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二章 八大高手
    筑基、金丹、元婴被称为成长期,只有完全过了成长期的修真者才配称修为高深,有些人停步在金丹,有些人甚至到死筑基都没有完全完成。扣除了这点,修真者还有分别,有些修真者淡薄无为,炼丹自用,打坐吸灵,求长生不死,不问世事,这类人不修道法,不修兵刃,他们有些人也是天赋如此。如同天音寺中,也有净僧和武僧的分别,净僧参悟经书,念经求佛,而武僧则是以武入道,不仅追求境界突破,也追求更强大的武力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修真最早只有文,大家参悟天理,求长生,求得道。但是人是最危险的东西,很快有人将修真的能力转化为攻击能力,开始用武力掠夺自己所需要东西,比如丹药、秘笈等。为了保护自身安全,从而有了武职。两千年之前,文职始终是主导,直到两千年后,邪人百出,武职开始得到重视。到了如今,各大派掌门皆是文武双修之人。

    而多数弟子也是走文武双修的路线,主要原因是修文之人不收徒,只求自身突破。不过,并非每个人都能研习高深道法,所以不少人在闭关突破无果后,也会转为清修。云清门一共有门人六百八十五人,扣除宗主、隐仙宗外,清修之人达到了四百余人,也就是说,门派遇见危机,只有两百人可堪重任。而这两百人中,能圆满元婴的不过一成,云清门真正高手,只有宗主、掌门、隐仙宗和二十名弟子。

    这二十名弟子是为云清门的中流砥柱,也是将来接任宗主、掌门之职的首选。古岩就是这二十人中的一位,而林烦、白牧还进不了二十人名单,至于叶无双因为法卷在手,已经任职云清门紫竹林的右护法。

    魔教情况好的很多,清修者皆移到下九宫,上九宫全是能战之士,一魔镇妖邪,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,就因为有魔教强大的武力,所以苍茫绝地的邪人才不敢明目张胆入十二洲。正道修真大派也意识到这方面不足,加之修道有成,必历天劫,清修者完全无力抗衡,所以对根骨、资质、悟性高的弟子都着力培养。

    林烦问:“那邪派呢?”

    “邪派……你要先问,为什么有诸多正魔弟子叛门入邪。因为邪派法门速成。你云清山也有叛逃邪派弟子,他原本只是筑基期,就停步不前,他不甘心,于是借用邪派修炼之法,伤天害理,强行提高修为……比如你这驾驭竹剑,按照正道修炼,最少需要一月之久,但邪派可以让你在半柱香内学会。但是邪派也有弱点,即使强冲元婴,但也难以圆满。杀一个人可以圆满筑基,那必须杀百人才能到金丹,需杀千人才能到金丹圆满,需杀万人才到元婴,需杀十万人才能圆满元婴。而如此伤天和,天劫将不期而至。而邪派之人一旦依邪法筑基或者金丹,就无他法再提升。”

    (如生病吊水一样,吊水好的快,但是吊习惯了,以后生病不吊水就难以治愈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帅见多识广,加上喜欢炫耀自己所知和林烦虚心求教,如同一位老师一般,为林烦展开了一个世界。这世界虽然文献也有记载,但是换个角度看是完全不同。林烦也明白了为什么正邪不两立,也明白了为什么道魔联盟不主动进攻苍茫绝地。

    当然,西门帅灌输的魔教思想,被林烦剔除了。西门帅虽然仍旧有高高在上的态度,但林烦随性之人,两人交谈也算投缘,出了东洲、小东洲到了中洲地界。

    中洲拥有十二州中最大的地域,名山灵川数不胜数,门人超百人修真门派就有四十多处,中洲第一修真大派就是紫箫殿,其门人弟子超千人之数,俊杰百出,是为正道修真之首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俊杰?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林烦问的,进入中洲地界不久,就看见一面湖水。中洲民风开放,湖边有十多位小娘子戏水,而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道士正在水草丛中撅了个屁股偷窥。这身打扮,正是紫箫殿弟子的打扮。

    西门帅面对林烦的疑问,无奈道:“你是责怪他的品行,还是责怪他的道行?”偷窥女子戏水,这是品行,在云清山会被罚苦役的。责怪道行……大哥,你用个障眼法变棵树啊。

    西门帅准备教训一下这个紫箫殿弟子,突然戏水之人全部消失,林烦惊奇:“障眼法?”虽然障眼法是粗浅法术,但是能制造出这么大动静,让半空飞过两人都感觉到,施法者修为不浅。

    那位紫箫殿弟子也是一愣,站起来左右寻找佳人美女,一名紫色道袍人轻轻落在他的面前。紫箫弟子问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道袍人一个耳光抽过去,紫箫弟子摔出一丈开外,满嘴献血。紫箫弟子大怒:“你不看看道爷是谁?我乃紫箫殿护法,人称东洲剑王:江不凡”

    道袍人瞬间到了紫箫弟子面前,又是一个耳光。紫箫弟子立刻跪下磕头:“道爷饶命。”

    紫色道袍人拿出一根牙线剔牙,懒洋洋道:“江不凡,你冒名我紫箫弟子,干了我想干又不能干的事,给个饶命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张通渊!”西门帅惊讶道:“紫箫殿第一高手,排名八大高手榜第三。没想到一入中洲,就能遇见他。”

    林烦看西门帅手中一张画像,画像中,湖边的张通渊口叼一根草根,抱剑假寐斜靠在石头上。旁边写着,张通渊,紫箫殿第一年轻高手,金丹御剑,根骨奇佳。

    一把小刀落在紫箫弟子的面前的泥土上,张通渊道:“本道爷给你两条路,一条路就是道爷我阉了你,一条路就是你阉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江不凡拿起小刀,眼睛转了转,突然双手握刀,冲杀张通渊,张通渊又一个耳光将江不凡打趴下,然后脚一踩江不凡,拿起小刀,拔下江不凡的裤子……

    “咦!”西门帅和林烦同声转头,林烦问:“八大高手?”

    西门帅无奈道:“奇人嘛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阉割完毕,张通渊踹了一脚江不凡,然后掐动下手指,面前出现一道清水,张通渊洗手悠悠道:“两位看了这么久,可是想赏在下一两个铜板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