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二十六章 宝出
    叶无双点头:“如法卷、宝剑兵刃之类,大概能知晓用途,但法宝奇形怪状,不炼化无法得知。而炼化了又无法出售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那就是说,可以弄几件低级宝器去换取高级法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无双指责道:“林烦,你怎么可如此贪小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如果有你同样一张法卷再出售,你愿意用低级宝器去换取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!”叶无双想也不想回答,一卷护身,一卷攻敌,最好再来一卷飞行之用。

    白牧道:“林烦说的好,法宝分为多种,最普通一种就是文献记载炼制的法宝,比如我们云清门炼剑之法,需要多少钱寒铁,需要多少木炭,都有标准的。这种法宝炼制出来后,必须本门心法才能催动,品阶、作用基本没有太大区别。还有众所周知的如意乾坤袋等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就是天造地孕的法宝,这类法宝前身可能很普通,就是一口有灵之剑,有灵之石。经过天地孕化之后,自己成型。此类法宝正魔邪佛,甚至是鬼妖都能如意操控,威力巨大。不过,此类法宝是少之又少。”白牧补充:“我看西门帅那乾坤圈,就属于此类法宝。无双的法卷虽然无文献记载,但是是由人力炼制而成,所以属于前者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最厉害,散仙飞升或者羽化遗留下来的法宝,这类法宝本身有灵,能自身修炼,而后变化多端,甚至能化为人形。此类法宝不仅可遇不可求,而且其逆抗他人驾驭,有自我神识,普通修真者根本不是对手。即使修为高强者收服此宝,也要精心炼化,炼化法宝之后炼化者也未必能催动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道魔心法,万法归宗,百变不离其宗,我云清门法宝,正道之人也可炼化驾驭,但能力有损十之二三,魔教驾驭,损十之四五,邪人中也有分修道修佛修妖。如我们得一佛家法宝,可炼化却无法驾驭,必须修得佛家心法才能使用。某些特别法宝,还必须修行特别的心法才能催动。比如邪人天疆派,其万蚕幡只有其高深的百毒心法才可催动,其他邪人,甚至是南疆派本门心法也无法驾驭和使用。万蚕幡落在他人手上,无任何用处。诸如我道家神雷,无论佛邪妖如何修为,也无法使用。”

    林烦点头,有法宝不算,运气非常非常好时候,这法宝恰巧是你本门心法催动的。运气非常好时候,这法宝恰巧是道家法宝,也能用。运气比较好时候,这是邪道法宝,用能用,但是要大打折扣。运气最烂时候,你获得本门法宝,却没有修行本门专门的心法,也无法用。

    怪不得宗主天天说造化,这东西真的要看人品。林烦拿上行囊道:“我去洗澡!”

    修真之人可以不洗澡,因为护体真气能让尘土不侵。由于真气清纯,人体也没有过多分泌。但林烦不一样,没有辟谷,人体自然会排泄出油脂等物,所以他还是需要洗澡的。

    莲花山边就有一泉瀑布,林烦飞向瀑布考虑是不是要辟谷,这洗澡不讨厌,讨厌的要洗衣服,自己的水系符咒经常将道袍弄成抹布。

    瀑布下有一深潭,深约五丈,林烦在空中把自己扒光,掐了避水诀跳入其中,沉到水底后,再散去避水诀,清寒的潭水一起包裹身体,相当舒坦。这不是林烦第一次来这里泡澡,不过林烦觉得这潭水有些奇怪,奇怪的地方是,这深潭之内没有任何鱼虾,这水的下游却有不少。

    林烦冒出水面,从潭水边的行囊中拿出一个小桶,桶内有他回山捕捉的十数条小鱼,将小鱼倒入潭水,林烦再沉进潭水中,看着小鱼们在水中游来游去。林烦感觉呼吸困难,再启动避水诀,然后散去,背靠了石头上下磨蹭擦背,两条小鱼不怕生的游过来,在林烦前胸用嘴轻轻撞击,林烦觉得应该多抓几百条,那全身污垢不用搓洗,小鱼们就能帮自己解决了。

    人沉水中,背靠石而坐,闭目享受,些许之后,林烦睁眼低头一看,胸前只剩下一只小鱼,还有一只……跑哪去了呢?

    只是随便左右看了看,正准备再次闭目时候,突然一道水线电光火石速度出现,然后剩余一只小鱼也消失了。林烦只看见水中有一根细细的直线水柱……林烦愣了一会,而后急忙催动法诀,破水而出,出水之后在深潭之上大喘气,这水潭之内,必然有怪。

    难道就是要出世的宝贝?林烦落在行囊边,画了一张天眼符,将符咒扔在水面,而后施法让符咒沉入水中。林烦闭眼,他能看见天眼符所看见的潭水内的一切。还有不少小鱼正在游动……

    出现了,一道螺旋状,如同头发丝大小水柱打在一只小鱼上,小鱼瞬间而没。太快了,林烦催动天眼符,一直沉到水底,而后细心查看。这潭水深而不大,长宽只有两丈,潭水底部全部是光滑的鹅卵石,未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没有发现,升起天眼符到中部,这里恰巧是瀑布冲击造成水泡的位置,然后林烦看见了,一道螺旋水柱是从瀑布内侧的水壁发出的。鱼儿也不消失,而是被吸附在水壁一块黑石头上,小鱼不停的挣扎,但丝毫无用,很快小鱼就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原来是此物作怪,下还是不下?林烦正犹豫,一道水柱打在天眼符上,天眼符被击穿,丧失了符咒能力,变成一张黄纸,林烦也失去了耳目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就会考虑得失,但是林烦想法有些不同,林烦想的简单实用,自己洗了七天,一直没事,那应该就没事。再有宗主造化之说,于是林烦开启避水诀,跳了下去。飘在那块黑石头前,左右的看,看不出什么。手伸出摸在黑石上,感觉其没有潭水之冰冷。单手一擦,此物如同受惊一般,精光一闪,破水而上。林烦见那速度大悲:一天丢了两件宝物,今天黄历大不利己啊。

    白牧在莲花山边盘坐在石头之上,突然眉头一皱,有一物闯入自己在莲花山布置的法阵,速度奇快。来者不善,白牧睁眼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