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三章 白虹剑
    张通渊背对两人,声音却扑向两人,西门帅和林烦互相看了一眼,西门帅不想惹麻烦,道:“我等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“过不去了,本门正在举行掌门接任大典,任何人不得非请勿入。”张通渊在自己道袍上擦手道:“绕路吧。”

    林烦不爽: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这距离紫箫殿还有数百里,怎么就不能走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说不能走。”张通渊借水梳理下头发,慢悠悠的升空拦住两人去路。

    林烦是不爽,西门帅则一直心高气傲,对所谓八大高手不服气,再看张通渊故意挑衅,冷哼一声:“那本帅就只好自己开路了。”

    说打就打,西门帅乾坤圈旋转飞击,张通渊脸有喜色:“来得好。”右手食指一指,一道白虹从后背飞起撞击在乾坤圈上。林烦左右看,这家伙竟然把剑裸背在后背上,这一出招,连道袍都破了。

    西门帅也没有手软,一用神通,乾坤圈精光大盛,旋转速度奇快,张通渊的白虹剑连续几次被弹开。张通渊立刻收了玩笑之色,一掐剑诀,白虹剑回到自己身边,剑指西门帅。张通渊喝道:“万剑诀。”

    白虹剑一化二,二化四,瞬间变成六十四口,铺天盖地的杀将而去,金雷之声,淋漓非常。

    西门帅骇然,这可不是竹剑,这可是御剑之剑,一剑就可敌自己之乾坤圈。二话不说,立刻踩踏乾坤圈而走,张通渊得理不饶人,追击之时,一掐剑诀,六十四口宝剑成圆旋转一圈,形成一条剑龙急袭而去。

    西门帅却是诱敌深入,突然转身,暗念法咒,轰隆一声,以他为中心,一片白烟笼罩。

    哼,烟遁术!张通渊开启神识,剑锋割过藏身烟雾的西门帅手臂,西门帅本体爆炸,变成一张画像,张通渊叫声不好,这是魔教的替身**,利用自己画像变成本体来引诱敌人。这白烟并非是隐藏自己,而是要掩盖替身。

    一条白龙从白烟中冲出,西门帅抱身古剑急速斩向张通渊本体,张通渊被斩个正着,只听一声金铁之声,张通渊变成白虹剑接下了这一招。御剑通灵,张通渊和白虹剑玩了一个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一声长啸,张通渊冲出白烟,踩踏在迎接自己的白虹剑上:“你,可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东西,敢和本帅这么说话。”西门帅被挑衅大怒,掐动法诀,面前出现一个十丈高的手拿开天斧的武将,武将双手抓了开天斧‘呔’的一声,开天斧变成巨斧斩杀向张通渊。

    “切,魔教的都开不起玩笑。”张通渊嘴上轻松,心中也有些紧张,手指在白虹剑上一抹,白虹剑变成一口三丈巨剑,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斧。一击之后,武将消失,张通渊向后倒飞半圈,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滚回紫箫殿向你师娘多学两招再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泼皮一般大喊:“师娘,你孙子在这里,我打还是不打呢?”

    林烦看出来了,两人对对方都颇为忌惮,但是两人都是死鸭子嘴硬。张通渊暗中叫苦,自己很多天不打架,好容易遇见一个可以过招的人,没想到如此棘手。如果紫箫殿知道自己蛮横无理,自己又得去做苦役了。

    西门帅则是想,林烦摆明是看热闹,都是正道弟子,他才不会先出手呢。接下去打还是不打?打了没有胜算,不打自己又看这家伙不爽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两人眼光都落在林烦身上,林烦是正道人氏,可以说几句过场的话,然后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相比之下,西门帅还是飘眼神比较委婉,而张通渊则是正视林烦,还摆头,示意上啊,说两句啊。

    林烦咳嗽一声,左右看看,一指张通渊: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叫苦,这位爷不是隔岸观火,是火上加油,果然张通渊大怒:“我输了?不可能。馒头,看招。”

    “馒头?”西门帅和林烦同声疑问。

    “白馒头,看招。”张通渊纠正自己用词不当,然后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西门帅确实比较白……但和馒头有什么关系?不管三七二十一,两人又干上了。林烦是不是很无聊?当然不是,有道是少年天性,心比天高。这张通渊八大高手排名第三,自己要好好看看他道行。至于西门帅,那倒没有什么说法,不过要么自己去试张通渊的道行,西门帅在一边悠闲看戏。要么西门帅去试张通渊道行,自己在一边悠闲看戏。

    还需要选择吗?继续看呗,有板凳吗?来一张!

    张通渊依仗是那口白虹剑和人剑合一的元婴期才可能达到的手段,而西门帅则是很有悟性,除了乾坤圈和古剑外,他将各种普通道法使用的非常熟练,借用各道法特性和张通渊游斗。

    张通渊越打越猥琐,竟然在分不出手时候,用口水吐西门帅。西门帅是越打越卑鄙,左手运了霹雳震光诀,张通渊时刻戒备,但西门帅就是不发。等张通渊一个疏忽。霹雳震光诀就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通渊对卑鄙的说法不满,这叫战术,西门帅是个死要干净的人,吐上一口痰比飞他一剑还有威力。林烦受教,这确实是对付西门帅的一个法门。西门帅为了躲避真气包裹的痰攻击,左扭右拐,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林烦学张通渊运气口中,吐痰,没想到张通渊刚好御剑从侧面攻击,一口痰盖在张通渊的左脸上。真气和浓痰被护体真气挡住,但是那感觉……

    张通渊大怒,对林烦这个看热闹的人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“定!”林烦伸出一根手指,攻击自己的白虹剑分身定住空中。

    “雷!”林烦低头,一颗霹雳飞出,然后第二颗,第三颗,不间断的一颗颗霹雳从林烦左手手掌飞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打法?”张通渊一愣,就连西门帅都停手。张通渊掐剑诀,催动白虹剑分身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