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四十九章 伪装
    卑鄙无耻!斜风子暗骂一句。被乾坤圈击中后体真火四散,斜风子强吸口气,手捏法诀,全身爆炸,变成十几朵火焰朝四面八方急速跳动。林烦和西门帅各自盯上一朵火苗杀了过去,两朵火苗熄灭,再看其他火苗已经逃遁,西门帅叹口气:“烈火分身**,果然厉害。”烈火分身**分出十几朵火焰全是真的,只要有一朵火焰不熄,那斜风子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西门帅和林烦一路来,双方设计了多套的配合手段以对付千年妖狐,没想到被斜风子先撞上。面对斜风子这修为,林烦果断使用了第一套配合手段,使用九转困要诀困住斜风子,而西门帅趁斜风子无法行动时候攻击斜风子,虽然一击得手,可惜最终还是让斜风子逃跑了。

    西门帅道:“不过烈火分身**损伤修为,虽然只灭两朵火焰,但斜风子已经遭受重创,近期之内只能闭关疗伤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可惜,下次斜风子就不会和我的真气互斗了。”九转困妖诀需要双方的可操控真气互相接触或者身体接触才能使出。

    西门帅点头:“烈火分身**没有那么简单,他是一时不察才吃了大亏,否则分出烈火之身和我们对阵,未必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林烦好奇问:“你和他单对单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赢。”西门帅很有自信回答,他可是仙级的法宝:七破旗。高富帅就是高富帅,天生比别人有更多的资源。不过西门帅非逼不得已不想用七破旗,因为七破旗能力是固定的,太依赖七破旗,那自己的发展空间会被七破旗所限。

    烈火神教,严格来说并不算邪派,他是千年前一位从非常遥远地方的外来者创立的门派,门派崇尚火,认为火是生命之源。也有烈火不熄,生命不止的说法。但是在七百年前,烈火神教的教主贪慕权势,开始在民间布教收徒,几十年下来,教徒数量突破百万之巨。在中秋之夜,十一洲教徒一同举兵。十一洲皇帝各自为战,其中有三洲完全沦陷,烈火教主自命为皇帝,封赏数千王位。

    而后,在中洲皇帝带领下,各洲开始清除烈火教徒,并且围攻沦陷三洲,在兵败如山倒情况下,烈火神教教主按耐不住,带领修真之人参与了权势争夺。以修真之力屠杀凡人,是为邪派,紫箫殿立刻响应,联合八门派直取烈火神教老巢,最后烈火神教总坛被攻破,教主死亡,门下之人四处逃窜,小部分人逃进苍茫绝地,重新建立了烈火神教。

    烈火神教在苍茫绝地一直默默无闻,甚至在邪道大战中也没有出彩之处,但这两百年来,烈火神教突然雄起,吞并了附近六个小型邪派,一统火焰山,布下护教阵法,一举成为苍茫绝地十大邪派之一。

    除了七百年前那场皇帝梦的闹剧之外,烈火神教一直没有什么邪派的行为,不过和魔教还有少许正道弟子在苍茫绝地有冲突,毫不留情。他们对外宣称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除此之外,烈火神教还有一个特点,他们不和其他邪派来往,也不接受任何邪派邀请。

    云清门对于烈火神教的文献记载有一定主观认识,认为烈火神教目前的性质和十万大山的毒龙教一样,亦正亦邪。不过,烈火神教将七百年前那耻辱刻在碑文之上,立于火焰山大殿之前,说明对紫箫殿等正道是有相当强烈的敌对情绪。也侧面反应了烈火神教之人心胸狭窄,睚眦必报的性格。

    原本正邪在大雪山打一场,很正常,既然都没死人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就好。但偏偏斜风子是烈火神教的高手,那以烈火神教传导的性情来说,那就是结了梁子。不过西门帅和林烦都不太在意,斜风子要闭关一段时间,等他闭关结束,他们两人早就回自己老家。这斜风子再嚣张也不敢乱闯十二洲。

    林烦和西门帅再在大雪山寻找了四个时辰,始终没有再遇见落单的冰魄,最少也是七八枚一起,林烦被冰过一次,心有戚戚,最终在林烦提议下,两人飞高离开了大雪山。

    一出大雪山,就是苍茫绝地,戈壁、沙漠、荒野、沼泽是苍茫绝地主要地理情况。,

    进入苍茫绝地,西门帅就叮嘱:“要低飞,戒备四周,邪人出没频繁。这是地图,记清楚了,别死活朝人家老家跑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烦看地图:“这里就是紫瞳门?”

    “恩,这里是翠绿谷。”西门帅道:“我们要走荒原峡谷,从两个小邪派地盘中央穿过去。这条路线是比较安全。另外,一见邪派弟子,就立刻扑杀,避免对方示警后被包围。”

    这条路线是条弯路,最少要多行百里,林烦问:“为什么我们不能冒充邪派弟子?”

    “问的好,你别以为邪派如同正道一般,弟子之间见面互相客套师兄、师弟。为什么称为邪派?除了修行邪门法术之外,还有就是心邪。你要带着几样法宝到处乱窜,随时会被群殴杀掉。所以邪派又有一个特点,他们会派遣出门人巡逻自己山门附近,但是不会走远。除非象斜风子这样的精英高手才会四处游荡,一般来说,小门派都不会去招惹大门派的高手,而大门派之间也会杀人越货,但是在没有把握灭口之前,都不会出手。我们两个面生的家伙出现在别人地盘附近,等于通知他们来了肥羊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可是我会驾竹剑。”血影教可是大派,自己拿把令旗冒充血影教传令兵,谁会砍最没油水的传令兵?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无语道:“可是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林烦好奇道:“上次在九郎山脉,我见你会血影**?”

    “哪是血影**,就是用真气把自己血脉弄的如同血影**一般。”西门帅眼中灵光一闪:“我可以冒充天疆门门人,天疆门门人打扮是布条包脸,只露眼睛。而天疆门的人出手就是各种毒物,杀之无用,各邪派不会主动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