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二章 镇天关内
    由于西门帅被魔教通缉,所以也很低调,拉了林烦在镇天关四十多里外就落地,而后换衣成为一名马车夫。

    关外虽然危险,但是仍旧有很多村落、小镇。加之关外有野参、黄金等,闯关就成为关内一种很流行的行为。而西洲皇帝也将囚徒之类流放到关外开采黄金,所以关外的人并不算少,而每天进出镇天关的人也是非常之多。

    马车夫就是其中一种人,他们将关外货物拉到关内,而后镇天关守将根据朝廷规定收纳税收后放行,而关内一些人也将布匹等用品贩卖到关外,这些都需要马车。

    西门帅戴了一顶斗笠,身穿灰色布衣,林烦穿了绫罗绸缎,戴上公子帽,马车上运载了布匹,如同是少东家和下人出关做买卖一般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魔教上九宫护法,并且在镇天关布阵,肯定会识破我们身份。”林烦担忧,自己这个正道弟子和西门帅在一起,万一被魔教知道,质问云清山,虽然不至于怎样,但是宗主三三真人会认为自己大大丢人。

    西门帅很不高兴,自己要当少东家的,但是林烦也不想赶马车,两人推了一把宣和牌,西门帅脸黑黑的拿起了赶车鞭。西门帅懒得回答,用颠倒乾坤之术,在林烦手中写了个禁字,两个时辰之内可不被修真之人发觉,同时,这两个时辰内,西门帅和林烦无法催动真气,成为两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镇天关很大很雄伟,由于西洲是法家思想治国,所以治安非常好,士兵们都各司其职,并没有敲竹杆的现象。关内有很多人铺开做买卖,买卖的都是关内和关外需求的东西,在镇天关一侧贴着十几张通缉榜单,林烦特意吩咐西门帅经过,看见了西门帅的画像,悬赏此人下落为三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三两银子?”林烦在车边坐着笑破肚皮。

    西门帅则是咬牙切齿:“明明是修真之人,却勾结朝廷鹰犬,真是十恶不赦。本帅迟早要拿回魔教。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林烦摸肚子。

    这颠倒乾坤之法禁这法术有个缺点,不仅能隐藏自己是个修真者,而且还会具备普通人各种生理要求。西门帅不满道:“忍一忍!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忍半个时辰出关,然后又要喝西北风到饱?”林烦将辟谷后喝风饮露一律统称为喝西北风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修真者。”刚说话,西门帅肠子蠕动,发出了声响。西门帅无奈道:“那边有家酒楼,不过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出门在外,竟然不带钱?”林烦鄙视,不过心中对西门帅还是多了一分好感,西门帅吃饭还需要用钱吗?用个障眼法变几两金子也是很简单的。云清门的人是有门规不能坑普通人,而魔教之人不欺凌弱小,是为自身一种骄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家酒楼距离关口很近,酒楼占地面积很大,一共两层,一层多是普通行脚夫,走卒等。二楼则为雅座,用屏风将大家座位半遮蔽隔开。现在是中午,酒楼内人头攒动,一楼的说话声、吆喝声、猜拳声等让人宛如身处市集。林烦挺喜欢这环境的,九岁之前,他就喜欢的就是赶集,步行十几里地就为了去市集挤一挤,逛了一天,也没钱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西门帅就不太喜欢这么热闹了,微微皱眉。这时候小二上前,一低腰:“公子,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烦点点头道:“那个,给他一碗白饭和一个青菜。”

    谁?西门帅还在疑问,小二指一张有人的大桌子:“你去那边拼个桌子吧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看看自己衣服,咬牙切齿陪笑:“少东家,少奶奶刚死,我们理当快些吃饭,出关去收尸。”

    林烦一个耳光摔在西门帅脸上:“少奶奶是你议论的吗?再说,死了一个少奶奶,还不是有十个少奶奶吗?”

    还没有人敢打西门帅耳光,西门帅怒了,准备翻脸,这时候二楼下来两名男子,布衫带刀,似乎是公门之人,但是衣领却袖有月亮,乃是魔教的标记。两名男子身后还有一名老者,西门帅轻低头,心中疑惑,上九宫护法和两名精英弟子怎么逛起了酒楼?

    魔教人没有注意到西门帅,和林烦错身下楼,一名男子走到一名伙计身边,低声道:“如果看见,就立刻去张将军处汇报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伙计态度很恭敬,穿这衣服的人每季都变,人数都是十人,是西洲皇帝亲派到镇天关的人。还有那位老者,应该就是皇帝亲派的钦差。

    奇怪,魔教在找什么?不,应该是找什么人。难道知道我要路过镇天关?西门帅心中嘀咕,坐在大桌子上。

    二楼的人不多,而且很安静,食客之间的交谈都是低声进行,偶尔可以听见屏风后女子的浅笑。林烦出手阔绰,先打赏了一两银子,所以小二将他领到了临街的雅座。林烦点了五个荤菜……这几天,喝西北风喝腻了,偶尔只能抽空煮个野菜汤什么,口中淡出鸟来。

    第一道菜上来后,一老一少女在二楼弹唱。由于西洲是法家理念治国,加之镇天关乃是兵家重地,所以不会有**地痞要强少女这样的事发生,所以也没有林烦英雄救美的机会。反过来说,就林烦现在身手,也没有能力英雄救美,就连绿玉佛刀也被‘禁’了,安静的躺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酒楼外有些动静,林烦伸头出去看,只见一队队的士兵出现在街头,每队士兵都有一名领队的,手上拿了画像,正在挨家挨户的询问。很快,两名士兵出现在酒楼,一名士兵推开屏风,看了林烦一眼,展开手中画像:“你可见过她?”

    是一个姑娘画像,长发,脸……五官很端正,看起来就如同普通富裕人家的闺秀一般。画像上的人变个发型或者是刮刮胡子,就很难通过画像认出。不过林烦注意到,这画像的墨还未干,显然是刚画出来的。林烦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看见,就立刻禀告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林烦点头。

    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</a>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