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一章 兵不战则危
    千羽真人听林烦介绍,看着桌子上残局笑,宗主和门徒都在棋局中耍诈,也好,她一直担心如果再来一次邪道大战,就邪人的诡计,正道迂腐需要吃多大的亏,有这么几个狡猾的弟子也不是坏事。她相信宗主有分寸,知道怎么教导林烦,什么是阴,什么是智。千羽真人问:“林烦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西门帅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千羽真人笑问: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西门帅是什么人,魔教又是什么人,在西洲,是魔教的地盘,西门帅的泣血剑没有被魔教拿走,反而被紫瞳门偷走,这就是一个谎言。”林烦道:“但是百眼魔君肯定有西门帅要的东西,他和我撒谎的原因,我想这东西我们云清门或者是我可能也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正一宗倒有个七窍玲珑的弟子。”千羽真人点头:“没错,我想西门帅是冲着紫瞳门重宝,雷云琥珀而去。百眼魔君本是南洲雷山的精英弟子,但心术不正,因怨恨宗主责罚,在一次和宗主外出办事时,偷袭轰杀宗主,夺取了宗主之宝雷云琥珀投奔苍茫绝地,后得紫瞳门收留。雷山宗主不是一般之人,在临死之前,在雷云琥珀下布设了一道禁制,这百年来百眼魔君一直无法炼化雷云琥珀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雷云琥珀?”

    “恩,此琥珀可好生了得,驱动琥珀,雷诀威力无比。雷云琥珀为一人之所为,太过奢侈,雷云琥珀乃是阵势之宝,能让阵势雷电威力无穷。不仅是邪派,就连正道和魔教也对雷云琥珀有所企图。西门帅盗泣血剑,又打上雷云湖泊的主意,看来西门帅是要布阵开山。”

    天魔泣血阵成,加上雷云琥珀的辅助,魔教也要忌惮三分,西门帅就可以找个山头,开山立派。切……本来觉得西门帅无耻归无耻,还是有点飘逸之色,没想到想法还是这么俗气。开山立派有什么好,那么多弟子要管,无聊。

    千羽真人道:“苍茫绝地不是九郎山脉,邪人百出,诡计多端,实力强大,魔教弟子进苍茫绝地历练,十人只还二三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掌门意思是不阻止我去?”

    “哈,正一宗的人何几曾时顾忌到掌门的意思?”千羽真人这话中颇有点不爽的味道,这不能怪她。正一宗宗主骗了丹药帮林烦筑基,说会广收门徒,结果放了人家鸽子。千羽真人算账,宗主死猪不怕开水谈,药反正是吃了,徒弟慢慢再收,你要打就打一顿。

    千羽真人立刻知道说错话了,这宗主是自己师兄,自己可以调侃,林烦是晚辈,不能这么说。千羽真人咳嗽一声:“想去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千羽真人离开,为什么让林烦去冒险?因为根据魔教魔君飞剑传书,苍茫绝地数十年年之内可能会有变故,难保不重来一次正邪大战。不仅是林烦,千羽真人还要分派年轻弟子进行历练。目前正在联系各名门正派,准备进行一场比武大会,让新生代的弟子们多些实战,观他人所长,看自己所短。正道人修真多求长生,清心寡欲,没有多少争强好胜之心。这在守成之时是好事,但是在危难之时,却是坏事。

    兵不战则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里亭,西门帅左看右看林烦,林烦道:“我穿了**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西门帅脚踏古剑而起,林烦召来一口竹剑驾乘,西门帅问:“你的符纸和毛笔呢?”

    这次林烦出行,穿了绿色道袍,身后斜背用布包裹的绿玉佛刀,怀里最多有几片金叶子和散碎银两,其他身无长物。

    林烦露齿一笑:“一年了,总得有些进展嘛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西门帅道:“我很期待……这口刀是九郎山脉那拿的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,九郎山脉根本无宝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西门帅也不点破:“炼化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这么墨迹,对了,我掌门给你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接过信件,打开看,上面大概意思是,你邀请我门人去苍茫绝地,我准了,但是你如果坑害我门人,云清山不会放过你。西门帅不屑:“千羽真人也是一代宗师,怎么如此小瞧魔教中人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一直以魔教正统居之,他毕竟是前魔君的关门弟子,有胆气这么说。这魔教一直没对西门帅动真格的,也是念在当时驱逐魔君有些不合教规。不过云清山掌门这么说,那很可能是真的会追杀。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我们先前往小东洲,到中洲,然后转西南到云洲,绕过苗疆十万大山,再到西洲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大山?”林烦疑惑,这十万大山是云州、中洲和南洲的三角地带,面积巨大,内有非正非邪的非常神秘的毒龙教,十万大山内更有诸多妖物,是为云清门所定的禁地之一,责令弟子不得掌门许可,不得进入十万大山。不仅是云清门,魔教也有此规。林烦道:“何必绕到十万大山?”

    “拜访一位故人。”西门帅道:“我本打算找你们门派年轻弟子中的第一高手一起,怎么一直在闭关?”

    林烦知道西门帅说的是古岩,反问:“第一高手?”

    “看你就是井底之蛙,各名门大派和魔教正在商讨举行一次年轻高手的比武大会,魔教上九宫的寻龙宫是魔教的耳目,他们驾驭飞剑有独特法门,速度奇快,擅长探听情报,上个月他们呈递了一份纪录给魔君,上面就写着各名门正派、魔教上九宫和佛门、邪派等各年轻高手。那个叫古岩的,就是你们云清门的第一年轻高手。”

    林烦来兴趣,问:“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哪位?”西门帅鄙视完林烦,道:“最后弄出了八大高手,古岩排名第七,也算你们云清门有点脸。”

    “切,轮得到魔教来排名吗?”林烦不屑道:“再说,年轻高手和老一辈高手有的比吗?”

    西门帅看林烦:“你第一点我同意,如今魔教是篡位所得,根本没有资格排名。但是第二点……高手就是高手,即使年轻。就说你们门派的古岩,虽然不会是隐仙宗那群老不死,各宗主或者掌门的对手,云清门比古岩老的人很多,但是能成为他对手不过十之一二,古岩如新生太阳,而他们日暮西山。不出十年,古岩必然具备开宗立派之资。”

    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</a>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