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四章 南宫无恨
    西门帅听见动静回头,就发现了不对,林烦瞪他:快解了颠倒乾坤之禁,老子要把这婆娘吊到城门上挂上两天。真痛啊,这禁了之后,完全恢复了普通人的痛觉。林烦道:“掉头,去西洲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东家。”西门帅哭笑不得,不过先离开镇天关魔教法阵是好事,西门帅先装傻,调转马车,朝西洲方向行进,到了进西洲的关隘,两名魔教弟子站立在两边,士兵上前问话,而后对画像。

    书生如同龙阳之人一般,腻歪在林烦身上,林烦皮笑肉不笑的左手抱住书生,然后摸到其胸前,准备狠掐他一把……这时候一股异样的感觉冲击林烦的三魂七魄,身体轻飘飘的,手如同触电一般弹开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士兵道。

    西门帅哪知道身后还有这些事,打马车离开镇天关,进入了西洲。

    一出镇天关,书生面红耳赤,左手将林烦脖子掐住,按林烦在马车上,右手匕首举起大怒:“你想死你,敢对我毛手毛脚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不动声色,心中惊叹,没看出来,林烦这小子还会趁机吃人家姑娘的豆腐。差不多,应该出了法阵范围,可以解了颠倒乾坤禁法。

    林烦满脸通红,连连摇头辩解:“我不知道,我没摸过,我刚才摸了什么……我什么都没干。”完全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书生放开林烦,将金元宝扔在马车里,然后翻身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西门帅看林烦:“你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林烦脑袋还处于空白状态:“不好说,感觉挺好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还要追问,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:“飞雪,玩够了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书生本来要离开主道,走侧面道路,一听这话语,站立不动:“南宫伯伯?”

    话落,那个魔教老头落在马车前五丈之地,站立在书生飞雪的对面:“是。”

    飞雪摇头:“南宫伯伯,我不会回魔教。”

    南宫护法道:“生为魔教人,死位魔教鬼,宫主,你父亲也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飞雪不屑道:“哼,我父亲?我姐姐就不是他女儿吗?十年冰牢,他哪点象父亲了?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于邪人私通,十年已经是魔君赦免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救过我姐姐,魔教不是有以德报恩吗?我姐姐放了他,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南宫护法道:“因为情有可原,所以只是十年冰牢,否则将斩立决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凑到林烦身边低声道:“南宫无恨,上九宫逆天宫左护法,逆天宫宫主叫上官仇,这应该是她小女儿,叫上官飞雪,她姐姐叫上官飞燕,她们是双生子。听闻上官飞燕文静,颇有名家闺秀之风,没想到上官飞雪则调皮捣蛋,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林烦低声道:“奇怪,应该要先弄睡我们,然后再谈论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不好。”西门帅看手掌,禁字已经消失,过了时间了。

    南宫无恨和上官飞雪一起转头看了过来,林烦问:“现在我们装睡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睡你个头,打不过,跑。”西门帅一甩斗笠,拿出子午乾坤圈,他太了解上南宫无恨的能力,出手就是大招:“子午乾坤乱!”

    几乎瞬间,五里之地漫天乾坤圈飞舞。南宫无恨喝了一声,全身真气暴涨,巨大冲击波将马车吹飞,攻击他的乾坤圈无法攻进其三丈之内。

    这么厉害?西门帅转身就跑,然后一看林烦……哪去了?你奶奶的,跑太快了吧?这南宫无恨可是魔教第三高手,比宫主上官仇还要厉害,根本没有打赢的可能。至于能不能逃掉……

    南宫无恨见到西门帅,愣了会,收住攻势目送西门帅远遁并不追击,南宫无恨轻叹口。这南宫无恨是前魔君的弟子,和西门帅是师兄弟的关系,他怎么可能去为难自己师弟。再者,魔君有密令,不得伤害和为难西门帅,所以他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至于还有一个人……似乎用的是云清门的独门法门:缩天小地之术。所谓的缩天小地,就是在一定时间内,用真气启用的一个法术,原本是十里地距离,变成了一里地距离。真气运转越快,那效果就越好。不过这年轻人境界只不过是筑基后期,这般消耗真气,恐怕跑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南宫无恨道:“飞雪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上官飞雪摇头:“最少十年内我不会回去,我不想看我姐在冰牢里煎熬。”说话,看向两人逃遁的方向,心中非常好奇,这两人是谁?为什么南宫伯伯不追他们?

    “宫主有令,那我只好用强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一名魔教弟子急驰而来,是寻龙宫的弟子,寻龙宫弟子擅长打听情报,飞行速度奇快,所以也负责通报教务。魔教弟子落下道:“奉魔君令,令南宫飞雪出外历练十年,期间不得违反魔教教规。”

    上官飞雪惊喜:“那我就是想去哪就可以去哪了?”

    弟子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南宫无恨点点头:“飞雪,切记,远邪人,不要和邪人有什么恩情,魔邪之战从未终止,乃是死敌。”

    “飞雪明白,谢谢南宫伯伯,替我谢谢魔君,我走了。”上官飞雪如同出笼之鸟一般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烦躺在田埂上一动不动,南宫无恨没有看错,林烦是燃烧了真气,强用缩天小地之法,加之土遁,急速逃遁。缩天小地之法,只有金丹期的人才可从容驾驭,对林烦来说,太为难了。

    这一跑,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南宫无恨虽然没有出手,但是展示出来实力让林烦心惊。单纯的使用护体真气,竟然就将西门帅的子午乾坤圈弹开,这才是真正的护体真气,而自己护体真气只能是保护自己在下雨天不被淋湿。这南宫无恨即使没过小乘天劫,恐怕也已经圆满了元婴期。

    筑基、金丹、元婴,每个都有前中后,而圆满则是一道瓶颈,只有突破这道瓶颈,才算完成这个阶段。修为高低不会影响智商、思考速度等等。形象来说,筑基期只能举起一块小石头砸人,而金丹可以拿起一块大石头砸人,但如果筑基期用石头,金丹用棉花,那必然是筑基期胜出。金丹也不会比筑基更具备领悟能力,不过会影响身体构造,进而影响健康和寿命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