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17节 午夜枪声
    吃完蛋糕,雨夕颜出去找司机,李秀芝趁机说道:“古辰逸,你救过我家小雨,我们全家一直非常感谢。不过,你和小雨渐渐长大,该避嫌的时候就应该避嫌。女孩子的名声非常重要,长此以往,会给她造成不好的影响,将来嫁人的时候比较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雨夕城和古辰逸都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家,将来,你遇到麻烦尽管找我,就业啊什么的,雨家还是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”见少年的脸色有些发白,李秀芝缓口气继续说道:“……我说这话的意思,不反对你和小雨成为较好的朋友,不反对继续保持纯洁的同学关系,但凡事要有个界线……这其实也是为了你们两人好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十三岁的小男生,古辰逸也许不能深刻理会这段话的意义,但十三岁的躯体中存在着的是三十岁的灵魂,听到一半的时候,他已经完全明白李秀芝所指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笑了笑,道:“阿姨,我懂您的意思,放心吧,我不会和小雨谈恋爱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无比坦率,而且平静地像个局外人一般,丝毫看不出感情波动。

    雨夕城和李秀芝都是一个愣怔。

    唔,这个反应,过于成熟、淡定了啊……

    但事情发展到这里,心里再有疑问,也必须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李秀芝便点点头,道:“很好,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这句话……”说到一半,雨夕颜推门进来,谈话于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其实,这时候雨夕城的心里是隐隐有些不安的,他当然知道妹妹对这个男孩的重视程度,尽管理智上认同母亲的话……妹妹出生高贵而且非常漂亮,将来势必有锦绣前程,那个古辰逸确实太普通了……但总感觉有些不妥,究竟哪里不妥却有些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雨夕颜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来的发展,也如同雨夕城此刻预感的那样,非常复杂,伤害到几个人,只不过这时候尚未预料到……

    古辰逸临上车的时候,雨夕颜挥舞着手里的礼物——那只刺了一个小洞的kettle猫,看得出,少女是很高兴的,并且再三关照司机送他到小区。

    但古辰逸心里早有计划。

    羽田喜二的状况只有他清楚,那根竹签虽然细小,但刺进穴道之后,会给羽田喜二带来多大的麻烦,外人无法得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不可能再来刺杀,而会躲起来处理这根竹签,穴道被刺,没有二十四小时根本无法恢复,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因此,离开雨家之后,古辰逸就有意无意地看反光镜。

    前文交代过,雨家的司机都是兼职保镖的,身手不错,警惕性也强。在古辰逸不断看反光镜的时候,司机自然注意到后面跟上来的汽车……只不过他是不知道跟踪的车子里面,全部是“卧龙崛起”的成员,是来保护古辰逸的。

    而古辰逸也利用了这一点,“林叔,后面的车子是不是跟着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唔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林叔,能不能在前方拐个弯停车,我下车后躲到树后。然后,您开车绕个圈回去,把他们甩开。”

    司机微微有些吃惊:“你懂的挺多啊?”

    古辰逸于是装出一副得意状,牛逼哄哄地说道:“林叔,我从小喜欢看侦探小说。”

    “唔,但小姐关照将你送到小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情况发生变化了啊!您开车送我回小区,他们就知道我住在哪里了。那样我就有危险。不如在前面路口拐弯,我跳下车后您快速开走,他们跟在后面看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来得及,我动作很快的,准备好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司机思考片刻,点头道:“那好,我将他们引开后,你自己叫辆出租回去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林叔!”

    车子快到路口时,司机突然转弯,古辰逸动作非常敏捷,推开门往前一跳,随后关门,快速闪到树后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等黄衣衣他们的车子拐弯跟上来,前车已经恢复正常行驶状态,谁也没注意到古辰逸已经下车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放学的途中就设计好的行动。

    如果被卧龙崛起的成员护送回小区,他的一举一动就全部暴露在他们眼皮底下,就抽不出身子处理羽田喜二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去雨夕颜家庆祝生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司机绕个圈子后回雨家,卧龙崛起的人即使有所怀疑,但因为一路上没看到他下车,多半以为雨家有什么事情又把他叫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今晚他有足够的自由时间。

    前生,他是“卧龙崛起”第一行动组组长,掌握的信息非常多。据他所知,魔都的三个黑帮之一,青竹社和“天虎社”是有某种联系的。

    羽田喜二受伤之后不可能去医院,但这种伤虽不是枪伤,处理起来却比枪伤更麻烦,无法独立完成,必须请人协助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青竹社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等两辆汽车都消失在视线中,古辰逸步行一段路,拦了辆出租,坐到南郊城乡结合部。这里是“青竹社”的一个据点。前生,他曾经到这里侦察过,“青竹社”接待帮外重要人员一般都在此处。

    华夏国是不存在黑~社会或黑~帮的,“青竹社”起初只是外来务工人员为了保护自己利益凑合起来的松散组织,这几年人数逐渐增多,也带了一些“黑”的色彩,但不是真正的黑组织。

    他在离目的地还有一公里左右地方提早下车,然后,瘦小的身体很快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开学之后,他除了锻炼身体,改善身体机能,已经开始修炼上清派的修真术,虽然尚未到达凝气一层,但修真法门和前生学过的上清派道术结合在一起,再加上有了前生的经验,在训练方面可以少走弯路,进步极快。

    夜幕下,瘦弱的身影疾风般飘行一般,足不点地,走夜路的人看见,多半会以为是鬼魂……

    南郊新泾村。

    随着城市建设和人口膨胀,这个村已经没有农田,住房也相对集中。不过,因为城市建设速度差异,这个村子里零零落落的存在很多中小型企业,用高墙围起来

    青竹社的秘密据点就在这个村子里家具厂内,前面是生产、制作车间,后面有两排四层楼房。

    这两幢楼是禁止外人进入的。在厂区内部砌有围墙,进行隔绝。如果在厂区外部看,不怎么起眼,但内部装修非常华丽,而且安装了先进的监控装置。

    对古辰逸来说,这些监控装置小菜一碟,他可以在监控装置正常工作状态下,避过监控,或者让它们对他失盲。

    天已经暗了。

    时间大约是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因为远离市中心,城市的喧闹在这里几乎不见。这里很安静,只有此起彼伏的虫鸣声。

    古辰逸爬上一棵大树,轻松地处理安装在大树上的摄像头,然后静下心观察。

    两幢四层楼的建筑,重要人物一般居住在第二幢。从树上看去,有几个窗子亮着灯。那里应该是青竹社的小喽啰。

    暗黑界的杀手不喜欢将自己暴露在醒目的地方,这几乎是一种习惯。在黑夜中,开着明亮的灯光,不是那种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他判断着这幢楼房里的人数,哪里会有隐秘的埋伏,哪里安全,目标可能在哪个房间,等等。

    然后很耐心地等待。

    这一等就是二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他藏身于树上,和环境融为一体,听觉、视觉、嗅觉却异常敏锐。

    二个多小时里,前楼、后楼所有房间有什么动静都逃不出他的观察。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,羽田喜二就在302室。

    以他此刻的能力,冲上去杀死对手应该问题不大,关键是不能被其他人发现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四十分,他将头套戴上,只露出一双眼睛……从出租车下来之后,他已经作了充分准备,校服自然也已经换掉,这样包装好之后,黑夜中即使有人看到,也不能判断出他只是一名乳臭未干的初中生。

    他跳下大树,像一阵清风那样刮上后楼。

    从正门进去肯定不行,不是不会开锁,无论是贼王的身份还是卧龙崛起第一高手身份,没有开不了的锁。但是,房间里住的是“天虎社”杀手,警觉性很高,即使是最轻微的开锁声也会被对方知觉,这样就会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他直接爬上楼顶,然后从楼顶往下爬,到302房间的窗台上方,撞碎铝合金拉窗的玻璃,直接冲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简单、有效、直接。就看双方的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。

    羽田喜二发现异常情况后立即翻身滚下卧床,从枕边摸出手枪。

    但古辰逸有备而来,出手比他快多了,手一扬,一根宽宽的竹片已经准确无误地飞进羽田喜二的咽喉,“噗”一声,直接切断了气管并堵住咽喉。

    羽田喜二身体尚在滚动之中,就是从卧床翻滚到地板的过程中,咽喉被竹片刺中,他浑身一震,条件反射般去挖堵住气管的异物,同时悍然开枪。

    滚动中摸到了枪,咽喉被刺中后胡乱开枪,这一枪根本没对准古辰逸。

    而几乎在他开枪同时,古辰逸已经揉身而上,一脚踩住了他拿枪的手,随即将枪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羽田喜二因为咽喉被竹片封住,根本发不出声音,出于本能,他另一只手拼命去抠自己的喉咙,想把堵住气管的异物拔出来。

    但竹片已经割断了他的气管和动脉,他其实已经失去了力量,只能用脚蹬着床沿,作最后的抵抗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两幢楼里的青竹社成员都已经听到了枪声,很快判断出声音来自羽田喜二借住的房间,立即冲了过来。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