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章 紫瞳门
    对付紫瞳门幻象如同九转困妖咒一样,必须消灭妖兽真身,才能破解幻象。所不同的是,九转困妖咒的施法者是不能有其他行为或者动作,而紫瞳失神术则可以困住对方,再下死手。幻象内容也各不相同,所以西门帅需要一个机智的人做搭档,这人一旦中招,要能很快破解幻象。诸如九转困妖咒,被困者看见九只妖兽,击败真身妖兽就可脱困,也可以将九只都击败,那花费时间就比较长了。

    林烦问:“你有什么打算?打算攻进紫瞳总坛?”

    西门帅回答:“当然不能,紫瞳门掌门叫百眼魔君,他有个最疼爱的小妾乃是千年妖狐,如果我们能抓获千年妖狐,就可以逼迫百眼魔君将泣血剑归还。”

    林烦挥手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别,等我说完。”西门帅道:“这千年妖狐虽然道行颇高,但是与人相交,早破了修为,如今不过两百年妖兽而已,这百眼魔君事务繁忙,而千年妖狐喜静,所以在翠绿谷安家,百眼魔君每月只回一次而已,小住三天而已。这千年妖狐不用你动手,我可以收服她。等泣血剑到手,我们就把妖狐杀了,你拿皮,我拿剑,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林烦皱眉:“这太卑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卑鄙?哈哈,正邪不两立,我需要和你说说这百眼魔君或者千年妖狐所为吗?单说这千年妖狐就十恶不赦,为了养容,她每十日就要拿一壮年男子活人之心煎熬成汤汁,而这些壮年男子,多是紫瞳门弟子暗入西洲掠走。”

    “西门帅,狗咬了人,你何必去学狗咬人呢?”林烦摇头道:“如果我等用千年妖狐和百眼魔君交换泣血剑,完事后杀人越货,和邪人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摊手:“我知道的能轻松打败的千年妖兽只有这么一只,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同,没想到仍旧是同样的迂腐。”

    林烦反驳:“这并非迂腐,这千年妖狐和百眼魔君都不是好人,能除当除,我不在乎用点卑劣手段。但是一诺千金我还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这样的。”西门帅笑了,对林烦这看法很满意:“好,就依你所说,我拿泣血剑后,就放了千年妖狐,绝不出尔反尔。至于千年妖兽嘛,我另外帮你找一只,我再送你一黑一白百年玄铁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问题。”林烦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信的过我,我却信不过你。”林烦挥手,让西门帅走人。

    西门帅拿出两块方正的巴掌大黑白铁块扔给林烦,林烦各一手抄住,细细观察,没错,依照文献记载辨识法来看,这正是很多修真人渴望得之的黑白玄铁,西门帅这修为还入不了鬼域,看来前魔君的私藏之货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我乃是魔教教主,可以与你歃血为盟,必不相害,今天暂且告辞,明晚再来拜会,到时候告诉我你的答案。”说走就走,西门帅脚踏古剑悠然离开。西门帅师父是魔教前魔君,西门帅一直以魔教教主身份自居,不过这身份只有他自己认可而已。

    呵呵,和我玩这手。林烦有很多选择,比如可以通知掌门,明天就伏击了擅闯山门的西门帅,至于黑白玄铁,自己吞了。不过林烦有所贪,有所不贪,不会这么干。反过来,西门帅此行相当重要,所以利用两块珍惜的黑白玄铁引路,是来试探下自己的人品。林烦也颇有好奇心,加之少年心性,也想出去走一走。

    林烦翻身下屋檐,钻进藏书阁开始翻找紫瞳门的文献。紫瞳门最厉害就是紫瞳失神术,修炼高深者有心瞳,无需和对手对视,就能让对手进入幻象之中。要破紫瞳失神术,最好用是佛家大乘心法,对紫瞳失神术可以完全抗拒。其次就是不要和对方对视。紫瞳门弟子除了紫瞳失神术外,驾剑、道法等就比较普通了,文献认为,其排名第十是因为邪道大战中,紫瞳失神术在乱战之中的妙用,实际上紫瞳门的实力在苍茫绝地三十名开外。

    紫瞳门总坛距离西洲并不遥远,魔教弟子历练也多有出没紫瞳门的势力范围,云清门没有和紫瞳门的交手记录,但是也详细记载了紫瞳门中紫瞳失神术的各种妙用。当对方眼睛变成紫色,要立刻回避或者闭眼,根据修为,紫瞳失神术时间不等,距离不等。而紫瞳门还有一项绝学,九合疾风术。使用某邪门法术,让自身速度突然加快,配合紫瞳失神术颇有妙用。

    这是紫瞳门整体的看法,个体就无法记载了,有些人机缘巧合有自己另类的法宝,有些人突破某项法术,有自己的能力,这就无法表述。但是修真之人多数有个误区,特别是邪修之人,诸如紫瞳门,他们拥有独特法门外,无论是战斗还是修炼,都会围绕紫瞳失神术为主进行。虽然加强了紫瞳失神术的作用,但是也薄弱了弟子们的其他修为。

    “谁?”一个影子被月亮映衬进藏书阁,林烦是一身冷汗,虽然这正一山的守山阵因为宗主和门人闲懒长久失修,但是西门帅接近自己还能察觉。而此人已经到了自己身边三丈之内,自己还未有任何感知,直到肉眼发现。如果对方是敌人,自己已经死了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“林烦,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?”林烦惊讶伸出脑袋,果然是千羽真人,其缓缓的落地。

    林烦跳出窗口,落地:“掌门,这三更半夜,孤男寡女……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叹气,正一宗宗主和弟子都一个德行,她知道林烦是故意这么说,因为这么说,就可以先行试探出自己目前的情绪。正一宗宗主是经常用这招,自己都腻烦了。

    千羽真人很有大家之气,慢步走到石凳上看了看石桌残局,问:“刚才谁来过?”

    “西门帅!”林烦也不麻烦千羽真人,将西门帅目的说了一遍。至于千羽真人为什么知道有人来,总有她的办法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