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七十一章 雷阵雨
    林烦心想对付妖兽何必需要什么无心藤,自己直接用金雷电死妖兽就好……不对,这妖兽内丹刚成,如果是千年妖兽,就算没有抵御手段,那需要打多久……林烦觉得自己攻击能力太弱了,从苍茫绝地回来,本打算研习雷诀,但是三三真人却让自己去练什么天芒心法,结果只能扔绣花针。幸亏自己跨越了金丹,否则这章鱼没死,自己的真气就枯竭。

    还有这口绿玉佛刀……自己最缺称手的法宝和法术,奇怪,掌门都说自己这根骨和天资更适合修行道术,为什么三三真人始终坚持御剑呢?御剑就御剑,你让御针又算是怎么回事?三三真人本人就没有御剑,练的是御器和道法。这御剑当然厉害,张通渊那家伙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口剑就嚣张的不行。但你首先要有一口剑,最少要比寒潭寒铁炼制的剑高档一些。

    即将到达陆地时候,林烦看见了一好东西,可惜好东西不是自己的,在云端之中,有一艘小船穿梭之中。林烦识货,这是中洲和北洲中央青州的墨山的墨家所制,墨家匠心独慧,不仅能造出运人之舟,还可以制造道法炮塔,将炮塔放置在舟内,用灵石做为炮塔之源,可攻可守,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见小舟遁去,林烦又心痒了,这强力攻击手段还没有解决,林烦有艳羡上了这小舟速度。在林烦见识的人中,要以张通渊速度最快,其御剑疾飞比西门帅驾驭乾坤圈要快的更多。还有古岩的剑遁之术,瞬间数里之外。而自己只学了特耗费真气的缩天小地,就算到了金丹,也烧不了多远。缩天小地,外加御剑,那谁还能追上自己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清门还是云清门,一成不变,正一宗就翻天覆地了,进入正一山,就隐约感觉到法阵运转,此法阵不仅攻敌,还可救人。如有顽童从山崖跌下,宗主驱动法阵,可护顽童轻轻飘下。不过那前提是宗主在家,想念到此,林烦一笑,难怪宗主看见这群小屁孩就头疼。

    三三真人虽然棋艺烂,棋品差,但是架不住喜欢下棋,林烦落下,三三真人正在和莹莹下象棋,也不回头看林烦,对莹莹道:“这年轻人留不住,留住了也不陪我下棋,只好从你们里面提拔棋手,陪我解闷。”

    “指桑骂槐!”林烦坐在一边:“宗主,我见识了天劫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不屑笑:“就你这点道行,还天劫?遇见雷雨了吧……咦?”三三真人看了林烦一眼,不客气把手放在林烦额头上:“莫不成,你真的遇见天劫?筑基才满没几日,就到了金丹。”

    莹莹笑道:“恭喜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恭喜,就是遇见一场雷阵雨。”

    “不下了。”三三真人还没有见过天劫,听闻林烦有心得,就按捺不住,拉了林烦去山顶。

    林烦也不矫情,将自己所见描述一遍,最后补充:“那场面之震撼我只能描述之十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境界一说,有多种可进,一种就是魔教生死历练,突破境界。如你在苍茫绝地险些被百眼魔君打死圆满了筑基。还有一种是领悟,领悟天地之中道理,这次你是后者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如我无情,则不会管你死活。掌门无情,不会理会门派死活,师无情,不会理会徒弟。修真之人若真无情,那早已断代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自言自语叹息:“千百天雷倾泻而下,这真非人或妖所能抗衡。这蛟龙也颇有情意,知老友即将寿尽,逆天寻劫,求化身为龙,以渡好友。林烦,还记得杨雪娆吗?”

    林烦想了一会点头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欲无情。”三三真人点头。云清心法很容易驱欲,不过情由心生,就不是什么心法所能驱散的。除了男女之情外,其他之情需要时间培养的,林烦跨过了上官飞雪之情,又过了赵落燕之欲,三三真人心中对林烦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林烦道:“宗主,求指点,这次出海,遇见一只百年章鱼,我整整打了十二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道:“这道书都在藏书阁,自己翻。诸如你要学太乙神雷就免了,连隐仙宗也没人会,而且太乙神雷没有修炼之法,需要心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要学天芒心法?”林烦问。

    “让你学就学,哪那么多废话。”三三真人被问天芒心法,就开始不讲道理。想了一会:“林烦,这春天播种,秋天收成,你不能强求春天就能收成,你已过**两劫,现在又跳进速成之劫。这张通渊御白虹剑你可知为何?白虹剑是张通渊之父所留,从小就陪伴张通渊身边,张通渊金丹御剑也并非侥幸。西门帅呢?有前魔君外力筑基,并且留下的子午乾坤圈,七破旗等魔教重宝。而你父母只留给你天芒心法。”

    林烦疑问:“我父母肯定是修真之人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收你入门就因为看见了你公公送的布包上的天芒心法,但我也不知你父母是何人,就文献记载上并没有天芒心法,天芒心法御剑数量越多,威力就倍增,如血影教竹剑堂,虽然能驾驭过百竹剑,但是都是死物,并且只是驾剑,而非御剑。至今最多御剑者,不过四口。”三三真人若有所思:“说到竹剑堂,这天芒心法倒是和竹剑堂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    林烦问:“真人意思是我们去苍茫绝地绑一个竹剑堂的弟子,然后逼迫他写出驾驭竹剑的法门?”

    三三真人怒,给了林烦后脑勺一个巴掌:“我是让你自己去悟,就我所看,这天芒心法颇为高深,不仅要练,还要悟。不过你说竹剑堂……竹剑堂心法非邪法,乃是前魔教弟子领会。如果有造化,也可以看看这竹剑堂驾驭竹剑的法门。和你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掌门对雾儿颇为上心,特意派遣了右护法前往紫箫殿,询问紫箫殿的供奉。虽然有些似是而非,但是基本确定雾儿是中了邪术。”三三真人道:“这种邪术是在其筑基之时,用外力种在莲子之内,伴随着雾儿境界修为的提升,会越来越显出。但是掌门又疑惑,这邪术只是毁容坏貌,并没有其他用处,不仅如此,对本人还有莫大好处。这雾儿虽然天资不错,但也绝对不是千年一遇之才,能到金丹,也是得了这邪术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林烦纳闷:“这邪术十有**是鹫雾老妇种的,但只为了毁雾儿容貌?”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