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八章 血歌
    清水真人站了起来,赤脚踩台阶到走廊,看向林烦和西门帅,林烦看其不过三十左右,五官非常漂亮,身材窈窕,颇有女人味。但是看表情,最少二十年没有笑过或者哭过,死板板的。林烦见过这类表情,在云清门内清修者到了一定境界,都是这表情,不以己悲,不以物喜,无恨无欲,如同堪破世间万物,看透红尘一般。

    三三真人则对林烦说,这就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林烦很奇怪,为什么这么说?这不是堪破凡间,境界高吗?

    三三真人回答,所谓的走火入魔,就是迷失人性,他们还有人性吗?如果成仙后对万物无喜无悲,无欲无求,和一块顽石有何区别,那这仙不成也罢。

    林烦当时坐下来,将纸包了一片麦芽糖放在清修者面前,清修真目中无人,只是说,离开,不要扰我清修。林烦看不见他眼中有任何好奇心,这纸内包了什么?三三真人就在他身边谈论他,他也不恼火,不生气,不高兴,不纠结。林烦终于知道为什么三三真人说他们走火入魔,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,和草木一般无情,修道修到最后,将自己都迷失了,这是幸还是不幸?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看我?”清水真人看着林烦问。

    哦?能问这句话说明并非清修者,林烦回答:“我以为你是清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清修?”清水真人一阵心痛,看着林烦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不过去吗?”林烦问,好像自己说错话了,十条真言,自己貌似要准备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门何派?”清水真人问。

    “云清门正一宗门下。”

    清水真人眉头抖动一下,咬着牙根问:“云清门?哼、哼、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烦跑了,原地消失,这叫木遁,可穿林过木,最适合在山林内逃遁,树木不会造成阻碍,越密集的树木木遁速度就越快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愣了片刻:“他……干嘛?”

    “真人你吓到他了。”西门帅苦笑,要是自己也吓着,说清修者,你就带了一丝杀气。说到云清门,你又咬牙切齿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叫他回来吧,我不会伤一个晚辈,我只想问点事。”清水真人道。

    西门帅驾驭乾坤圈,追林烦去了,而后用真气凝成话语,四处搜寻林烦,小半个时辰两人才回来,林烦尴尬:“让真人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清水真人摇头,坐靠在一边长廊上,湖风轻吹头发,少了一些古板之色,显得其更加美丽动人。清水真人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林烦。”

    “林?”清水真人疑问:“你是怎么入的云清门?”

    林烦思考一会:“这问题……可以不回答吗?”

    “请告知。”清水真人客气语气。

    怎么去的云清门?林烦从小在百里之外村庄长大,带大自己是一个婆婆和公公,说自己是他们恩人的孩子,恩人托付给他们。到了九岁那年,林烦和公公就了云清门,公公对山门弟子说,要拜见掌门,还拿出一个布袋子。

    山门弟子自然是不会禀告的,但公公就赖着不走,说他恩人交代的,要将这布袋东西交给云清门的掌门。这时候张老路过,听闻了一些,回宗里就当闲话一般和三三真人说的。而三三真人自己介绍说自己那天心情非常好,就很有兴趣去了山门,然后相中了林烦,说自己是掌门,收了那布袋,问公公,这林烦要不要留下?

    公公自然非常高兴,他们两口子身体都不好,就担心林烦太小,他们熬不住。最后三三真人送了公公两块玉佩,让他和婆婆一人一块。三年后公公婆婆无病而终,林烦和三三真人回村,林烦以孝子身份埋葬他们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疑问:“你掌门至始至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林烦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多大的事,还劳烦掌门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狐疑:“你认识一个叫林血歌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林烦道:“林血歌是五十年前叱咤十二洲的云清门第一高手,当时他不过四十岁,却已经过小乘之劫,是为云清门的第一人,亦是修真界有数的高手。但文献后面没有记载了,我问宗主,他说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清水真人大惊:“他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我宗主说他走火入魔,据说本有心魔,又强修邪派、佛门、道家之法,万法归宗,结果死了。”归宗,归了祖宗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目视前方,许久许久不说话,问:“他的尸身?”

    “不留!”走火入魔而死的人,都是火化。林烦疑问:“真人似乎认识我师伯?”三三真人早年为传功长老弟子,后传功长老早死,他暂时在护法长老的门下修行,直到金丹有成,才传承接过正一宗宗主之职。林血歌、千羽真人和三三真人就是护法长老三弟子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轻轻摇头:“我乃是林血歌之发妻。”

    林烦和西门帅惊讶,还有这原委。

    “可惜血歌他沉迷修炼,对我毫不关心,我一怒之下就搬到这里居住。我以为他迟早会来找我,五十年了,我都快忘了他,没想到阴阳相隔。”清水真人说着,眼泪流了下来:“他总是说,他是护法长老亲传弟子,二代弟子的大师兄,担负光大门派的重任,卫他的云清山。他一力想将云清门变成第一修真大派,还说这是他的志向……我应该知道的,为什么他没有成为掌门,为什么他一直杳无消息,因为……是我不敢去想,一年年过去,我越来越不敢想,不敢问。没想到,最终还是云清门的人告诉了我这个噩耗。”

    寂寥、落寞、伤心……这些感情通过话语充分的表达了出来。西门帅踢下林烦的道鞋。使个眼色:既然有这层关系,先把无心藤弄来再说。

    清水真人似乎发现西门帅小动作,道:“去吧,那孙猢虽是妖兽,但却念佛吃斋,不会伤了你们性命。如果敌不过,你就说是清水的晚辈,只想拿到灵儿的皮毛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松口气:“谢真人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自便。”清水真人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