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五章 情窦初开
    清修者元婴并不少见,因为他们更追求境界,所以比他人更专注,但是他们战斗能力就非常差,有的甚至不会运用攻击法门。这位南宫无恨,不仅境界高,而且运用真气能力娴熟,可以说是林烦至今为止,遇见过的人之中,有出手的最强者。

    不过,按照修真年纪来说,他应该是很老了,这老家伙很可能参加过三百年前的邪道大战。林烦不由的又想起了自己摸到的上官飞燕胸部的异样感觉,还有雪姬……品味?彷徨?无措?林烦心情非常乱。异性对林烦的影响,由于林烦的年纪到达而出现。林烦一直认为双修,就是一男一女结婚,然后一起修炼。但好像除了对修为、境界有所帮助外,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咦?你在这里?”

    林烦心猿意马时候,上官飞燕落在身边他也没有察觉,林烦翻身看去,金黄的稻穗上站立着一位姑娘,长发如同瀑布般的披下,一袭白衣,腰带随风飘舞,双目如同黑夜的星星,红唇嫩肤,略为丰满的身材……这是谁?要死了,林烦感觉胸口烦躁,心中闷烦,全身轻飘飘的,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。这和触碰又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不好,林烦想起了宗主三三真人说的:“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一位姑娘,有……有这些异常的感觉,你需要做几件事。第一件事,问清楚那姑娘的名字、哪里人。第二件事,抛下一切,立刻找我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小林烦问:“是邪术吗?”

    “是邪却非邪。”

    林烦慢慢站起来,看着上官飞燕,上官飞燕被看得摸脸,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,林烦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个书生呀,我用了普通江湖人用的易容术,你没事吧?”上官飞燕问。

    林烦摇头:“我不知道,我感觉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南宫伯伯的真气伤到你了?”上官飞燕过去,拿起林烦左手搭脉。

    林烦感觉到心跳急速加快,按照道理来说,这是提醒自己有危险,但是林烦又舍不得离开,不敢大口呼吸,不敢动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上官飞燕点头:“你耗费的真气太厉害,这样容易伤筑基之本,你是不是用了什么不是你这个境界所能使用的道法?”

    好香,能闻到……微风吹拂上官飞燕的头发,在林烦脸上扫过,林烦感觉到全身麻痒。

    上官飞燕放开林烦的手,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拿起一枚丹药:“你运气好,遇见神医飞燕,服了它,静心打坐,很快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烦似乎听不懂上官飞燕说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上官飞燕皱眉,难道伤的这么重?将丹药扔进林烦口中,再扶林烦坐下,而后一根手指在林烦左手筋脉上游动:“奇怪……你怎么出冷汗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要理我。”林烦烦躁不安推开上官飞燕,这次正正推在上官飞燕胸部。

    上官飞燕脸一红,但是没有生气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林烦。”林烦正在和自己做斗争,一个声音告诉自己,这是魔女,越接近她,就越无法控制自己。一个声音告诉自己,接近她,你想接近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方弟子?”

    “云清门。”

    这么远?上官飞燕暗暗担忧,这林烦的表现和走火入魔有些相似,加之刚才探查,发现林烦不仅修行纯正正道真气,还有一些佛家的影子。难道是佛道双修导致的?怎么办呢?这云清门和魔教关系颇好,双方又有盟约,如果云清门知道是南宫无恨引发了门人走火入魔,恐怕……

    西门帅出现了,他是贴着稻田飞过来,很疑惑看两人,在干嘛呢?上官飞燕看见西门帅如遇救星:“你朋友可能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“恩?”西门帅大惊,你奶奶的,本帅不要这个黑锅。急忙上前查看,上官飞燕后退两步,西门帅一手掌按在林烦胸口上,用神识感知。

    没有啊,没有半点走火入魔的迹象,真气运转自如,真气清纯……西门帅思虑一会,摔了林烦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林烦彻底清醒,大怒:“西门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说你走火入魔,我试试……恩?”西门帅摸下巴,左右看看若有所悟,自言自语道:“十八年华春心动……嘿嘿,谁没有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上官飞燕和林烦异口同声问。

    西门帅沉思一会:“上官飞燕,你父亲叫上官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上官飞燕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指腹为婚。”西门帅道:“好像是上九宫夜行宫一个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上官飞燕脸刷的通红,喃喃道:“是叶师兄。”

    好闷,第一次闷烦是摸到上官飞燕的胸部,喜欢又感觉无礼。第二次是见到上官飞燕,很喜欢那种闷烦,甚至是手不由的有些颤抖。而这次闷烦是有些窒息,心中空捞涝的,失了魂一样。

    落寞、无助的表情写在了林烦的脸上。

    西门帅心中有数:“先告辞了,上官姑娘自便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上官飞燕点点头,看着西门帅和林烦飞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帅一指下面,林烦根本无法思考落了下去,是一座半山,上面有块平坦的石头,西门帅从乾坤戒中拿出茶水,观察林烦,林烦是心不在焉,要知道林烦一直艳羡乾坤戒,自己这么骚包的表现,最少会引来他的鄙夷。

    西门帅拿起一杯茶,背靠在一颗松树上,斜看蓝天好一会,道:“我16岁时候,遇见一个姑娘,表现出来的和你一个样子,没了三魂七魄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林烦回神:“怎么?你也有?”

    “谁没有呢?”西门帅边回忆边道:“她一笑,我的心就跟着跳。她苦恼,我的心就疼。简单点说,这叫男女之情,你喜欢上了那个叫上官飞燕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林烦否认。

    “哼,男子汉大丈夫,喜欢就喜欢,有什么不敢承认的。不过啊……这上官飞燕早就心有所属……你比我好,你这个槛容易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过?”

    “时间,不需要太多时间。”西门帅轻叹:“我却花了整整五年。要治这个病,你必须先承认自己喜欢上官飞燕,然后再告诉自己,上官飞燕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