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仙遊 第七十九章 雷震子
    张通渊笑:“岂敢,老祖你不是已经成我掌门干儿子了?”

    烈火老祖认真道:“义父仁德天下,乃是人中之龙,威仪四方,年轻有为,道行高深。我虽年长义父,但是亦为其风范所镇服,这才愿散了烈火教,拜在义父门下。宗主亦可,马前卒亦可,义父有需,必当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问:“你忘了,七百年前紫箫殿联手正道攻破你们总坛,将你们驱赶到了苍茫绝地,你们还刻碑在总坛,生怕弟子忘了此仇。”

    “萤虫之火,怎能和日月争辉。这是我烈火教先代掌门迂腐所致,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百年之内,义父所领紫箫殿必然雄霸十二洲。”雄霸不是占领,春秋时期霸就是成为实力强大,让各国心惊臣服的国家。烈火老祖潜台词就是,紫云真人领导的紫箫殿必然成为十二洲第一大派,成为诸多修真门派的龙头。烈火老祖道:“张烈还有劣徒要管教,不敢耽误护法公干,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烈火老祖离开,张通渊紧锁眉头:“奇怪,这紫箫殿到底有什么值得他所图谋的?”

    这问题也是林烦奇怪的,看烈火老祖必然是那种不甘居人下之人,按照小说或者是历史文献记载,这种人没有十倍的利益,会无耻到当紫云真人义子?但是烈火老祖能有什么图谋?烈火老祖门人散去大半,只留二十多名弟子。紫云真人心胸狭窄,好大喜功,不是蠢笨或者昏庸,肯定也一定程度防备烈火老祖。

    恩,说不准紫云真人也想不到烈火老祖的图谋可能性,所以觉得应该是自己镇服了烈火老祖,还有一个解释,烈火老祖占领火焰山,得罪了万邪门和血影宗,苍茫绝地呆不住了,十二洲又将他门派列为邪派,只得委曲求全。林烦本来倾向后者,但是听烈火老祖和张通渊的对话,这烈火老祖就算委曲求全,也没必要连节操都不要。而且现任魔君开明,找魔教说清楚,魔教也不会为难他们,毕竟烈火教的邪人名头是因为他们一任掌门兵征天下,以修真之力屠戮普通军士。

    要反攻紫箫殿?这根本不可能,最多紫云真人被你暗算,紫箫殿存九宗,就算烈火老祖坑杀了紫阳宗,那其他八宗随便将烈火教这二十几个人碾成粉末,何况中洲为十二洲之腹地,正道魔教也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张通渊。”一声怒喝传来。

    张通渊转身,只见一人身穿灰色道袍,脚穿道鞋,捆足之人,其不过二十,皮肤黝黑,但是却有一种刚性之美。张通渊一愣,而后哈哈一笑:“张通渊……我不是张通渊,张通渊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叶无双、白牧和林烦一指张通渊:“他就是张通渊。”张通渊自认为英雄,竟然也藏头露尾,林烦三人很好奇。

    张通渊苦笑:“纯粹是误会,我已经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你竟然刚趁我妹妹洗澡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林烦等人一起看张通渊,这色罚最重,你娶妻生子可以,如三三真人去窑子内降妖除魔也可以,但是你偷看良家女子洗澡,这是坏人清白,是非常严重的。张通渊大急,喊:“冤枉!”

    男子喝问:“你看还是没看?”

    “我说没看见,你信吗?”张通渊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耍**,一挺胸:“一百四十斤在此,要杀要剐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男子怒:“我要禀明紫云真人,如果紫云真人不秉公处置,我雷山派和你紫箫殿不共戴天,哼。”

    转身要走,张通渊忙上前拉住,点头哈腰:“雷震子,真的是误会,一件小事,没必要搞这么大吧。”这传出去,自己名声就臭了。

    误会?

    八大高手,斜风子排名第一,西门帅排名第二,张通渊排名第三,绝色排名第六,古岩排名第七,雷震子排名第八。雷震子乃是南洲雷山派,云宗宗主的儿子,同时也是云宗巡察使,约束云宗弟子不法之行。这次代表雷山派和妹妹一起来紫箫殿。途中,雷震子有事,其妹妹雷痛痛先行,痛痛见一湖水清澈,四周无人,就入湖中戏水,没想张通渊闯进湖中……

    张通渊说词,附近发生了鼠妖伤人之事,所以就一路追击到了湖边,闯荡进去后,发现有一女子在洗澡,误以为是鼠妖化为人形,这妖兽化人形,需要五百年的修为。张通渊大惊之下,一道白虹贯日就杀了过去。那女子惊骇之中,脱水而出,赤身**和张通渊过了数招。张通渊知道不对,当场蒙脸就跑。虽然是掩耳盗铃,但张通渊心存侥幸,后一打听,坏消息是这女子叫雷痛痛,乃是雷山云宗宗主之女,好消息雷痛痛哭泣的回南洲了。原本以为没认出自己,一见雷震子对自己这态度,就知道完蛋了。

    雷震子道:“那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张通渊喜道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雷震子道:“你娶我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真会开玩笑。”张通渊笑,看猪跑步而已,没必要一定要吃猪肉吧。

    “我妹是以雷山名义来紫箫,却被紫箫殿弟子非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罪名可大可小,最麻烦的是鼠妖被自己弄死了,这死无对证情况下,张通渊是百口难辨。

    雷震子道:“就这么定了,你可向你掌门说明,而后紫箫殿来我雷山提亲。我们自然要百般推脱,而你必须坚持不懈,用诚心感动我们。”

    白牧心笑,雷山是有这习俗,女子都很矜持,就算喜欢的男子求亲,也要再三拒之,最后才满心欢喜的羞答答答应下来,而雷震子性情说好听点叫耿直,难听点就是有点二。

    百般推脱?张通渊心中笑了,可以提亲,但你一推脱我就走人,你要再提那事,是你不答应,不是我不负责。张通渊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便宜你了,能和我妹妹合体双修。”雷震子见事情搞定,也不说什么,白牧主动上前打招呼,双方客套一下,雷震子颇为注意古岩,这个高手榜上的人,少年心性,武无第二,都不想在他人之后。

    张通渊不想和林烦讨论看女人洗澡的事,带四人到住处后就匆匆告辞。入夜之时,一名紫箫殿弟子送来瓜果,一看,都是上品瓜果,除了中洲特产外,还有南洲和小东洲的特产瓜果。修真之人虽然辟谷,但是瓜果还是会吃一些,宴会也以瓜果为主,佳酿为辅。林烦四人毫不吝啬夸奖紫箫殿的待客之道很有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i1153

最仙遊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