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五十四章 群殴(下)
    “稽首皈依苏悉帝,头面顶礼七俱胝,我今称赞大准提,唯愿慈悲垂加护南无飒哆喃。三藐三菩陀。俱胝喃。怛侄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佛音袅袅飘过,幻象立解,林烦和西门帅同时推开身边的女子,女子立刻化为一棵树木,而张通渊则抚树悲痛:“**我啊,再**我呀!哪个混蛋,坏道爷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佛爷慈悲为怀救你,你去口出恶言,小心佛爷我超度你。”一个和尚坐在禅杖上落下,不是绝色又是何人?绝色怎么会来的?要说绝色此人卑鄙无耻下作是真,但是又以服妖降魔为己任。由于紫瞳门势力范围内的壮年男子被抓光,紫瞳门弟子就潜到西洲关外去抓人,绝色正准备前往西洲某寺庙,告知没有拿到无心藤,正好撞见。绝色心中纳闷,这邪人为什么要抓活的?于是就冒充普通和尚在路上走,和紫瞳门弟子对阵时候,跪地求饶,然后把其困了。逼供之后才知道,有一只千年妖狐每月都需要数名壮年男子心肝做药引。问清楚翠绿谷的方位,就跑来降妖除魔了。

    小乘佛家中,降妖除魔就是救人。大乘佛家比较复杂,有故事说一只老虎肚子饿要吃人,那和尚阻止老虎,为避免老虎饿死,就拿自己喂了老虎。小乘佛家对此嗤之以鼻,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,你喂了今天,明天老虎不是还要吃东西?除掉吃人之虎,就是慈悲为怀。

    “绝色!”西门帅和林烦没想到绝色会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绝色道:“你们两个记得欠本佛爷一个人情,再对佛爷无礼,就是恩将仇报,要下十八层地狱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不屑:“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千年妖狐见这情形,知道不好,心中想着逃遁之法,口上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恩人,你不记得我了?”绝色问:“两百年前,你曾经路过一处山峦,见一个小和尚被饿狼追击,你出手相助,那和尚就是贫僧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有这么回事?千年妖狐纳闷,就目前战斗力看,绝色没有必要说谎,那就两个可能,第一个可能,自己真的做过,第二个可能,绝色认错人了。不管如何,都是好事,千年妖狐眼珠一转:“那你为何相助他们?”

    绝色双手合什:“恩人,贫僧见他们有杀身之祸,一不忍他们身死,二不忍恩人造杀孽,所以这才出手。西门帅、林烦,承本佛爷的人情,就快快滚蛋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虽然很不爽,但是魔教教规是背的很熟,知道绝色救了自己,自己现在攻击绝色实在是太不合适了,哼了一声,驾驭乾坤圈飞起。林烦道:“和尚,她可不是好人,自己小心。”也腾空到半空驻足。

    张通渊左右一看:“只剩道爷了,来来来,和道爷玩玩。”说罢白虹剑就攻向了千年妖狐。

    绝色急速移动,用禅杖接下了这一招,身体连连后退,退到了妖狐身边,双手合什:“阿弥头佛,居士为何执迷不悟?”

    “死开。”张通渊不爽,心中奇怪,这佛门兵刃最是力大,这相撞之下,怎么能将对方推这么远。

    “为报恩人,那贫僧只能是超度你。”话落,手中禅杖精光大盛,梵文缭绕、张通渊凝神戒备,却见绝色身体一转,一禅杖打在千年妖狐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千年妖狐那想到绝色会突然翻脸,惨叫一声,倒地不动,化为原型,一只白色皮毛的狐狸。

    就在张通渊愣神之间,绝色抓起狐狸就跑,张通渊自言自语:“他干嘛?我靠……死秃驴抢我的皮!贼秃,哪里走。”

    妖是要降的,这宝贝也是要拿的,两者完全没有冲突嘛。

    大变突生,西门帅看的仔细,心凉了半截,打死了……死狐狸去哪换雷云琥珀?不知道百眼魔君会不会走火入魔,愿意用雷云琥珀换尸体?就算换了,人家事后不会翻脸吗?

    “缩天小地!”绝色面前一阵风刮过,一只手抓在狐狸尸体上。绝色暗笑,道家人和自己抢东西,禅杖精光一闪,力量倍增,但未想到林烦身带佛门宝刀比禅杖上档次,通灵借力,一把抢过狐狸尸体。

    牛鼻子,哪里走,绝色气急败坏要追,张通渊白虹剑已经杀到,急忙禅杖护体挡了一招,一指林烦:“他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张通渊急追林烦而去,白虹剑直追林烦,只求阻林烦。

    林烦突然转身问:“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张通渊大惊,急忙掐一法诀,白虹剑倒转,开玩笑,抢东西归抢东西,这紫箫殿的弟子把云清山弟子干掉,自己怎么解释?但想着又不对,张通渊手上有能,不用剑刃,用剑柄撞在林烦身体上,林烦身体破裂,变成一颗黄豆。

    障眼法,在这么短时间内用出障眼法,厉害。张通渊双眼精光大盛,立刻发现土中有异样,显然是抢夺狐狸尸体之后,一分为二,真身入地,分身逃遁。

    张通渊手指土地,白虹剑穿土入,而后一道剑气破土而出,只追林烦而去。却没想,一口乾坤圈将白虹剑拦截了下来,张通渊大怒:“西门帅滚蛋,不关你事,还没有人敢抢本道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西门帅质问:“这东西本来是谁的?”

    这就很复杂了,如果没有自己,那破不了翠绿屏,没有绝色,破不了媚术。但是绝色又耍了大家,杀狐夺尸。林烦早就心中有数,绝色一启动他就抢了……要说,没有西门帅和林烦,自己就被紫夜干掉了。要这么算起恩怨,这皮毛应该算是绝色的,只有绝色没有欠人人情,又救了大家。但是绝色利用欺骗的手段抢夺……

    人捏?张通渊还没有理顺其中复杂关系,林烦就不见了。张通渊大怒,一口白虹剑杀向西门帅,自己是剥皮来了,飞这么远容易吗?绝色是原地大骂,这些正道人太卑鄙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林烦飞了回来,西门帅愣住,难道你要做楷模?你做楷模没关系,这尸体要给张通渊还是绝色?还不如你拿尸体背黑锅。张通渊和绝色心喜:良心发现啊。同时互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,林烦做为一个有高尚情操的人,西门帅明显对皮毛没兴趣,那抢夺者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“跑!”林烦大叫一声,毫不停留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绝色目送林烦飞过:“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皮。”你追啊,道爷我拣便宜。

    “等死啊,百眼魔君来了。”林烦回头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