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十七章 土遁
    静静等待中,黑夜降临,大家各自打坐等待宝物出世,林烦挺喜欢他们三人,同时又不太喜欢他们三人,这三人根本没有半点江湖阅历,最少先小人后君子必须要的。这宝贝万一落到四人手上,归谁呢?

    子时,一只松鼠出现在莲花山,它矫健的在山林中穿梭,很快就到达了莲花山山顶,四人休憩的地方。松鼠慢慢靠近林烦的行囊,而后用前爪拨开行囊查看,未果。又到了林烦身边转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松鼠又到了林烦的行囊处,前爪将几根墨笔抓出来咬在口中,奔跑下山。一炷香后,松鼠又出现了,将林烦行囊内的黄纸分几次全部偷走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林烦惊骇发现自己东西不见了:“有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小偷?”大家停止打坐,走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“我的黄纸和墨笔不见了。”林烦将一个竹筒打几个孔,内放墨水,而后将毛笔插在孔的位置,这避免了临阵磨墨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古岩作为小组老大不知道怎么说,黄纸和毛笔根本就不值钱,有小偷半夜三更翻山越岭,就为了偷这点东西,实在是太为难人家小偷了。古岩问:“会不会是昨天出去时候丢在外面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吃饭的家伙,怎么可能不检查。

    白牧道:“我布的阵叫己土三绝阵,利用玄空飞星盘根据洛书九宫图推演而出,我布的是死阵,无论是凡人,还是大罗金仙,都不可能入阵不让我察觉。”

    叶无双一边笑道:“那小偷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?”林烦若有所悟,看自己身边若有所思道:“古岩师兄,我去附近市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早去早回。”古岩点头。

    距离莲花山最近的市集在五十里之外,林烦没有了黄纸和墨笔,只能是运用最粗浅的法术,驾风而行,每时辰不过二十里的速度(每小时五公里),但好歹是直线,省去了步行的痛苦。

    飞了好一会,叶无双还能看见林烦后背:“没关系吧?血影宗人出没,林烦师弟没了对敌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血影宗,古岩的眉头就一跳,他的亲生父亲曾经是云清门天行宗的宗主,后来被妖女**,成为血影宗门人,最终成为掌门。这一切给他的童年到现在生活留下了巨大的阴影。古岩道:“我去巡视一圈,你们守在这里。”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血影宗的人,希望能得知自己父亲背叛云清门,背叛正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烦悠悠的飞啊飞啊飞啊,无视所经过山头那些弟子看来的同情眼神。还有更坏的,直接驾剑到林烦身边:“道兄为何爬行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达到自然,返璞归真。”

    好事者翻白眼,悻悻的离开。

    西门帅在山林内看了好笑,这一切自然是他的手段,他是有点怕了云清门这四弟子,所以御兽偷走了林烦的黄纸和毛笔,这样一来,林烦肯定要去距离莲花山最近的市集。西门帅一向认为自己很有耐心,这附近还是有不少正道和散人弟子,和云清门说不准还有交往,所以就慢慢的跟随。但是,他真没想到林烦离开了符纸之后的速度是如此之低,低到西门帅后悔最少应该给林烦留一张才对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林烦终于是飞出了九郎山脉的附近,西门帅在必经之路布置了禁制,查验是否有人暗中跟随保护林烦,答案是否定的,只有林烦一个人。既然如此,西门帅就非常大方的现身,从山林飞射而起,挡住林烦的去路:“小兄弟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我们又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林烦急忙下坠,朝山边落下。西门帅跟随身边:“小兄弟,东西你拿了,黑锅我背了,是不是很不合适?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你本来想让我背黑锅,你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你肯定误会了。”西门帅道:“我本来想让血影宗弟子背黑锅,我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x,你丫的够无耻的,所谓的让血影宗背黑锅,就是将自己干掉,栽赃给血影宗,他再拿走东西。

    西门帅陪伴林烦下落,边耐心道:“我们都是修道之人,我也不想过分为难你,把东西交出来就可以了。”本来西门帅还想胖揍一顿林烦,但是看林烦现在这飞行速度,西门帅第一次认识到,持强凌弱真的不对。

    林烦问:“如果我不交呢?”

    西门帅展开扇子,轻摇风一笑:“那我就把你扒光。”你连乾坤戒都没有,东西只能放在身上。

    林烦大惊:“你想龙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一头黑线,咬牙道:“本帅只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烦一脸惋惜:“其实奴家早就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一身鸡皮疙瘩起来,大骂一声:“死**。”右手真气凝成拳头,打在林烦的脸部,林烦被重击之下,身体迅速落到山中,隐没在树林之内。

    西门帅将拳头在自己衣服上擦拭一下,然后追了下去,接着惊骇发现,林烦不见了。这不可能啊,只不过眨眼的时间,林烦怎么就不见的了?西门帅在树林内环顾四望,感知着林烦的存在,修为高的人,感知就高,可轻松破解障眼法。

    快速飞了一圈,西门帅非常肯定,这范围之内没有人,那林烦怎么会不见了?突然,西门帅感应到自己布置在前方八里地的一处禁制被人闯入。西门帅急速追击而去,但是仍旧未见林烦的身影。

    更靠近市集的一处禁制被触动,西门帅若有所悟,急飞而至,落地,左掌摸在地面上,没错,是土遁。西门帅默念法诀,左手一扬,真气化网半亩大小飞射而出,铺盖在土地上。西门帅喝道:“疾!”

    网向上而起,变成一道小网,从土中抓出一个人来,再看不是林烦又是谁。

    林烦被真气网网住,心中也是惊骇莫名,这可是自己最擅长逃命手段之一,就算是宗主,也未必能轻易抓到自己。自己先发而动,还绕了半个圈子,这家伙怎么能一路追击而来?林烦不知道,西门帅在附近布置了禁制,自己的一举一动早被西门帅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p23sw.net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