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18节 三个女子
    前生作为国际暗黑界排名前十的杀手,天外飞仙般从窗外冲入,简单利落的杀人,不给对手一点机会,换了一个身体之后,古辰逸仍做得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枪声响过之后,外面已经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青竹社毕竟不是天虎社,无论是反应还是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都谈不上高效。

    屋内,古辰逸从容地拉掉床头灯,将床头灯的相线和零线短路,随后按下开关,“砰”一声,整幢大楼的电源全部跳闸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从先前砸碎玻璃的三楼窗口跳下,脚在墙壁上一蹬,身子已经在空中平行滑出数米,落地时已经滑翔到了围墙外面,在青竹社成员冲进房间前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这样,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一点。

    母亲满脸不高兴地敲打他的额头,怜爱、担心、焦急……

    古辰逸“嘻嘻”笑道:“妈,不是打电话请假过吗?今天小雨过生日,我晚一点回来。”附身到少年身上之后,他有了母亲。两世为人,只有这么一个疼爱他的母亲,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温馨。

    “晚一点?这是晚一点吗?都已经下半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妈,下次一定早回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下次?”母亲又用指关节敲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古辰逸捂住额头,求饶道:“妈,我累了啊,要洗脚睡觉,明天还得早起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唔,也没啥,今天不是给小雨过生日吗?作业没做完,明天早点到学校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在母亲那里是畅通无阻的通行证。那个漂亮、聪明的女孩是儿子迄今为止唯一的朋友,母亲顾佩兰非常喜欢。

    “快去洗脚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他的家是三室二厅的新居,父母的房间在他的对门。因为父亲劳务输出去了邻国,家里只有母子两人……父亲只在照片上看过,电话里听到过声音,其他的,只能从原主人的记忆中寻找。

    洗完脚,他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母亲照例来看一看他,见他已经入睡,便轻手轻脚地退出。

    然后,古辰逸重新坐起。

    上清派的修真术非常神奇,他坐在床上打坐吐纳,舌抵上腭,息息流转,感悟天地间的灵气,虽然还没有踏入凝气境,但可以很快消除疲劳,不需要睡眠。

    从九月初开学开始,他就这样每天坚持打坐吐纳。

    前生,他在茅山苦练的时候,魏无山一有时间就给他讲解上清派道家的心法、术法、修炼心得。那时他虽然没有修真,但上清派的心法、教义背得滚瓜烂熟。而且,他的启蒙书籍,就是以上清派的道家心法,因此,对上清派的理解已经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修真,前生他都未曾接触的领域,以前只在仙侠类书中看到过,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早晨五点半,他起床跑步,沿着小区慢跑,这是为了改善这具少年躯体的机能。有前生的训练经验,他知道怎么样激发这具身体的潜能,并将之训练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简单说起来,他现在每天必做的两件事,一是修真,二是跑步。

    这天情况特殊。

    因为昨晚在青竹社地盘杀死羽田喜二,羽田喜二临死前扣动了扳机,枪声不仅惊动了青竹社,也惊动了警方。

    他离开新泾村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警笛声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卧龙崛起会在接到警方通报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调查情况。这样的话,因为羽田喜二的死亡,卧龙崛起方面作出的保护措施也会及时调整。赵强的行动小组想必会撤回去。

    跑步的时候,他观察了一下小区内动静。

    卧龙崛起的人果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!

    以此推断,蹲守在雨家外面的人想必也已经撤走,这样,他们就不会发现他昨晚没有随车回雨家……

    古辰逸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出门前,他给小雨发了条短消息,让她不要来接自己了。

    然后去764路公交站。

    张忆晚今天穿了一身紧身装,手臂上戴着贼王姜有河留给她的铁护套,虽然被袖子遮掩,但古辰逸一眼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做了充分准备,因为已经知道昨天公交车上的那个杀手实力在她之上。

    “忆晚姐!”少年露出很阳光的笑容,远远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逸,上车后,你就站在我的身边。”她说的有些认真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昨天那个杀手已经被眼前的少年解决。

    古辰逸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张忆晚和他没有什么交集,第一次认识,还是因为她给王雨纯做实战示范,而且那一次示范对张忆晚来说是生平第一大糗事。她虽然不知道这正是眼前这个少年的杰作,但发现少年面临生命危险时,却毅然决然地保护他……这让我们的古辰逸同学有那么一丝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前生,他和这个师妹之间相处时间很短。

    回到茅山后,前前后后在茅山待了五天。这五天时间内,张忆晚对这个久闻其名初次见面的师哥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感情,一直黏在他身边,恨不得将自己所有事情都告诉他。

    和他一样,她也是个孤儿。

    师父姜有河的严厉狠辣古辰逸是深知的,张忆晚对师父的感情大约和他一样,惧怕的成分居多,亲情不会多。

    也许就是这个原因,她对师哥非常亲近。

    一个孤儿,师父死了之后,大约只有师哥一个“亲人”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古辰逸对她增添了一份好感。

    他赶紧说道:“啊,对了,有件事要告诉忆晚姐,昨天车上那个神经病追到了学校,你猜怎么样?身上有枪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忆晚脸色再变。

    有枪?有枪的话,她手臂上的护腕就没啥用处了。

    忙问:“怎么回事?你给姐说说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简单地和她说了一遍。当然,有些事情是可以添油加醋的,有的情节可以伪造。

    故事中,文莱中学的体育老师很强大,和黄衣衣一起制服了杀手,然后警察赶到,带走了杀手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古辰逸说道:“所以,忆晚姐,那个神经病的问题已经解决了,听说警方还查出他的很多问题,出不来了,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明显地轻松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虽然她出道之后仅有的两次失手都发生在这个少年身上,但她一方面认为暗中另有高手,一方面随着和少年的接触增多,不知不觉中对少年多了一份感情。

    “唔,虽然这样,姐还要跟随你一段时间,你不知道的,你身边还有一个神秘人物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故作惊奇,问:“啊?什么神秘人物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是个高手。”贼是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少年佯装无知地挠挠头,问:“姐,什么高手?跟在我身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唔,这人对你可能没有恶意,但让姐出了几次丑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义愤填膺地说道:“姐,这人太坏了!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“噗嗤”笑了一声,道:“你啊?好好读书吧。”

    她学着古辰逸的口音说道:“我一定会帮你找出来。”魔都本地口音舌头很平,翘舌音全部发作平舌音,很有韵味。不过,这句话从张忆晚嘴巴说出来的时候,多了一种女性的柔媚。

    古辰逸摸摸鼻子,心想,要是她知道恶作剧的人就是他的时候,她还会这样淡然?

    进校门的时候,黄衣衣在门口等他。

    由于知道了羽田喜二已死,黄衣衣神色轻松,来不及问他昨晚为何坐在雨家的车子上去而复返,先告诉他:“古辰逸,昨天那个歹徒死了,不会再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古辰逸作出恰如其分的惊讶和兴奋,道: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见黄衣衣说了这话后,准备问他昨晚雨家的事情,眼珠子一转,道:“对了,这样的话,你是不是可以去看周老师了?他可是为你受伤的!”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黄衣衣脸色顿时不豫,她很不喜欢狗皮膏药一般粘着她不放的周开明,可是形势摆在这里,不去医院看他似乎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看一眼目光狡黠的古辰逸,黄衣衣不悦地说:“你高兴什么?周老师身体好了就回来继续做你的数学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古辰逸摸摸鼻子,道:“衣衣老师,这样说来,我们两人都不希望他早点出院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翻一个妩媚的白眼。这个少年很有意思……还有,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他总让她想起昔日的恋人古小军,偏偏年龄、外表毫无相似的地方,让她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她强行霸道地说道:“说到底,周老师受伤和你也有关系,今天放学后我们两人一起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呃?这样啊?”古辰逸想了想,这倒是可以摆脱雨夕颜……昨晚他答应了小雨的母亲逐渐远离她的,这事处理起来难度很大,总不能让小雨受到伤害……

    低着头走到教室门口,雨夕颜拦住他问:“那个歹徒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进校门的时候,衣衣老师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唔,她也这么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早上你不要我家的车子来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以后不要来接了。”说完,匆匆走进教室。

    雨夕颜一愣,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点别扭?还有,古辰逸的态度似乎也有些冷淡,这个美丽直爽的校花顿时郁郁寡欢……

    怎么了嘛?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