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六章 十忌
    林烦很好奇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”西门帅心如被刺了一刀,分外的疼,若有所思缓缓道:“然后你会个替代品,她无怨无悔的在你身边,即使她知道你喜欢的不是她,她只是一个替代品。直到你失去她的时候,你才知道,自己错了……喝什么茶,大丈夫就该喝酒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拿出两个酒葫芦,扔给林烦一个,然后靠在松树上,痴痴的看天空想着心事,许久后道:“林烦,不要在意不属于你的东西,那会让你失去很多。这换了别人,三三真人帮你提亲,还是有可能成的。但是上官飞燕不仅人已经被定了,而且心也被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林烦恍然大悟:“关关之雎……我明白了,原来我是喜欢上人家了。我还以为中邪了。我知道的,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姑娘,会有很多很多不自然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文献上说的。”林烦道。

    西门被雷的外焦里嫩:“本帅从未听说哪种文献会如此记载男女之情。”要么是艳情小说,注重动作描写,要么就是诗经这类的。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林烦点头很肯定道:“修行十忌。”

    “谁写的?”西门帅见林烦并不是说谎,追问。

    “梦生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反问:“梦生?”他奶奶的,这人是谁啊?

    千里之外的三三真人叹息: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自己原名呢?

    西门帅问:“什么十忌?”

    “第一忌,男女之情,可有,但不可乱。大概意思是说,谁都逃不过有这么一次,但是世间万物已经有了定数,是你的跑不了,不是你的切忌强求。最后还补充一句,第一次出现的男女之情,九成九没有好下场……我一直怀疑这本文献是我宗主编写的,但是如果是这样,那应该是他或者张老笔迹,事实上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:老子用左手写的。

    “张老又是谁?”

    西门帅这一问,将林烦男女之情问没了,张老……张老应该还没死,应该在返回云清山的途中。林烦轻摇头:“其实我这次和你出来,一个原因就是,我不想等着张老羽化。我一直以为梦生乱写,怎么有可能一个姑娘会将这么影响我,现在看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好奇:“那第二忌呢?”

    林烦鄙视:“我都不相信第一忌,有可能会去看第二忌吗?回头我去翻翻看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忙道:“帮我抄一份。”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林烦问:“今天那个魔教护法叫南宫什么的,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点头:“不是厉害,是非常厉害。他今年四百岁,曾是前魔君第一大弟子,四十岁圆满元婴,如果不是邪道大战中受到重创,加之其修的是普通元婴,那他可能是魔山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林烦好奇问:“元婴也有分普通和特殊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仅是元婴,金丹也有区分的。本帅的金丹乃是千年罕见的双生金丹,能让我一心两用。将来到小乘,我就可神游天地。”西门帅疑问:“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有人关心我的筑基是什么基,反正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若有所悟:“三三真人果然是人中之龙。”不强求,不刻意,是你的,无论普通还是异禀,都是你的,这是无法更改的,何必去纠结呢?想起自己洋洋得意的介绍自己双生金丹,感觉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西门帅问:“现在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我还想着飞燕姑娘,不过,我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点头:“不错,大丈夫就应该拿的起放得下,不要婆婆妈妈。耽误了不少时间,我们今天在这里歇息,明天再过镇天关。算算时间,还有三天,紫瞳门掌门百眼魔君就会离开翠绿谷,我们就可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服侍千年妖狐的一共有六名紫瞳门女弟子,其中五名修为低浅,不用太在意。但是有一名女弟子乃是百眼魔君的亲传弟子,负责翠绿谷的日常事务。”

    林烦疑问:“那怎么入手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两个西门帅,那她们见到后,必然求救。”西门帅道:“但如果是个筑基后期的正道之人,单凭女弟子就可以拿下,那就不会劳驾求救。你要将其拉走,而后绞杀,我趁机袭千年妖狐,将她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做起来也很危险,不过我认为你能对付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林烦疑问。

    “对付紫瞳门弟子,就算南宫无恨也未必能得心应手,因为在于一个破和悟。破幻象,必先悟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可以不去吗?”原来说几名普通弟子,现在又来一个百眼魔君亲传弟子,自己还是当诱饵的。这钓鱼都知道,鱼会不会钓上来要看技术和运气,而这鱼饵十有**去了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西门帅鄙夷道:“历练不是让你去打山贼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林烦道:“但是别怪我没提醒,打不过我跑的快,到时候你别怪我没义气。”林烦现在看西门帅挺顺眼的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拖住一炷香时间即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很顺利的出关,林烦还是偶尔的走神,会想起那惊艳一瞥,还有上官飞燕的音容笑貌。林烦思考着这种情绪为什么会出现,最后答案是**。凡夫俗子有很多**,但修真的人也并非没有**。除了清修者,清修者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,堪破世间万物,无欲无求。

    圣人说,食色性也。有人说,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

    再想到张老,林烦突然有些迷惘,修真是为了什么?寿命吗?是为了消除凡间病痛,长生不死?可是这是很初级的目标,当完成这个目标之后,又追求更高的境界或者是追求更强的能力。修真一者境界,一者修为。修为纯粹是为了强者而生存。那境界?单纯的境界能让人无欲无求。

    林烦问:“清修者到底想什么?”

    西门帅回答:“你应该去问他们,可惜知道答案的,没有兴趣回答你的问题。会回答你问题的,都不是清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其他的追求吗?”林烦疑问。

    ps:明天开始一天二更,一天三更,新书榜最后八天,求推荐票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