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五十章 两难
    林烦想想道:“可是血影教的弟子和天疆门的门人混在一起,是不是有些别扭?特别两个都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让他们猜去吧。”西门帅也不想绕这么大圈的冤枉路。

    林烦点头:“再次提醒,一旦被围困,我可是跑的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识过你抛弃锸血为盟的盟友的速度确实很快。”西门帅想起了对阵南宫无恨中,林烦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林烦不理会西门帅言语中的讥笑:“那你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烦从身后抽出一把竹剑。

    西门帅无奈,人家有现成的法门,道:“你这里暂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门帅变身,用布条将头发包上,再捆到脸部,只有一双闪着贼光的眼睛露在外面。不对,是一双不爽的眼睛。于明去了自己的道袍,穿上短褐之衣,脚踏竹剑,破有几分血影教低级弟子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借下七破旗。”林烦伸手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传令兵没旗,太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门帅二话不说,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匹布,然后切割成三角旗,用木棍穿了,最后在上面写了个令字。

    也太粗制滥造了吧?林烦也没有其他好的选择,接过令旗,拿在手上,也颇有那么点回事。不过一个血影教的弟子和老死不相往来的一名天疆门弟子在一起,真的很不和谐。

    “报!探子发现血影教传令弟子和天疆门的弟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某老大惊:“哦?这血影教的古平一向有野心,联手天疆门必然有所图谋,如此光明正大出现,定然是对我等施压。来人……准备一下,本掌门要亲自去趟血影教。”

    林烦和西门帅完全低估了这种影响,一般来说,邪派之间很少互相往来,特别是和公干的传令兵,那只有一个可能,天疆门和血影宗很可能暗中达成联盟,现在正在给某邪派的老大送信,两人一起,是给其施压。

    林烦和西门帅是一路畅通无阻,所经过地方,只有附近门派探子远远跟随一段距离,不上前询问,也不拦截他们,两人轻松的到了翠绿谷附近。

    两荒山包围之间,却有一处好地方,鲜花流水,蝶飞蜂舞,是一处苍茫绝地罕见之地。林烦暗道难怪千年妖狐要远离紫瞳门在此安生养息。两人从翠绿谷边上掠过,看见一位白衣女子正在抚琴,谷内有数名紫衣女弟子或者在修剪枝叶,或者在取水,唯一有一名紫衣女弟子手放身后,静静的看着大家工作,林烦两人经过之时,她还朝两人看了一会。

    林烦和西门帅在山后落下,林烦顺手撕下西门帅的一片衣角道:“血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?”

    “需两人之血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无奈,咬破食指,将血滴在布条上,林烦左手食指蘸血,画下一道符咒,而后喝道:“疾!”符咒随风飘起,朝翠绿谷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天眼符!

    林烦闭目,他能看见天眼符所看见的一切,西门帅小肚鸡肠:“不是两个人的血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一个人的血就够了,何必需要两个人的血?”林烦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用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怕疼!”林烦眉头一紧,因为这表情,西门帅没有再追问打扰林烦,心中不爽得紧。

    林烦看见了什么?他看见了翠绿谷角落一间房间,一名男子被捆绑在木床上,口被堵上。一名紫衣弟子指甲划开其胸膛,手伸进体内,摘走心脏。而后也不管男子死后,急急的将心脏送到了旁边的小屋,将心脏放进一锅汤水中熬煮。

    再看草地凉亭中抚琴的千年妖狐,白衣飘飘,头发柔顺,随风而动,颇有几分清新脱俗的仙女之感。林烦暗叹,这人真的不能看外表。天眼符落在屋檐之上,林烦不着急,细细观察四处,发现几名紫衣弟子的修为非常低,和杂役没有太大区别。而那位百眼魔君亲传弟子,气定神闲,不怒不喜,似乎颇有一些道行。

    “紫夜姐,汤汁熬好了。”一名女弟子汇报。

    那个叫紫夜的领头弟子点头:“送过去吧,把尸体处理了,主家不喜欢闻血腥,然后你再去总坛一趟,告知活人已经用完,让他们再绑一些人来。”

    弟子道:“总坛的人说,附近矿山的人都已经抓光,或者跑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的事。”紫夜道:“主家有需要,他们就得弄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很快,一小碗汤汁送到了千年妖狐的身边的石桌上,千年妖狐点头细细品味,如同是品茶一般。林烦胃部抽搐,立刻断开天眼符,他怕自己吐出来。西门帅疑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林烦摇头:“钟馗、牛头、马面面目可憎,但是却是好人,这妖狐如仙子一般,却……”

    西门帅明白了,问:“林烦,假设你的母亲病重,必须得一活人心为药引,你可愿意杀人取心?如不愿,你就是不孝。如愿,你就是不仁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林烦道:“如埋子养母,荒诞可笑。一个人突破了人的底线,却奉行孝道。”埋子养母说的是一名人,因为母亲舍不得吃,将食物给孙子,此人觉得养孩子必然影响母亲,于是决定把孩子埋掉。然后挖坑的时候挖到了金子,两全其美,并且孝名传遍天下。

    林烦和宗主探讨这类事,认为,这些人虽然是社会道德的楷模,但是却并非好人。三三真人有些不认同林烦看法,但是却没有改变林烦想法。三三真人很赞成林烦那一句,先为人,再为子。不懂为人,何以为子?这郭巨埋儿,自己得了美名,那不是陷母亲于不义之地?

    西门帅笑问:“那你就看着你母亲死去?”

    当时三三真人反问了林烦类似西门帅这个问题的问题,将林烦问愣了,林烦没有母亲,不知道,三三真人当时问的是张老,如果杀一百姓就可救张老,你杀还是不杀?林烦想了一夜,第二天张老知道了,告诉林烦,你杀一人救我,成全你义,却污我之名,这阎王会将这条命记在我身上,还是记在你身上呢?既然是为了救我,何不问问我的意思?我是更想活命呢,还是不愿意背负这条人命苟活?

    所以林烦回答:“我会询问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西门帅笑着摇头:“林烦啊林烦,你还真年轻。你从小无母,自然会这么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看?”林烦反问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