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04节 女生雨夕颜
    两周之后的某一天,母亲带着食品来看他的时候,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。

    “古辰逸,你怎么回事啊?走路不看马路吗?我去了你家几次,都没人,今天一大早到你家,遇到你妈妈出门,才知道你被车撞了,怎么这么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叽叽喳喳,叽叽喳喳……

    唔,雨夕颜来了。

    还没完,耳边又“哒哒哒哒”响起机关枪似的一连串嗔怪:“走路被车撞,这是我们以前诅咒那个老乞婆的话,你倒好,愣是按到自己头上,傻帽……”

    古辰逸将眼前的女生和记忆中的女生重叠在一起,有关这个女生的情况便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……九九年七月中旬的一天,两个人的这次见面,对女孩来说,其实是许多次见面中的一次,说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真要说不同,只是在病房里。

    但对获得新生的古辰逸来说,却是生命中第一次和这个女子见面。

    在病房里躺了这么多天,瞻前顾后考虑了几天,他已经决定暂时抛开以前的那些人和事,专心致志地做一个初中生,命运既然给他开了一个玩笑,让他能重新从十三岁开始,他也不想浪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小雨,你怎么不安慰我啊?”

    “安慰你个头!”雨夕颜走到床边给他额头一个爆栗,道:“安慰几句的话你就更得瑟了……”

    母亲笑眯眯地看着雨夕颜,儿子性格偏内向,而且在学校存在感不强,没几个要好的同学,雨夕颜是走得比较近的唯一女生。这女孩子不仅长得漂亮,而且,读书成绩很好,家世也不是她家能比,雨家在魔都可是响当当的名门望族,她家大伯如今贵为一省之长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打我头嘛,再打下去我更笨了。”

    小雨低下头看了一眼,道:“有错要承认,挨打要立正,懂不懂?弹了个爆栗叫什么屈?”

    “可我已经立正了啊,你看看,我手上、脚上都上石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雨夕颜瞪大眼睛看了看他,又回头看了看古辰逸母亲。

    顾佩兰掀开薄被,给她看古辰逸的凄惨模样。

    “啊?”雨夕颜真的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,顾佩兰只和她说古辰逸被车撞了,躺在医院。她完全没想到这么严重。看到被石膏绑得像电影中看到的重伤员,感觉心灵遭受某种冲击的女孩子换了种柔柔的声音说道:“小逸,对不起啊,我没想到这么严重……一定很疼吧?”

    伸手在先前给他吃爆栗的额头摸了摸。

    呃?古辰逸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。两世为人,三十年生命中,他从未体会到异性的这种关心……虽然和黄衣衣开始恋爱,但他们来不及发展到这一步,他就“挂”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挺疼的,被你摸了摸,感觉好多了。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女孩子要比少年早成熟,十三岁的雨夕颜已经是小荷才露尖尖角,胸口微微隆起,而且长得眉清目秀,十足的美女胚子。奇怪的是,少年的记忆中,并没有关于她容颜的部分……呃?应该是这个少年非常单纯的缘故,只不过如今少年的躯体中装了一个三十岁男子的灵魂,看人的目光自然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他快速游览一遍关于这个女生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雨夕颜家族在魔都挺有地位的,祖父是开国将领之一,第二代也有出类拔萃的人物。不过,她的父亲在家族中不大得势,相应的,她的地位也不高。尽管如此,她和他之间的差距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而她们两人关系这么密切,是因为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学校组织踏青活动,小雨不慎跌进河里,差点淹死,是他义无反顾地下水救她上岸,额,也算是生死之交吧,恰好小雨是那种比较感恩的人。

    顾佩兰笑道:“小雨,你上午不走吧?阿姨要去一下中心医院,那边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唔,阿姨,你去吧,我上午不走。”

    等顾佩兰离开,雨夕颜逼问事情经过,古辰逸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小雨惊讶地睁大眼睛……古辰逸的性格有些软弱,在学校中,男同学总是喜欢欺负他。而她在同学面前装出一副大姐大的派头,每次看到古辰逸被人欺负就冲到前面,因此得到“男人婆”的称号,然后,这些同学对古辰逸更加看不起……切!一有事就躲在女生背后,没出息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开枪杀人?还有人故意开车撞你,要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小雨,警察已经接手了,据说已经有线索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小雨对他的淡定小小惊讶了一下,眨了眨眼睛,道:“咦,古辰逸,你胆子似乎大了啊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本来就胆大好不好?只不过你一直挡在我前面,给你展现巾帼不让不让须眉气概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雨夕颜啧啧称奇:“嗯?还变的能说会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呃?低调、低调、低调……古辰逸告诫自己。“好吧?你是大姐大,以后还是冲在前面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后几天,小雨每天出现在病房,女孩子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古辰逸受了这么大惊吓后,会产生一些后遗症的。因此,每次到病房总会挑起一些话头,学校里的事,家里的事,社会上的新闻之类。显得有些八卦。

    古辰逸微笑着和她说话,如今的他人情世故娴熟,不再是原先那个有些儒弱的少年,对女生也存在着相当的好感,最关键的,小雨每天来看他,使他的病房增加了朝气,不像以前那样寂寞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,古辰逸出院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是暑假时期,对他们两人来说,初中预备班刚刚结束,下学期将升入初一。

    古辰逸的家位于靠近西郊的一个新建小区。小区住的都是从静平区拆迁过来的居民。

    这几年,魔都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,表面繁华的背后,是居住在市中心的市民不断被动迁到偏远地区。如今的魔都,内环以内居住的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和权贵;内环和中环之间居住的是全国各地的有钱人;中环之外才是魔都本地人居住地。

    雨夕颜虽然也住在西郊,但她家是一个占地二十多亩的豪华大庄园,大院子里有数幢别墅,不可比拟……古辰逸出事那天就是从她家出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古辰逸的伤势恢复得很快。到了八月中,拆除了石膏、绑带,整个人为之一松。不过,接下来就得拼命做暑假作业。

    附身到这具新身体已经一个多月了,他基本上熟悉了“自己”。

    身体虽然单薄了一些,但他不怎么担心,毕竟只有十三岁,他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锻炼、改造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他在镜子中对自己的身体做了评估……

    长得不算很差,浓眉大眼,鼻梁挺直,当然,作为男子,稍稍显得文弱了些,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,十三岁的年纪,不算矮,中等身材吧。四肢修长,十指纤细。

    稍稍遗憾的是,食指和中指已经不可能练到同样长短了,但他在身体稍稍恢复之后,每天并拢两指敲击墙壁、树木,和前身在茅山时一样锻炼……不是为了做贼,而是因为前生的许多功夫都出自这两根手指,飞刀、射击、点穴、防御等等。就因为他手指功夫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才被人冠以“金手”称号。

    锻炼手指之外,他每天一早起来跑步。

    以前,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他最担心的事无疑是这个身体太败,虽然以前的所有功夫都保存在脑海中,但这个新的身体还能不能听从大脑的指挥,做出种种协调一致的动作,是他最担心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从理论上讲,身体的所有动作完全接受大脑的指挥,以前的技能早已形成记忆,形成条件反射一般,每个细节和顺序都完整地储存于大脑皮层,但毕竟换过身体了,有些难度很高的动作是否还能做得出?心里还是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这天,他一大早在小区外的街道上跑了两大圈,在小区前面的一片绿地上牛刀小试,手指夹起一个木片,对着树上的麻雀一甩……准头、力道基本仍在,麻雀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就好,虽然出手的速度和力度在他眼里还不完美,但这只是身体机能的原因,经过锻炼,他完全可以重返巅峰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他剩下的主要任务就是逐渐让身体强壮起来,然后……修炼魏老道的上清派修真法门。

   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!

    晚上,他理了理头绪。

    上清派的心法、道经仍旧在自己的脑海里,他前生的记忆力超强,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魏老道临终前传给他的修真心法、修真法门都一字不漏地背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时间开始修炼,他还没作最后决定,总要将身体调理到一定的程度,才可以修真。

    第一个师父姜有河的本事也都在,虽然前生没做过贼,但做贼的本事堪称当世第一。贼王的名称不是白叫的,各种手法、心法、经验都是几千年累积起来,一代代相传的。以前,在特殊岗位上,有时候也会用到这些技能……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