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七十八章 紫箫之患
    迎客山是紫阳宗弟子们花费无数精力才建造而成,如草海、南海松等,都需要专人养护修缮,不过紫箫殿还是拿的出这些人手。张通渊对紫云真人有些不满,紫云真人比起前任掌门,更加好大喜功,有称霸正道之心。这也不算坏事,毕竟有进取之心,可是紫箫殿作为却不太如张通渊之意。

    紫箫殿交好中小派,甚至是亦正亦邪的门派,这些门派自然奉紫箫殿为主,而紫箫殿对云清门、雷山和北洲的青平门等颇有戒备之心,除青平门和紫箫殿原本关系就很差之外,云清门、雷山等皆是大派,并且有崛起之意。特别是云清门和雷山,掌门年轻有为,精英弟子层出不穷,加上魔教近年冷紫箫,和云清门、雷山这两个门派交往频密,让紫云真人也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数年后将举十年一次的正魔同盟之会,在诸多中小派的支持下,紫箫殿还是成为首脑,正魔之会将在紫箫殿举行。到时候入盟的正道、魔教都会派遣宗师级人物参加,同时还要接纳新的中小门派成为盟友,共同协防邪人入侵,同时举办正魔年轻高手比武大会。

    此时收烈火教为紫箫殿一宗,并且直属紫箫殿指挥,对紫云真人来说,紫箫殿复兴已经完成了六成。张通渊还不满的是,紫箫殿这两任掌门对内的苛刻,入紫箫殿者,必须根骨资质上佳,其他人不得入门,入门后,根据个人修为不同,又分了三六九等,以道袍祥云朵数为尊卑之分,张通渊是三朵,为有职务的精英弟子。两朵的为精英弟子,一朵的最多,他们也担负紫箫殿主要杂役,如修缮、通传号令、寻材、看守山门等等。

    紫箫殿内部管理颇有儒家色彩,掌门最大,不可质疑,其他宗主如同诸侯,各管其事。紫阳宗为掌门直属宗派,内置等级森严。如张通渊如果需要渤海石,不需要自己去渤海寻找,只要传令给二朵祥云的精英弟子,这些精英弟子会着令一朵祥云弟子去办此事。普通弟子也喜欢为高等弟子或者宗主之类办事,事情办的好,上面一高兴,可能就提拔为二朵祥云。二朵祥云弟子就可以入藏书殿阅览群书,还可以闭关修炼,不需要再做杂务。

    看表面是人人上进,张通渊则知道,因为如此,权势在紫箫殿特别是紫阳宗的作用非常显眼,而宗主可晋下任掌门,宗主之位抢夺也颇为激烈。通常有数人争抢,一方胜出,自己要奖赏支持自己的弟子,晋升就是最好奖赏。至于失势方,有些会转而臣服,有些则被挑刺降级。张通渊认为,内部权益之争才是紫阳宗最大弊病。但是掌门要牢控紫阳宗,那就要用驭人之法。上等弟子能让下面人跑腿,也能入藏书殿研习,还能闭关。下等弟子,只能习得一些粗浅道法,为了进步,巴结乃至行贿是不可免的,甚至还发生女弟子献身紫阳宗护法长老,得晋升二朵祥云弟子之丑事。

    不过正因为如此,紫箫殿,特别是紫阳宗的弟子,比其他宗派更追求修为,少有清修者,其整体实力稳居正道之首,和魔教也能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紫箫殿最出名的就是藏书殿,内有文献道书无数,紫箫殿前人记载各种御剑心得,道术使用心法等。二朵祥云弟子可入内选自己一系,比如喜欢御剑的,比如喜欢雷术的,而雷术又分为五行雷,混行雷等。道法也分五行、奇门和阵法。只能选修一系,不得饱览群书。张通渊就是选驾剑之法,入驾剑之偏殿,而后阅读各种文献资料,和前人手稿后,对驾御宝剑颇有心得,其命中造化,家传白虹剑一口,突破境界,以金丹御剑,可谓前无古人。

    这方法好处是弟子专精一术,境界进展神速,坏处就是弟子只精一术,过于局限。不过,规矩是人定的,如张通渊这样,本人是高手,又得掌门喜爱,本身对权势无所追求,他在紫云真人特批后,可随意阅览,随意修炼藏书殿内所有道术。虽然合情合理,但是缺失了公平,让下面人更了解权势之用。进紫箫殿,成二朵祥云弟子,修道有成,得宗主或掌门青睐……这是紫箫殿弟子奋斗方向。

    时势造人,看张通渊哪有半点修真人的气质,张口粗话,寻衅滋事,莫说比西门帅和林烦,就算是比绝色这个常年混迹在外的和尚,这仙气也要弱了三分。林烦和张通渊交往过几次,认为张通渊是故意的放荡不羁,这是对某些事的不满,但是又不敢反抗,苦闷之中才有这番做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烈火老祖。”古岩立定,看向前方二十多丈外,一中年人和一名年轻人正在松树下下围棋。中年人面色凝重,每落一子都非常认真,都是经过前后思虑的。而年轻人就是八大高手中第一高手斜风子,身后背着一个大葫芦,专心致志看着棋局。

    斜风子感觉到有人看他,准备抬头,中年人,也就是烈火老祖:“你本劣势,心中无他,才可反败为胜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斜风子不理会那群人。

    “斜风子。”林烦介绍了那年轻人名字,这家伙在大雪山主动出手偷袭自己和西门帅两次。

    斜风子眼皮一抖,落子。烈火老祖轻叹口气:“你输了,面壁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斜风子二话不说,站起来走到悬崖边一处厢房,盘坐在距离厢房半步的位置,面对墙壁打坐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烈火老祖站起来,前走到张通渊面前,躬身道:“见过左护法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笑:“烈火老祖,你好歹是一派宗师,这年纪也大了我好几轮,怎么这么客气,让我怎么受得起?”

    烈火老祖回答:“不敢称老祖,我本名张烈,烈火教已经解散,紫箫殿不弃,任我为紫箫殿烈火宗宗主,必定为紫箫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微笑上前一步在烈火老祖耳边道:“老王八听着,对老子你别来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谨尊护法教诲,张烈一定改之。”

    清水真人是狠毒,而这烈火老祖则是阴险,林烦看着,心中暗道,恐怕这烈火老祖图谋不仅就是一宗宗主而已。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