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三十九章 伏魔索
    大智若愚?清水真人似乎提醒到这一点,三个和尚没水喝,如果一个笨蛋去直接找孙猢,反倒有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西门帅沉思不语,林烦询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和清水真人有一些交清,曾经说清水真人冷傲无情,虽修正道之法,但却心肠歹毒。现在却对一只兔子有情有义,这……你有没有注意,清水真人先前和我们说,要杀死孙猢为灵儿报仇,她才给我们无心藤。而后面又说,她只是想拿回灵儿的皮毛。”

    林烦想了一会:“你师父认识的是以前她吧?”

    西门帅看林烦:“你为什么忽视了最重要一点,清水真人为什么知道灵儿现在只剩皮毛?或者说还剩皮毛?她说自己有誓言不能入十万大山,灵儿已死,难道还能算出一只普通兔子的生死?”

    “是圈套……”林烦恍然大悟,但又不解:“那为什么清水真人要欺骗我们?”

    西门帅还在思考,突然一道乌黑绳索从脚下飞射而来。西门帅反应很快,立刻催动真气要逃遁,但未曾想那绳索突然变成十倍长,将西门帅和林烦背对背的捆在一起。西门帅惊道:“伏魔索?大禹山伏魔老人?”

    “贫僧有礼了。”绝色踩踏禅杖悠然而起:“你们两位牛鼻子就在这里歇息片刻,我去去就来……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说罢走人,林烦运真气,可运,喝道:“解!”

    那伏魔索如同有灵性一般,刷的捆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别乱来。”西门帅急道:“这叫伏魔索,乃是大禹山伏魔老人的独门秘法制的宝贝,你每用一分真气,绳索就缩紧一分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散了真气,片刻绳索立消。”

    林烦朝下看看,千丈高空问:“你说散了真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无语,西门帅踩踏在乾坤圈上,借助的是乾坤圈。林烦用的是竹剑,一散真气,就一个跟头栽下去。但如果一直在空中漂浮,这伏魔索就会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“贫僧有个办法,你们可以慢慢用法力落下,到了地面,自然就不用再耗费法力了。”一句绝色的声音缓缓从远处飘来。

    “落!”两人催动真气,操控乾坤圈和竹剑,伏魔索收的更紧,两人忍受痛楚苦撑,好容易落在山地上。而后包围山地的六棵树上显出梵文,乃是佛门六字真言:唵嘛呢叭咪吽!

    光芒闪耀,地面出现一个‘万’字,西门帅催动真气,而后大怒:“这是什么阵?竟然无法催动真气?”

    林烦这次见识了不少人,但是修真界的阅历还是很烂,哪能回答西门帅都不知道的问题,只能道:“不是正巧吗,我们不能催动运行真气,那伏魔索就能解除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解释道:“伏魔索会变回一根普通的绳子,试问,我们连真气都不能运行,怎么解开这根绳子?这伏魔索记载在魔教秘典中,一千年前,魔教总护法曾经追击本教罪犯到了大禹山,大禹山老人和总护法赌斗,如果他赢了,就赦免这名弟子罪过,总护法同意,双方比拼,这总护法是完全占了上风,可没想大禹山老人会有这招伏魔索,不查之下,被其击败。总护法问这是什么法术?大禹山老人就回答,无名无姓,既然你是魔教的,那称为伏魔索也不过分。不过,记载中的伏魔索比这厉害,想必是修为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伏魔索精光散去,就是将一根普通的绳子用秘法炼制数日,让其变成伏魔索。西门帅和林烦是双双摔倒在地,面临困境,西门帅反笑:“真没有想到,能见识到伏魔索,也算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“滚过去!”林烦道。

    西门帅大怒:“你才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滚到那块石头边上,既然是普通绳索,那就可以磨断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林烦疑问:“恩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西门帅说了一般,林烦用力一挺腰部,西门帅趴在泥土上,林烦在西门帅背上一挺,西门帅吐出口杂草和泥土:“别乱动,我滚。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西门帅滚了一圈,正要喘气,林烦一挺屁股,又将他仰面压在泥土中,西门帅大怒:“说准备啊!准备,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绝色落在自在谷的半空,四面山林密密麻麻上百只的猴子抓了石块,将角色包围。自在谷中央,是一把石椅,石椅上端正坐着一个满身是毛的人:“你是何人,为何闯我自在谷?”

    绝色洒然一笑:“孙猢真人,我是清水真人的侄子,来拿灵儿的皮毛。”贫僧可是会地听术。趴在地上可以听见远处的谈话声,不过只能听见站立在地面的人谈话。

    孙猢站立了起来,抓抓脸部的毛:“死!”

    “死!”群猴响应,无数石块劈头盖脸的打向角色。

    绝色一愣,这和预计的不太一样,不过绝色修为颇高,一轮佛光出现在后背:“阿弥陀佛。”提醒兄弟,你是吃素的,咱们是一个系统的。

    石块砸在他身上,纷纷被弹开,但是猴子比绝色想的要难缠,一百块石头中竟然隐藏了一块注满真气的石块,绝色如遭重击,飞移数步。刚回神,只见一根棍子结实的打在自己肩膀上,其力大无穷,果然是佛门同道,绝色想念到此哎呀一声,被砸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佛门武僧虽然多为钝器,如禅杖、棍子等,即使是佛刀,也没有开过刀刃,但是佛门武器之力却不可小视,这棍子打的绝色原地晃悠了一圈,凝聚真气才稳住步伐。

    孙猢大怒:“清水,你欺人太甚,先杀我灵儿,又让人找上门来挖尸掘骨。”

    你姥姥的!绝色一听,就知道自己被清水坑了,这灵儿根本不是她的兔子,而是孙猢至亲之人,自己找人家要亲人的尸体,这……

    绝色突然‘啪’的双膝跪下:“英雄,请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孙猢气的毫毛倒竖,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只知清水真人要我来找你拿皮毛,却不知道我为何要听清水真人的话,来找你晦气。”

    孙猢喝问:“你不是她侄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但是……清水老妖婆抓了我母亲、父亲、爷爷、奶奶……我全家一十七口人,如果我不来,她就将我母亲、父亲……一十七口人点天灯。”

    孙猢问:“为什么找上你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