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二十九章 诱拐
    林烦纳闷,好像宗主意思是说,只有象我们正一宗才是修道正统,一切随心,打的过就打,打不过当狗熊也可以。坚持,是没有必要的。但品味又不一样,老子提倡无为,但并非不作为,无为是一种态度,能放下。不要凭主观愿望和想象行事,天道无为,顺其自然趋势而为,无亲无疏,无彼无己也。无为而治指顺应民众的需求为重点来治理国家,不要强加少数人的意志,就可以很轻松或者说很顺利的治理国家!

    宗主似乎看出林烦所想,道:“任何事不可过,这饮水对人是有益的,但过度饮水能置人于死地。坚持并非不对,放下也是正确的,关键在于顺、和。这是度的把握,我等于魔教最大区别,就是魔教心志坚定,反顺和,人定胜天。”

    林烦疑问:“谁对谁错?”

    宗主笑了,笑了好一会:“林烦,这世界上没有对错,下雨对耕种人是好事,对于晒谷之人是坏事。下雨过多对耕种人和晒谷人都是坏事,但是对干旱之地人来说,却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林烦再问:“这就是天道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人道。”

    林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宗主用棋子飞林烦脑袋:“天道、地道、人道……不要笑。你宗主我天资有限,只能领悟人道。云清门门规亦是人道,不欺善,不欺弱……以法守心。而地道就是万法自然之境界,说的简单,但能领悟的人寥寥无几。至于天道?呵呵,大罗金仙亦跳不出天道,敢问有谁能问天?”

    林烦笑嘻嘻:“紫竹林明年这时候就开了,可以解决宗主你人道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一头黑线宗主出招。

    “咦?”林烦惊讶问:“我的象呢?”

    “声东击西。”宗主打开左手手掌,赫然是林烦丢失的象,宗主道:“听的太认真了……如同你古岩师兄的坚持,他却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失去了。只想得到的人,总会忽视很多很多。对了,我一会要出门,中洲紫箫殿的掌门羽化,新任掌门几天后要进行掌门礼,请帖发到了云清门,掌门让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各大派掌门或者是教主,没有特殊情况,是不离开自己的地盘。因为掌门担负着守护地盘的重任,比如云清山遇敌入侵后,可以发动护山法阵甚至是禁法法阵御敌,这些都只有掌门能发动。

    扣除了掌门,接下来就是宗主,各宗派的弟子都很多,只有正一宗宗主最闲,顺其自然的,正一宗宗主就被派去代表云清山祝贺紫箫殿新掌门就任。

    “哦!”林烦随意点头,道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宗主看了棋盘好一会:“你有三个车,四匹马,六门炮和……两个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林烦静看棋盘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宗主抓狂:“我已经揭穿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我多预备了几个给你声东击西。”

    最后宗主输了,按照赌约洗碗后,飘身而走。林烦目送宗主脚踩一朵火焰离开,很想问宗主这驾驭的是法宝还是法术。这么多年,林烦几乎没见过宗主出手,每次询问宗主的修为程度,宗主都很淡定回答:“比你高。”有人说最烂的徒弟也有师父的三分手艺,而林烦感觉自己没有继承宗主一分手艺。张老则告诉林烦,林烦不适合修炼宗主的法门,否则早就收林烦为徒了。

    张老快不行了,大限将至,宗主让他离开云清山,还给了他一颗丹药,保他半年不死。张老想回次家乡。离开家时候他只有八岁,而现在他是两百零二岁,也许没有人再能认识他,对他来说也不需要,他只是想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正一宗空荡荡的,只有林烦一个人在,躺在宗殿的瓦砾上,林烦翘脚看着星空,身边躺着那口绿玉佛刀,颇有些寂寞之感。人生百年,修道之人更长,不知道这条路终点在哪……张老的离开,给林烦多了一份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突然林烦翻身而起,喝问:“谁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林烦站立四顾道:“是谁闯我正一宗,再不现身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完蛋,正一山是有护山法阵,但是自己不会操控,只是知道有人闯入正一山,并且接近宗殿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我,还记得我吗?”一道白影潇洒的从偏殿侧面飞起,停留在林烦面前三丈远位置,打开手中扇子,轻轻挥动。这不是西门帅又能是谁?

    林烦笑:“西门帅,你真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摇头:“你宗主已经到了小东洲了,你们正一山的护山法阵常年失修,早就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潜伏了有点时间,干嘛?正一宗又没有什么宝贝,西门帅笑下:“不用担忧,你看!”西门帅拿下戒指。

    “乾坤戒?”林烦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乾坤袋,乾坤戒最主要的材料就是灵兽之皮,你们云清门自持清高,不对灵兽下手,但是可以找妖兽嘛。”

    林烦眼睛一转:“妖兽?千年妖兽?”

    “千年妖兽不仅法力高深,而且狡诈无比,你一个人当然不是对手,但如果加上我的话,未必没有一搏的可能。”西门帅道:“恰巧我知道某地有一只妖兽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林烦反问:“直说吧,你要拐骗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西门帅笑笑,回答:“苍茫绝地。”

    ”苍茫绝地?“那可是邪派的老窝,几百个大小邪派在其中,自己一正道小道士进去,不是飞蛾扑火吗?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偷了魔教的泣血剑吧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泣血剑是天魔泣血阵的阵眼,并非宝剑或者是法宝,要布置天魔泣血阵需要很多东西……这么说吧。”西门帅想了一会道:“我在布阵时候被人黑了,泣血剑被人偷走了。偷我泣血剑应该是苍茫绝地排名第十的邪派:紫瞳门。”

    林烦知道紫瞳门,紫瞳门的弟子,眼睛都是紫色的,他们最厉害也就是这双眼睛,对视时候,能勾住你的心神,他们就从容下手偷袭。相当于定身术,不过定身术可解可破,时间也很短。而紫瞳失神术,能让你进入幻象,除非你破解幻象,否则无法脱逃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