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七章 妖灵
    西门帅想了好一会:“很多人问这个问题,据我所知,清修者无欲无求,无思无想,如同一块石头一般。邪道大战时候,正道、魔教的清修者没有任何反抗,他们静静的坐在那里,让境界比他们低了好几等的敌人砍下脑袋。不过清修者也分层次,有些刚开始清修的人,会知道恐惧,害怕,会有求生之念。也会愤怒甚至反抗。很可笑,修真本为长生,但最终这些清修者却无惧生死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既然这样,为什么要去做清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问题问的太低级。”西门帅笑:“清修者并非刻意清修,就说南宫无恨吧,他有个兄弟叫南宫无怨,也参加了三百年前的邪道大战。他的妻子、儿女都战死沙场。他很落寞,无助,转而懒的再动兵刃。慢慢的,他很少出门,也不接任何杂务。三十年过去后,他就成了一名真正的清修者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我宗主说,清修者就是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思索好一会,点头:“三三真人说的好,佛家有业障之说,和道家相同,心魔作祟。就我本人看,清修者有几种,一种是心如死灰者,他们沉浸本我,以本我看世间,凡尘碌碌不过如此。还一种是太聪明,修为没有跟上,境界却领悟了道中道,喜欢这种宁静的思考,转而沉浸其中,看身边万物,犹如草木。还有就是堪破生死者,不惧生,不怕死,他们心中对生死已经有答案,转而再看世间,发现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避免自己成为清修者?”林烦问。

    “你惧怕自己成为清修者,就不会成为清修者,因为你有惧。我师父和我说,怕死是正常的,哪天不求生亦不求死之时,那就是走火入魔。魔教中也有惧死而不畏死之说。意思是说,恐惧死亡是正常的,但是不要害怕死亡。以我们要对付千年妖狐来说,她也惧死,否则不会拿壮年活人心当药引,但是当恩义难以两全,她愿意选择死亡。”

    林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出关后,人烟开始稀少,除了矿地和盛产草药之地有人群聚集外,其余地方,通常百里之内只有一两个村庄,村庄之中人也不多。不过由于地大人稀,这些人生活都比较富足。因为此,很多人也不愿意搬迁到陌生的关内。至于妖魔一说,大家都有侥幸之心。

    此处,魔教弟子数量开始增多,一是日常巡视,二是有不少弟子进入苍茫绝地历练。由于第二个原因,西洲和苍茫绝地之间,出现了百里方圆的缓冲地带,这片地带无门无派,万年冰雪覆盖,也称之为大雪山。

    大雪山有十二洲没有的特产:妖灵。多以冰魄为主,这些冰魄形成万年之上,吸天地之精华转而成为妖灵,他们有时群聚,有时落单,会毫不犹豫攻击任何靠近他们非妖灵之物。由于冰魄乃是炼制丹药、炼器、炼剑等上等之材,所以也有不少高手在大雪山中寻觅它们。正邪魔经常会因为这个原因撞在一起,双方立刻发生血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那就是冰魄?”林烦看自己前方百丈之地,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雪花正在随着寒风轻舞。

    “今天运气不错,竟然有落单的。”西门帅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布袋:“等我片刻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左手拿袋子,从冰魄左侧飘过,冰魄立刻趴伏在雪地之上,隐藏自己。等西门帅足够接近自己,突然一道螺旋寒冰射向西门帅,西门帅早有防备,古剑接下这招,西门帅急速冲向冰魄。冰魄没有感觉害怕,又打出一道螺旋寒冰,西门帅脚踏乾坤圈避让。第三道再被西门帅避让后,西门帅已经到冰魄的面前,布袋张开,将冰魄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就行了?林烦好奇看西门帅的布袋。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还要花费点时间将它炼魄为灵,吸附在某物之上,比如你要炼剑,就可以将灵魄依附在寒铁上,而后再炼剑,剑之威力就会大涨,妙用无穷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为什么称为妖灵?”

    “石头、冰雪等万物本无灵性,因为夺天地之造化,而自身有灵。三魂之中只有天地之魂,而没有命魂。人有七魄,喜、怒、哀、惧、爱、恶、欲,而它们却无魄。”

    这林烦是知道的,三魂为天地人三魂,其中人魂又称呼为命魂,人死之后,天魂归于天,地魂归于墓,人魂归于阴曹地府。天地之魂不会丢失,但是人魂是会丢的。没了人魂,能吃能喝能睡,却不会思考。天魂有高有低,决定了人的反应能力,判断力和逻辑思考能力。地魂指的是喜恶,同样一个女子,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,每个人地魂如果一样的话,那会都喜欢或者都讨厌。地魂就造就了天下各色之人。

    西门帅很慷慨,教导了林烦抓捕妖灵的法门,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五行相克。冰魄为水,布袋为土,可以直接捕获。林烦割了一块道袍做了一个布袋,然后悄悄扑向一只落单的冰魄。接着林烦中招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地面还有一枚冰魄,左右夹攻,林烦不查,被一道寒冰打中,一股寒气直冲筑基的丹田之处,真气急速枯竭,身体亦无法移动。西门帅见此急忙扔出七破旗喝道:“破气!”

    七破旗席卷而过,驱散林烦丹田之寒气,林烦忙遁走。西门帅收旗追到林烦:“还以为你机灵,没想到一个照面就险些丢了小命。”

    林烦心有戚戚:“好厉害的寒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这些都是千年冰魄,其寒气非金丹后期者不能抵御。不过说简单也简单,不让它打中就行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百丈之外的山背,一名修真者急速飞起,几十道寒冰螺旋从地面冲起追击而去。一道寒冰击中修真者的足部,那修真者毫不犹豫一转驾驭之剑,将足部切掉。但是仍旧没有逃脱,就在他停顿瞬间,几十道寒冰全部打在他身上,其表情就此僵硬,而后从半空直直摔下来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