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06节 傻眼
    少年上车之后,一只手拉住公交车的扶手,然后往里挪动了一些,就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。只乘三站就要下车,所以他不会挤到车厢中部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两个女子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张忆晚是属于那种身材很有料的那种。九月份的江南,天气还有些热,她穿着薄薄的连衣裙,淡颜色细花格子,胸前波澜起伏,有一对可以闷死人的乳峰。

    王雨纯则相对含蓄许多,犹如初放的淡菊,披着齐肩长发,站在古辰逸的左边,传来淡淡幽香。然后,公交车行驶途中突然一个急刹车……

    娇小可爱的王雨纯一声惊呼,身体不受控制地倒向少年。

    呃,美女投怀入抱的姿势,有些香艳……

    这是贼最常用的一种偷术,称之为“分”,就是分散被盗对象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方法有很多,在公交车上或者人群密集的地方,身体某个部位突然被人撞了一下,或者被雨伞或者别的尖锐物品碰了一下身体,人的注意力会瞬间集中到被碰痛的地方,这时候,往往会发现某个“冒失鬼”在身边,不小心弄痛了你,他可能会向你道歉,也可能视而不见离开你的身边。那时候你心里会气恼这个人的不着调,其实,就在分散你的注意力瞬间,你身上贵重的东西或者钱包已经被盗了。下手的可能是另一个同伙,也可能就是撞你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很有经验的人才知道,在这种场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,或者弄痛了身体某个部位,就意味着有贼在向你下手。

    随后的一幕自然而然……

    公交车到了下一个站点,张忆晚和王雨纯笑眯眯地下车。临下车,王雨纯还转过头给少年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哼哼,这算什么?得手之后的示威?让他醒悟过来就是她们偷了他的钱之后愤懑?

    贼的心思有时候比较奇怪,特别是王雨纯这种美女小偷。

    得手之后的趾高气扬?

    还是因为偷了一个学生的钱而有些歉意?

    在少年淡淡的目光中,两个女子下了车。

    张忆晚下车之后走在前面,她的左肩挎着一只达芙妮牌小包,包带不长,挎在左肩之后,包就挂在腋下,这是当今魔都时髦女性的流行背法,而从外形看,张忆晚即使不是富家小姐,也是公司高级白领。

    她在前面走,王雨纯跟上去,挽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走出大约几十米远,张忆晚得意地将手里厚厚的一个信封在王雨纯面前扬了扬,道:“看到没有?祖师爷传给我们这个手艺,是一个技术活。姑奶奶最看不惯那些没有技术只会蛮干的小贼。这几年,贼的名声越来越差,就是被这些白痴败坏的。不好好学技术,就会利用人多,吓唬人。被人发现之后就做强盗。雨纯,你以后不能学那些人,事情败坏之后就打人,捅刀子,太没有技术含量了,我一旦看到这些人,都会给他们一些教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忆晚姐,我不会的。而且,我们不是说好了,以后不分开吗?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,合租在魔都一个较为宽敞的公寓,每天如影随形。因为“技术”超强,她们不用像小贼那样每天“上班”,一个月出手几次就可以过上富足生活。而这次带王雨纯出来做事,是张忆晚培养小妹的一次实战演习。

    张忆晚笑笑,道:“看来钱还不少,估计有近四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忆晚姐,你怎么一眼就看出这个小男孩书包里有这么多钱呢?”

    “祖师爷传下来的技术,第一项本事就是察言观色。怎么判断下手对象身上有钱,有多少钱,是评估一个贼技术高低的先决条件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说到这里,拉开腋下的坤包,将信封塞进去,随后,在塞进去的同时,她的反应有些精彩……惊愕、诧异、愤怒、不解夹杂在一起,瞬间爆发: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王雨纯一愣,问:“怎么了?忆晚姐?”

    大姐头的神态依然保持在无比的惊愕中……因为,这天一路上过来,她已经下过两次手,坤包里有一个塑料袋,装着八千多元“劳动果实”,可是,这一刻发现,坤包里的塑料袋已经凭空消失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论技术,自从师父故世后,除了她那个早已退出本行的师兄,天底下已经没人高出她!

    怎么可能在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偷走包里的钱?

    她不是普通的贼啊!只要师兄不出山,她就是新一代贼王,可如今,偷儿将贼王包里的钱全部偷走了!

    她还在向王雨纯演示偷盗技术呢,自己包里的钱被人偷走了也不知道,这,这,这从何说起?

    要知道,即使偷窃一个没做过贼的普通人也很难,如果偷贼的钱,难度就要增加很多,同样水平的贼,是断断不可能偷走对方的钱而不被对方发现的。可是,要说江湖上还有这样的高手,技术要高出她一大截,打破她的脑袋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姐?怎么回事?”王雨纯又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见鬼了,我包里的钱被偷了。”

    王雨纯大惊失色:“啊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我也想知道啊!怎么可能?

    根据师父的说法,贼王是一脉单传的。师父离世之后,这个世界上真正的贼王只有一个,就是她的师兄古小军。可是,听师父说,师兄不肯做贼,所以才在他满师之后偷偷溜走,而且一走就是十年。

    “雨纯,你刚才在车上有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男子,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年龄三十上下,长相很普通,不胖不瘦,皮肤有些黑……”

    张忆晚回忆着古小军的长相,老实说,师兄长相非常普通,属于没有任何特点,很容易被人忘记的那种,所以,想要准确描述出师兄的长相其实很难。

    “忆晚姐,我没注意到有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照道理说,师兄如果在车上,我不会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贼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,上车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清楚车上的人,有没有同行?有没有反扒人员?

    以张忆晚的能力,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“而且,现在回过头去想,对方下手的时机只有一个,就是在我向那个男孩子下手的同一瞬间,只有这个瞬间我的注意力都在男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忆晚姐,我们身边没有这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:“遇上高手了?怎么可能?师父说,祖师爷传下来的技术,只有一脉单传的贼王才得到最深奥的几种技术,现在这个世上,除了师兄都学会了,我也只学到师父的一半,可是,师兄确实不在车上啊!”

    “姐,会不会是你自己不小心弄丢了?这解释不通啊!太不科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这几天我们多坐坐这班车,最好能把他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就是那个男孩?”

    “他?怎么可能?”张忆晚蹙眉想了一会,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另一边,少年坐车到了农南路,下车往文莱中学方向走。校门口,遇到正等他的雨夕颜,挥了挥手:“小雨。”

    “小逸,你怎么这样背包啊?”

    “呃?是妈妈非要我这么背,书包里有学费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换过来,否则又要被人取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。”

    取笑不取笑,对古辰逸来说其实不会在意。两世为人,作为一个三十岁的男子来说,肯定不会和十三岁的男生一争短长,不过,雨夕颜是他目前最要好的同学,她开了口,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跟在小雨身后走进学校,还没到教室,遇到王为森、钱民一伙人。

    古辰逸的记忆中,王为森、钱民等人是班级中的**,一向以欺负弱小同学为乐事,以前,古辰逸是他们的欺压对象之一。

    “古辰逸,上初一了,你怎么还这么娘炮?跟在一个女生屁股后面?”

    “古辰逸,等会下课,自己到操场上去做二十次俯卧撑。”

    呃?这是他们常做的一件事,叫上一帮人看他在操场上做俯卧撑,然后取笑一番,引为乐事。记忆中,古辰逸确实有几次迫于他们的淫威,不得不做这样的事……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王为森、钱民,你们再这样,我报告给老师。”雨夕颜立即将古辰逸挡在身后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前生,古小军因为三岁就被姜有河带上山,从未享受过父母、姐妹的关怀。此时,雨夕颜义无反顾地挡在他的身前,让古辰逸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。

    很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附身到这个新生命上之后,他先是享受到了母爱,然后,又享受到了小伙伴的友情,真的很好,很棒的感觉,前所未有的体验。

    这让他对现在的身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男人婆!”王为森愤愤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雨夕颜立即冲上去责问:“王为森,你说什么呢?你再说一次试试?信不信我先揍你一顿,然后报告给老师?”

    在学校,雨夕颜是老师的宠儿。不仅出身高贵,而且学习成绩优异,做任何事都冲在前面,还特别喜欢告状。

    文莱中学的男生,对这个女生最为头疼。不仅从小学过武艺,能打架,而且善于告状,老师一向偏袒她。

    最气人的是,她一向以古辰逸的保护神自居,要是她看到有人欺负古辰逸,比直接欺负她反应更加激烈……

    王为森等只得后退一步,看向古辰逸的目光更加不屑……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