派的弟子。火龙索抽在天海派弟子身上,就将其震飞出半里之地,而天海派的弟子完全攻不进去,飞剑法宝发出,都被火龙索轻松抵挡下来。天海派弟子也知道不是对手,但是门派威名在,他们只求多坚持一会,再找台阶走人。

    某文献记载,天海派四弟子一个照面被火龙真人打败。

    某文献记载:天海派四弟子苦战十个时辰,最终不敌火龙真人,被打败。

    两者是有本质差距的。

    大家看了也没味道,实力相差太多,火龙真人才用了三成本领而已。林烦看了一会,准备走人,突然翻云峰侧面一道剑光飞起冲出云海,飞上山峰后,电闪雷鸣之势斩击火龙真人后背。火龙真人心中一咯噔,立刻回转一条火龙索对敌。未想那剑光之中喷出一股鲜血,打在火龙索上,火龙索火光瞬间熄灭,剑光毫不留情冲破火龙索,斩击火龙真人身上。火龙真人虽然有护体真气,但是被此斩攻击,人飞出半里之地,口喷鲜血,显然已经重伤。

    那道剑光不停留,冲下山峰,没入云海,消失在大家眼幕之中。

    “血影宗。”围观的人一声轻呼,就连天海派的弟子都舍弃了火龙真人,驾驭飞剑冲进云海。而附近的正道弟子纷纷出手,开始包围追击那道剑光。

    林烦点头,没错是血影宗。血影宗是邪派,最出名最让忌讳的的一个法术就是精英弟子可习的血影**,其中一个法门用自身鲜血污秽法宝,让法宝或者宝剑暂时的失去攻击和防御能力,而后乘虚而入直取目标本体。此人未必修为比火龙真人高,但是出其不意,一个照面就将火龙真人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邪派乃是魔道死敌,这一露面,也让各大小门派一起出手,不过散人并没有入盟,有些散人痛恨邪派之所为,加入追击。而一些散人则观望态度,并不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翻云峰顾名思义,无数的白云在山峰下翻滚,云层很厚,血影宗的人知道自己一露面,就会被群殴,所以一击得手,立刻逃入云海之中。正道人显然战斗经验不足,这么多人一起冲进云海,肯定要发生误伤。

    林烦经验还算丰富,加之其思维多变,立刻看出一个点,那就是翻云峰下的山涧。首先为什么邪派要出手?肯定不会是打抱不平,那肯定是有利益。邪派人有什么利益,就算灭了火龙真人,大家也不会让他占据翻云峰。他的出现反而让大家更团结,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那有什么好处呢?除非地鼠。云海之中埋伏陷阱法阵,邪派人引诱大家追击,而后趁乱战之,启动法阵,让云海之内乱成一团。杀人越货是邪派最喜欢的手段,也是大家最唾弃的手段。一般分两种,一种是盯上某人宝贝,想办法弄死某人。一种是无差别杀死修真者,有什么宝贝拿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林烦驾驭御风符朝山涧底部落去,虽然山峰上没有掉下来宝贝,但是石块等东西倒不少,这也说明有人撞山,或者是攻击到山体了。

    接近山涧底部,林烦散去御风符,借清风缓缓落下,同时将一张符咒贴在自己身上,这叫闭魂符,在一定时间内可以让自己伪装成无修为的凡人,这样一来就不会被人感知。不过这也看修为。

    山涧之底竟然有一片鲜花绿草,一名男子在一个法阵之内,法阵四周点燃一圈的蜡烛,男子双眼流血,坐在法阵内口中念念有词。双眼的鲜血慢慢流下,流到脸颊位置,突然感觉有人欺身,立刻张开双眼,操一口血幡站立戒备。

    “天地乾坤,血法自然。”一个白衣从侧面山涧转了过来,如同羽毛一般落在男子百步之外。对面林烦一看,可不就是西门帅那贼人吗?

    男子一愣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西门帅双臂展开,脸上、手臂上的血管暴起,不停的跳动,狰狞可怖:“师兄有礼,我乃血影宗血脉弟子,上官帅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此地?”

    “听闻九郎山脉有宝出世,看能不能拣点便宜,没想到师兄已经有周全布置。”

    男子明显放下一些戒备之心,这一招是血影宗的真气运行方式,外人是不懂,即使懂,也修炼不了。男子道:“师弟来的正好,师妹正在上面引诱正道贼子入阵,你且为我护法。”任何法阵发动,主阵人必然脆弱无比。

    林烦心惊,西门帅不仅是魔教前魔君的弟子,还是血影宗的弟子,我x,你牛啊,两个生死敌对的门派,你能混来混去。

    “尊师兄令。”西门帅划出一道鲜血,血遁到男子附近十步左右。

    男子点头,坐下闭眼,继续施法。西门帅突然咧嘴朝林烦藏身位置一笑,用左手招呼一下。然后瞬间变脸,右手幻化成大手,直接掐向男子的咽喉,将男子压倒在地。男子大惊:“师弟?你不怕门规?”

    西门帅呵呵一笑,打出乾坤圈:“去阎王那边告我吧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用第一招,是封了男子法力,让他无法运动真气。而乾坤圈毫不客气斩在男子的脖子上,切下首级。西门帅走过去,从尸体上找出一颗红色宝石:“偷看的,这面血魂幡送给你了。”挥手,那面白色血魂幡落在林烦面前。

    林烦笑道:“无功不受禄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将红宝石扔进乾坤戒中,道:“本帅送人东西,从来没有什么规矩。当然,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一些事,我会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天在客栈,是哪位高人暗中帮助你们。”

    林烦看这面血魂幡叹气:“血魂幡乃是血影宗用法门炼制的宝贝,妙用无穷。但是前提是,你会血影心法,否则大罗金仙也无法催动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。”西门帅拿出一本道书:“血影秘笈,上面记载血影宗入门炼气之法门,还有血魂幡的妙用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帅,你太卑鄙了吧?”林烦道:“我一练血影秘笈,必然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又拿出一个小鼎:“此宝名为三清鼎,炼化后可守护你的心智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客气了,为了打听一个消息,你送血魂幡,又送血影秘笈,还送三清鼎。”林烦笑着,突然脸色一僵,四脚朝天倒在地上,双眼瞪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