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六十二章 修真之求
    三三真人指着林血歌道:“永远不要学他。林烦你记住,凡人或者修者之人不可能永远顺风顺水,不可能没有挫折。今天一来,我就是让你认识下你提起的林血歌,境界高、修为高,可惜心智脆弱,成了废物。二来,等你元婴了,就把他杀了,把剑拿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烦笑这开解:“宗主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,你生气了。”林烦肯定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哪能不生气。我的师父是传功长老,开设了正一宗,可惜啊,没多久就羽化了。我就成为执法长老的记名弟子。大师兄,就是他,林血歌,二师姐就是千羽真人,掌门。唯情字看不破。”三三真人话锋一转道:“西门帅来报丧,顺便还说你喜欢上一个叫上官飞雪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林烦大怒:“西门帅真八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,说明你是男人。”三三真人道:“我不想劝你其他的,只是告诉你一点,你现在才长大,将来的路很长,不要因为任何的挫折就自暴自弃,或者变成他一样。他忘了,除了他的爱妻之外,他身边还有很多关心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烦皱眉:“宗主,我有一点不明白,这修道之人不是应该清心寡欲,淡泊名利吗?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反问:“你修真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修真有很多好处,比如不会生病,长寿,然后挺厉害的,说不准还能成仙。”林烦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多**,还清心寡欲?无欲无求者就不会想成仙,就算这些人成仙了,他们干嘛呢?他们只会傻坐在一个地方,静静的思索。生灵涂炭,他们想的是以万物为刍狗。都是刍狗,他们自己也是刍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林烦知道,西门帅报丧,说了自己这一趟出门的见闻。林烦对清修者有疑惑,他们淡泊名利,无欲无求,不就是道家的至高境界吗?三三真人就带林烦走这一趟,用实例告诉林烦,什么样的人会成为清修者。

    “我们首先是人,其次才是修真之人,我们有手足之情,父母之情,男女之情,师门之情。有人说要成仙,就要抛下这一切,要我说,那我成仙干什么?难道就为了变成朽木顽石?”三三真人转身道:“有一句我不是气话,等你到元婴期,就杀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笑:“你不是从紫瞳门那个叫紫夜的弟子手上拿了一个法宝吗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灭邪人顺手拿宝,和杀无害之人夺宝,我认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点头:“不错,你对这千年妖狐有什么看法呢?”

    林烦想了一会:“有情有义,伤天害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点喜欢西门帅。”三三真人一笑:“我们走吧。”前面句话是对林烦本次历练的最终评判,三三真人认为很值得,林烦对很多事表现出自己的想法,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林烦飞起,追上三三真人:“宗主,古岩师兄?”

    “古岩!这是个麻烦。”三三真人轻叹口气:“过于执着了,他正在强修剑遁之术。因为有张通渊金丹御剑的先例,他也想突破金丹御剑。这年轻人觉得他父亲对不起云清门,他想为云清门做的更多来补偿。让他先练,你也不要去打扰他,说不准真的能练出来,这事掌门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林烦朝下看,挥手:“白牧!”

    半山一白影飞起,升到林烦面前:“见过三三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们聊吧。”三三真人点下头,走人。

    白牧见林烦颇为欣喜,道:“无双知会我你没死,我当时就想去看看你,可惜被派了差事,没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差事?什么差事?”

    “修阵!”白牧抬头看山峰道:“太清山上清修者,多有宝器神兵,为防贼人偷入杀人夺宝,所以在太清山布置了七道禁制,三门阵法。给你看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烦好奇。

    白牧从行囊里拿出九面小旗道:“这叫玄黄寒冰旗,是我宗主一位东海好友来拜会我宗主,设置了一个小游戏彩头,我赢得头筹拿到的。这旗可布玄黄阵,寒冰阵,另有无穷妙用,我再也不用死守一地拒敌。下次历练,我也不会拖后腿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天说话,久别重逢,分外亲热,这时候林烦想起一事,问:“你们清元宗不出门知天下事,知道不知道苍茫绝地的迷雾沼泽,还有一个叫鹫雾的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迷雾沼泽知道,内有瘴气,乃是地下黄泉外泄之气,非筑基圆满者,难以通过此地。至于鹫雾,我没听说过,你可介绍详细一些?”

    林烦将鹫雾长相穿着形容,而后又介绍了雾儿。白牧听了也觉得颇为怪异,要说鹫雾不关心雾儿,就不会传授太初心法,也不会救林烦,只是为了林烦带雾儿离开迷雾沼泽。要说鹫雾关心雾儿,就不会鞭打和责罚雾儿,也不会对雾儿全身疙瘩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白牧沉思许久:“我肯定自己没听说也没见过有关鹫雾此人记载,但是你说的雾儿全身疙瘩,还会化脓自己破裂开来,不痛不痒,我好像有点印象。想起来了,几年前我去隐仙宗修缮法阵时候,我清元宗的一位供奉似乎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林烦大喜:“我立刻找宗主要通行令。”

    白牧摇头:“他去年羽化……林烦你放心,清元宗长辈知道的事,书中肯定会有,我会留心帮你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林烦恍然点头:“对哦,你们都是不出门的书呆子。”

    白牧摇头:“不,我去过小东洲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不起!”

    白牧呵呵一笑,道:“林烦,把你去苍茫绝地的所见所闻都说给我听,我要记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这文献就叫林烦游苍茫?”

    “不好听,不如就叫游苍茫。”

    林烦怒视,白牧微笑:“我有好茶叶,我们边品边说。”

    林烦人缘不错,在白牧带领进入清元宗后,虽然查阅询问都没有找到和鹫雾相关文献,但林烦很快和清元宗的师兄弟,师姐妹们混熟。其中还有几个好赌的,林烦就在清元宗内开庄推宣和牌,大家玩的不亦乐乎,最后参与赌博和围观的清元宗弟子,被罚思过,而林烦被清元宗宗主驱逐出清元山。

    ps:最仙遊上了三江封推,有心的读者可以去三江页面领一张三江票,投给最仙遊。每日可领一次,持续一周。不胜感激。

    ps2:推荐票不嫌多,新书期间,各种票都非常需要,谢谢大家。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