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六十七章 紫竹林(中)
    林烦一边道:“答案是肚子饿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起齐刷刷的看林烦,而后一起看杨雪娆,要发飙吗?

    杨雪娆点头:“答对,下一道。”

    一男弟子低声问:“师弟,怎么猜出来来的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我饿过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?”

    “不,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不知道师弟还没有筑基。”

    林烦纳闷,为什么你们觉得筑基一定要辟谷?不管怎么说这谜语因为林烦不辟谷,顺利破解。

    有人念第二道谜语:“我有无水之海,无沙之滨,无人之城,无土之山。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男弟子抢答:“盘古,他开了天地,他……”他不敢说了,杨雪娆正准备朝他扔剑。

    “幻术。”一弟子回答,又不是。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林烦一边看着,恨铁不成钢:“是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地图?”

    他们几乎没出山,几乎没有接触过地图,林烦去九郎山脉带了地图,和西门帅去苍茫绝地,又是依靠地图。

    杨雪娆将手中之剑放进泉水之中浸泡,看着林烦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林烦左右看看,见大家都看自己,回答:“木秀风摧,屋内冒烟……就是我的名字,请猜。”林烦笑嘻嘻走人。

    杨雪娆凝思:“木秀风摧,屋内冒烟?”

    男弟子念:“第三道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回吧,收工了。”杨雪娆毫不客气下驱逐令:“回去找你们师娘多学点。”驱赶了大家,杨雪娆开始专心思考林烦留下的谜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竹林最高山称为紫云山,林烦顺着雅意登山一观,却见山崖边一名黑袍少年迎风站立,不是古岩又能是谁?林烦觉得和古岩聊天实在有点对不上调,准备让开,没想古岩察觉身后有人,转身一看,稽首:“林烦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古岩师兄。”林烦稽首,不要这么客气好不好?

    古岩回头,继续看风景,林烦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只好上前站立在古岩身边:“紫竹林很漂亮!”

    “风不动,叶不动,风动则叶动。”古岩道:“巨风来袭,叶不动则被毁,顺势而动,借势而动,虽摇摆不定,但稳如泰山。”

    这话林烦是理解,不过你觉得你跑题了吗?还跑了十万八千里……

    “顺势而动。”古岩闭着眼睛左手慢转,一口宝剑出鞘,以剑柄为中心,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形。

    “借势而动。”宝剑变得轻飘飘,如同一片落叶在随风飘荡。宝剑剑尖含而不露,左右灵动,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“破势而攻!”古岩睁眼,一掐剑诀,宝剑急速飞出,将四个孔明灯射穿。

    林烦看出门道,顺势而动是古岩在等待,用宝剑去感受风的存在,而后借势而动,似乎失去控制,其实是在悄悄埋伏在四盏孔明灯成一线位置。这说小儿科也是小儿科,但是其中却蕴含了林烦无法领会东西。

    看古岩,脸露喜色,稽首:“林烦师弟,我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。”林烦目送古岩离开,这是相亲游览之地,怎么也变成你修炼之地?

    “林烦。”一个女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林烦回头,又是叶无双。

    “霹雳震光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防备的林烦很快被法卷困住,叶无双道:“林烦你用飞剑射四盏孔明灯,炫耀武力,破坏花灯节,将你拿下,交宗主发落。”

    林烦忙道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古岩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叶无双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古岩真的是君子吗?他会不会是知道自己干了坏事,甩头就跑,扔下自己这个背黑锅的人?林烦无奈道:“无双,你什么时候看我御剑了?”

    “你有竹剑。”叶无双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烦想了好一会:“抓吧,抓吧。”

    叶无双真抓了,用法卷捆了林烦,指引林烦走向宗殿,一路上大家议论纷纷:这家伙干了什么自己不敢干的事?

    到了宗殿,叶无双在灭绝真人耳边一阵耳语,灭绝真人问:“林烦,见到雾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拐来拐去迷路了。”林烦回答。

    灭绝真人道:“她在南桥,你顺着小溪走就可以见到,她的厢房上没有挂灯笼。无双,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烦被释放了,一哥们挤过来低声问:“师弟,你是看人家洗澡了,还是非礼了人家?”

    林烦大怒,摸了一把那哥们屁股:“我是非礼了男人才被抓的。”

    男弟子尖叫一声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死无双,迟早把你打包卖给白牧做阵眼。林烦心中想着,延着小溪向前走,很快就看见了南桥,雾儿没有遮脸,一个人在小溪边折叠纸船。

    “雾儿。”林烦招呼。

    “林烦。”雾儿惊喜,不由的摸摸怀里的香囊。

    “这么闲?”林烦走过去问:“在紫竹林还习惯吗?有没有被人欺负?特别有没有一个叫叶无双的人欺负你?”不要给我借口报仇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雾儿忙摆手:“叶护法对我很好,大家都对我很好,我在这里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林烦摸出一袋花生:“零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吃……好的,谢谢林烦。”雾儿接过零食,林烦就在她身边坐下,以此表示自己根本不嫌弃雾儿的丑陋,这是为雾儿竖立点信心。哪知道雾儿误会,脸涨的通红,几次要去拿怀里的香囊,几次又缩手。

    “喂,那个谁。”杨雪娆落在两人面前,一指林烦:“我猜出来了,你叫枫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如叫我蜜蜂。”

    杨雪娆一愣:“那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雾儿介绍:“雪娆师姐,他叫林烦,是正一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林烦?”杨雪娆疑问:“木秀风催,屋里冒烟。和林烦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烦认真回答: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木被风吹断了,是不是变成两个木?两个木联在一起是不是就是林字?”

    杨雪娆听完解释,有想将林烦摁在水中暴打一顿的冲动,忍住冲动,好奇问:“那屋里冒烟,和烦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烦回答:“屋里冒烟,大家一看,屋里着火了耶。火加页!烦!”

    杨雪娆怒极反笑,问:“你知道火加火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炎?”林烦反问。

    “答对了,炎火。”话落,一到火焰直扑林烦的面门,林烦条件反射一般,身体如水蛇一扭,避让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玩真的?”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