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六十章 天芒
    林烦很有礼貌,稽首:“见过掌门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千羽真人目光一直看着雾儿:“雾儿,这三三真人既然收了你,不管怎样,你就是云清门的门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掌门。”雾儿回答。

    千羽真人道:“但因门规,正一宗暂时不得收女弟子。这位是灭绝真人,紫竹林宗主,你就去紫竹林吧。”

    雾儿回答:“除非宗主同意,雾儿不敢擅自做主。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道:“我是掌门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让大家没想到雾儿很坚持:“除非宗主同意。”

    灭绝真人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宗主对我很好。”雾儿回答。

    哇,你好的标准真低,林烦道:“雾儿,可以的,去吧。”

    雾儿问林烦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林烦道:“你没看正一宗就我一个弟子吗?可以看出宗主有多懒了。多一人,多一份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灭绝真人冷哼一声,最不爽就是三三真人这种做派,根本没有宗师的风范。

    雾儿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道:“那你先和灭绝真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雾儿有些不舍看林烦,她知道紫竹林是比正一宗更适合自己的地方,但是出了迷雾沼泽后,林烦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“有空我会去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灭绝真人低沉道:“擅闯紫竹林,八十雷鞭,半年苦役。”

    难怪我宗主叫你灭绝泼妇,林烦低头不说话,雾儿和灭绝真人离开,到了正殿门口还是不舍的看林烦,一转头,鼻子一酸,眼泪掉下来。灭绝真人淡淡道:“哭什么,有机会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雾儿回答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千羽真人问:“你将紫箫殿的事说一说,说的详细些。”

    紫箫殿?林烦将遇见张通渊,而后紫箫殿掌门护短详细的说了一遍,千羽真人听完许久没有吭声,自言自语:“十二洲之乱,必先紫箫。林烦,你宗主闲懒惯了,也没有考你功课,如果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直接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掌门。”林烦迟疑:“那个……掌门,这筑基圆满是怎么个说法?”

    昨天林烦问了三三真人,三三真人回答:圆满不圆满,莲子长的怎样,都已经是不可改变,想那么多干嘛。

    千羽真人听闻林烦描述,手搭林烦手心,神识探查后皱眉恼怒:“乱来,筑基未成,却修什么佛门心法,幸好你道家真气纯正……恩,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这百眼魔君紫雷虽然险些将你打死,但是却助你圆满了筑基。魔教生死历练以求突破之说,看来并非完全无理。林烦,同样是御风术,为什么有人飞的快,有人飞的慢?同样是护体真气,为什么有人护体真气可挡天雷,有些人护体真气只能挡挡风雪?”

    “境界不同吧?”林烦不肯定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境界,但筑基、金丹、元婴都是自身特性,你这筑基之莲子是破而后立,所以光芒内敛,是为守型。内敛而聚,不发则已,一发惊人。”千羽真人见林烦不太理解,简单道:“你的特性是守稳攻强,在正道之中颇为罕见,魔教之中也只有经历生死历练之人才能得之。你所学太杂,从符咒、雷咒到五行之遁,又学奇门遁甲……你宗主不是庸才,但是个懒人。不教导你专精一门,是为他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林烦为宗主开解:“宗主意思是,让我先学着,将来专精御剑。”

    千羽真人疑惑:“你根骨资质悟性上佳,学道法事半功倍,学御剑却并非你之所长,为什么你宗主要这么教?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会不会是御剑比较简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简单……”千羽真人笑起来是非常好看的,千羽真人摇头:“不简单,剑心通灵,人剑合一,变化无穷,进可攻,退可守,行如电,稳如松。御剑简单,寻口有灵之剑,心炼即可。但是御剑之术却因剑不同而不同,无人能教,所以御剑是最简单,又是最难的。既然你宗主心中有数,我也就不过问了,你下去吧,如果有疑问,都可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掌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烦又玩耍了几日,轻松的将乾坤戒炼化,非常高兴的偷摸下山,去市集将各种美食全部塞进乾坤戒中,一路回山心中那个爽,以后再也不担心喝西北风。

    三三真人已经出外回来,林烦不是第一次偷摸下山,也不在意,落下来,自己去打水:“宗主,杀一局?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摇头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烦看三三真人,难得非常严肃,走过去问:“宗主,是不是灭绝泼妇抢了雾儿,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不回答,看面前一个布包:“这是你公公留下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烦接过布包,一层层打开,而后惊讶:“绣花针?”只见最里面一层插满了绣花针,粗略一数,有一两百根之多。林烦疑问:“难道我爹爹要教导我铁杵磨成针?”

    “林烦,我难得正经一回,你能不能配合点?”三三真人不满:“御剑,并不拘于剑,刀、禅杖、尺等等,还有各种奇门兵器。而这绣花针就是其中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御……御……御针?”林烦汗一个,再看这包绣花针:“这就是普通绣花针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忍不住,一巴掌拍在林烦后脑勺:“你能不能认真点?除了绣花针,你没看到别的吗?”

    林烦惊疑,看了好一会,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宗主擦把额头冷汗,再翻了一层布:“还没看见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。”林烦没空找宗主算账,他看见那层布上写满了字,开头四个大字:天芒心法。

    “我一回来掌门就召了,说你筑基期已经圆满,我想这东西也要交给你了。”宗主道:“天芒心法乃是一种独门御剑心法,喜多惧少,一加一,威力增,二加二,威力倍增。但是你也知道御剑在于心诚,强者一剑足矣,这天芒心法却又反过来。文献记载御剑最多者,也不过四口宝剑而已,所以天芒心法似乎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再道:“血影宗竹剑堂,可驾驭一百单八口竹剑,记得,是驾驭不是御剑,我一直反对你驾剑,是因为怕耽误你御剑之能。”

    林烦道:“宗主,你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道:“这是你父亲或者母亲遗留下的东西,你必须练,你不能驾剑,因为驾剑之剑有灵,但你可以驾针,针和竹剑一样,全无灵气。”

    林烦想了一会:“宗主,你是挖坑吧?我不记得有御针的文献记载,我父母又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反正你就练吧。”三三真人不耐烦道:“记住,不要用天芒心法驾驭有灵之兵,石头啊,绣花针啊,还有竹子啊,木头啊都可以。我这次下山,帮你买了五千枚绣花针,你慢慢练吧。”

    林烦半信半疑:“好啊!”练什么不是练。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