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07节 开学
    开学前,古辰逸不断地在脑海中翻找前主人关于学校那部分的记忆。

    雨夕颜占的比例最多。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是,前主人,那个懵懂的少年对小雨的感情不是一般的要好同学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回想自己的前生,十三岁的时候,每天对着两个无趣的老头,无时无刻不在训练,男女之爱别说十几岁,三十岁还几乎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这事……

    他从脑海中还找到前主人最喜欢的一首歌。罗大佑的《童年》。

    “……

    隔壁班的那个女孩

    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

    嘴里的零食

    手里的漫画

    心里初恋的童年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一副画面:他们两人,雨夕颜在五班,他在六班。两个教室是紧挨着的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因为担心古辰逸被班级中的同学欺负,小雨时不时会到窗口看看。少年很喜欢这种被关心的感觉……小雨长得漂亮,学习成绩又好,更让他感觉幸福在敲窗。

    因此,每次在小雨离开窗口之后,他就会在心里唱这几句歌词,涌上一种很私人的很甜的感觉。

    让古辰逸想不到的是,由于找到了这份记忆,他在学校门口遇到小雨时,三十岁的灵魂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感觉,居然发现自己看到她的第一瞬间居然也有这种淡淡甜甜的感觉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这种感觉明明是前主人的啊,换了一个灵魂怎么还存在?

    他有些彷徨地走进教室……

    六班的班主任张岚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女子,就是小雨嘴中的“老乞婆”。

    本来呢,班主任都差不多德性,喜欢学习成绩好、遵守纪律的学生。对于古辰逸这种成绩中不溜秋的学生照道理说态度应该不好也不坏。但实际上并不如此。

    从上预备班开始,古辰逸就是班级中受欺负的对象,在王为森、钱民等人带领下,男同学们经常欺压古辰逸。然后,小雨知道之后就会冲到张岚面前告状。

    告状的次数多了以后,张老师就觉得古辰逸是个“麻烦”学生,在处罚王为森等人之后,对古辰逸的态度也变得冷淡起来。

    嗯哼,事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和社会上弱势一方经常得不到同情类似。领导嘛,最多就是几句口惠而实不至的安慰,心里面对弱势一方也是看低一眼的。

    这天,是新学期第一天,张老师态度还算和蔼,见到古辰逸进来,笑眯眯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古辰逸的记忆中,原来的“自己”对这矮矮胖胖的班主任是有些惧怕的,如今换了一个灵魂,则完全不同了,多了一种看戏的成分,看这些老师、同学怎样对待自己,感觉也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前生,他没上过学,唯一的文字教师就是魏老道。如今成为学生,这种感觉对他来说非常新奇,也非常有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张老师好,因为家里出了点事,我妈忘了将学费存进银行卡,我带现金来了,是不是要交到财务室去?”

    张老师微微皱了皱眉,挥一挥手道:“你先去财务室交学费。”

    麻烦学生,果然麻烦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。

    古辰逸“哦”了一声,转身去学校财务室。

    文莱中学初中部有两幢六层高的教学大楼,两幢楼之间是操场,然后,西边还有几个小楼,包括学生宿舍、食堂、学校后勤部门等等,财务室就在西边的一个两层小楼里。

    初中部四个年级,每个年级有大约六百人,全校学生二千四百左右,像古辰逸这样的情况虽然占比不高,但也有二三十人排队交学费,他排在最后。

    他的书包里,这时候有从“师妹”张忆晚身上掉包过来的一塑料袋钱,进财务室前数了数,有八千多。

    猜想起来,张忆晚发现自己包中少了这些钱,表情一定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而他这样的出手,板着手指头算算,也只有几次。其他几次都是因为特殊工作,从对手身上偷取物品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因为见张忆晚对自己下手,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单以身手而论,如今的江湖,张忆晚算是新一代贼王了。

    作为师兄,他其实是希望她走正道的。这次出手是希望对她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,让师妹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不要以为老子天下第一,因而太放任自己。

    对这个唯一的师妹,他感情复杂……

    很快轮到古辰逸交费,他从书包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三千八百元,将手中的钱递给收款员,然后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怎么是她?

    女子也是一愣,看着古辰逸手中的三千八百元立即联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,漂亮的脸庞顿时紧绷,目光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这个女子居然是师妹张忆晚的跟班,刹车时撞向他,下车时对他露出笑容的那个女子!

    古辰逸立即在心里盘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忆晚这时候大约二十三岁,这个女子看起来比张忆晚小上一二岁,应该二十出头。她这是什么身份?怎么会出现在文莱中学的财务室?是文莱中学的财务?贼做财务?

    古辰逸顿时头大如斗……

    不过,此刻这间小小的财务室内有六个工作人员,按道理说,学校的财务室不需要这么多人,莫非她是临时来帮忙的?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王雨纯的脑子也在高速运转。

    她自然一眼认出这个学生就是先前公交车上挨宰的羊,百感交集啊!

    当时张忆晚是给她做一个示范的,事与愿违的是,忆晚姐包中的八千元同样被人叼走了,做了一次赔本买卖。

    然后,两个人回过头去想这件事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此刻,看着男生手中的钱,王雨纯不禁去想,难道是这个男孩将张忆晚坤包里的钱偷了出来?要不然,他此刻的学费从何而来?

    可是,要是说这个男孩子能从忆晚姐包中叼走八千多元,太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张忆晚的功夫她可是高山仰止,叹为神人的。有一次,忆晚姐向她表演神偷绝技,在公交车上将两个反扒人员口袋里的工作证取走,然后,撕掉他们的照片,换上两个很夸张的丑女照片,粘好后又重新放回两人的口袋。

    等两个反扒人员成功抓到车上一个行窃的小偷,拿出工作证证明身份时,四周的人无不愕然相对……

    在王雨纯心里,张忆晚是她最崇拜的人物。自从忆晚姐在火车站将她从**团伙手中救出之后,她就对她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个男孩若是有能力从忆晚姐包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叼走八千多元,那就是神仙转世了!

    “同学,你手里的钱,我怎么看上去很熟悉?”王雨纯板着脸盯着古辰逸问。

    这话问得很没有逻辑,财务室的人闻言都惊讶地看了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古辰逸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,挠了挠头皮,憨笑一声说:“老师,这不怪你,因为百元大钞都是毛爷爷头像。”

    财务室内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王雨纯内心其实也有些纠结。因为,这个少年的学费已经被张忆晚叼走,此刻他却又拿出这么多,不由人不去猜想。

    她又问:“你这钱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少年依然是一副懵懂的样子,挠挠头皮,道:“妈妈给的啊,不过,今天遇到一件奇事,早上出来的时候,我记得这些钱是装在一个白色信封里的,可是到了学校一看,却装在一个牛皮信封里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拿出牛皮信封,给王雨纯看。

    王雨纯松了一口气,不是那个塑料袋就好。牛皮信封嘛,可能是她们真的遇到了高手,见忆晚姐向一个学生下手,高手看不过去,所以顺手将她包里的钱取出来,重新装了三千八百元还给学生。文莱中学的学费三千八百元已经执行三年了,很多人知道,这样想来,这个少年的嫌疑可以排除,最主要的,他没有丢失学费,自然不会联想到她是贼……

    便对少年莞尔一笑,收了钱,问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初一(6)班,古辰逸,记住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见面,让王雨纯深深记住了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正如古辰逸猜测的,她今天是来这里帮忙的。作为会计专科学校的学生,她在暑假里到文莱中学实习。因为会计专科学校要一周后开学,这里的老师就请她来上两天班,代收学费。然后,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张忆晚提出顺道对她进行实战训练,才有了先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做贼,她没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当初在火车站被三四个**围住,挟持她离开车站,没一个人出面帮她,连报警的也没有,那种漠然,让她几乎失去了对社会的信任,要不是张忆晚出面打退了这几个**,她的下场可想而知。因此,她对这侠义的姐姐,无条件的信服。

    而且,忆晚姐身怀“绝技”,但不胡乱出手,她很有原则。这次针对古辰逸出手,也是为了教她实战经验,怎样从将背包背在胸前的对象包中叼走财物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遇上了怪事,她在偷少年钱财的时候,自己的钱也被偷了。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