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19节 抓贼
    这天放学,古辰逸和黄衣衣一起出校门。

    雨夕颜爽然若失。

    课间去找古辰逸的时候,他一反常态地安坐于教室,对她做了个手势,意思在做作业,没出来见她;放学的时候,和黄衣衣一起走到她面前,说要去看周开明老师。

    听起来都算合情合理,但女孩子的心特别敏锐,她感觉得出……古辰逸对她有些冷淡,唔,准确地说,有点疏远。

    怎么了嘛?

    古辰逸的变化,她早就发现了。车祸之后变了个人似的,特别是身上那种自信,以前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她以前对他好,为他出头,并不是对他有情愫,而是出于仗义。他救过她命,而又性格偏弱,常被男生欺负,不得不为他出头。

    然后,她和他都在慢慢长大。暑假之后,她还是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为他出头。

    但后来就传出了比武的事情,把六班的大刺头钱为群摆平……虽然手段听上去有些猥琐,但搁在以前,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这事让她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古辰逸的胆量变大了!

    然后,这个性格偏弱的男生越来越表现出一种气场,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她感觉他逐渐起了主导作用。

    特别是发生在昨天中午的事情,他的表现太惊人!胆魄、能力集中体现。看到全过程的人都说古辰逸抱起黄衣衣老师就跑,动如狡兔,别说抱着这么一个人,换了其他人空身体逃跑,也不会比他敏捷。

    怎么了嘛?

    真的换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还有,以前,他对她有些依赖,每次出现在窗口的时候,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跑出来,像早上见面时那种淡淡的疏远更是从所未有。

    这一刻,雨夕颜的内心有些复杂,有些失落,有些委屈……

    坐车离校前,司机奇怪地问:“小姐,古辰逸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今天和老师去看病人,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唔,小姐,这个古辰逸,看不出呢,昨天晚上我送他回小区,刚出家门他就发现有汽车跟在后面,他让我在延安路拐弯,自己跳下车躲起来,然后我把后面的汽车引开,这一手玩得非常漂亮。真想象不出这事发生在一个初中生身上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不关心这个,惊讶地问:“有人跟踪?什么人啊?他后来自己回家的?那岂不危险?”

    “唔,我感觉他这学期换了人似的,既胆大又聪明、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林叔你也有这样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要是古辰逸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,一定会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够完美,隐藏地不深!

    此时,他和黄衣衣去医院看望周开明老师,表现其实也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……周开明的伤势比较严重,被打得胃出血,内脏移位,不休息一年半载的不可能恢复。

    看到黄衣衣来看他,蜡黄的面孔上浮现一丝潮红,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黄衣衣连忙阻止,语气却是平平淡淡:“周老师,你别起来,我和古辰逸同学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自我感觉为黄衣衣立了一功的周开明眼睛中闪过一丝喜悦,道:“衣衣老师,你来看我,让我感觉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笑呵呵地接口:“周老师,你真勇敢!不过,黄老师说您有点犯傻,您这点能耐,打电话报警是最恰当选择。”

    周开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怎么这么说话呢?我是你的数学老师呢!

    “古辰逸,怎么和老师说话呢?周老师这个反应也算正常,他没有你的应变能力,身体素质又差,有点同情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开明刚听到黄衣衣开口批评古辰逸的时候脸上还泛起称心的笑容,随后,笑容逐渐凝固,到后面就只剩下失望了。

    这哪是安慰?鸣锣打鼓地损他,让他知难而退啊!

    那个数学成绩一向极差,偏偏颇得学校中大大小小漂亮女孩喜欢的古辰逸促狭地说道:“衣衣老师批评得对!我说话分不清轻重,不讨人喜欢,一定改!周老师,请您放心,学校已经决定由衣衣老师来上我们班数学课了,我以后一定认真读书,如果数学读不好,就……就请衣衣老师到家里补课。”

    周开明脸部抽筋……古辰逸是他最不喜欢的学生,黄衣衣是他仰慕的对象,可黄衣衣一向对他冷若冰霜,对这个差生却格外照顾,强烈的反差本就让他郁闷憋屈,昨天“英雄救美”没有成功,反被歹徒打得口吐鲜血,然后满心期待着黄衣衣就此改**度,谁料想态度更加冷漠,而且,有故意拿他开涮的嫌疑。

    黄衣衣代课教六班数学?

    周开明老师难受!难受极了!

    “唔,古辰逸,你是应该学好数学,否则太对不起周老师,周老师可是为了你的事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一愣,他可不愿意承情,忙生气地说道:“衣衣老师,你这不是故意气周老师吗?周老师这是为了你受伤的好不好?我替周老师叫屈!”

    黄衣衣于是瞪大眼睛,也很生气地说道:“呸!那个歹徒不是为了杀你吗?我和周老师都是为了救你啊!你敢说周老师不是为了你?”

    周开明简直无地自容,这两人都不愿意领情,让他这个差点付出生命代价的人情以何堪?

    这边,古辰逸和黄衣衣的争论仍在继续,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周老师的憋屈和郁闷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话不对,至少周老师不喜欢听,我们问问周老师……周老师,你是为了衣衣老师受伤的吧?”

    “周老师,你是为了救学生而负伤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周开明方才开了口,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哭腔:“都不是,我是神经搭错了才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

    两人轻舒一口气,都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随后,醒悟过来,这样的表情似乎对周老师有些不礼貌,于是一齐热情洋溢地说道:“周老师,你是一个好老师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周老师,回想起来,我以前的数学课一直不怎么认真听讲,辜负了您的教诲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对活宝又说道:“……周老师,为了弥补我的遗憾,我决定认真代好你的课,争取将六班的数学成绩带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周老师,我向你保证,我以后一定会上好数学课,争取将自己的排名提高上去。”

    周开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黄衣衣:“古辰逸,你以为数学成绩提不上去,我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古辰逸连连点头:“呃?有衣衣老师这句话鞭策,我怎么的也应该争取这学期末数学考试及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及格?至少达到班级中游,25名以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以前一直在四十几名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个同学,你要是没考到25名之内,对得起周老师光荣负伤吗?”霎霎眼睛。

    “衣衣老师,你这有点拔苗助长了吧?二十五名之内不可能,这饭得一口口吃,进步也得脚踏实地。你知不知道,我以前考试蒙对了一道题目比做对了一道题目更兴奋?”

    “啧啧,看你这点出息!”

    两人说得兴高采烈,浑然没注意病床上的周老师病得更重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听得他一声喊凄凄惨惨:“好了!谢谢你们来看我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拍一拍额头,道:“啊,对不起,都怪衣衣老师,一点儿不淑女,看看,把周老师气着了吧?”

    黄衣衣屈指敲击古辰逸的额头,生气地说道:“尊师重道懂不懂,你怎么毫无节操,思想不纯,病得不轻……”

    “病的不轻?拜托!别说得我还有救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周开明猛一拍病床,嚷道:“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再见,再见!”

    走出病房,黄衣衣脸上洋溢着笑容,见古辰逸也笑得贼忒兮兮,忍不住又屈指去敲打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古辰逸大为不满:“怎么回事?我的额头特别高特别亮吗?妈妈有事没事敲我的额头,小雨也敲我的额头,现在好了,你也敲我的额头。敲敲敲,越敲越笨了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微微笑了笑,这次倒是没有接他的话……对这个少年,她越来越感到有趣了,反应敏捷,身手似乎不错,这些都是以前没有了解到的内容,现在又增加了一项,资料中说这个男孩比较木讷,不对啊!很会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资料中的所有描述似乎都不准确,由此可见,什么事都要亲身了解过才可以发现真相,这个少年,还有多少东西是她不了解的呢?

    两人缓步走下住院部楼梯。

    医院是人流量极大的地方,进出这里的人,以病人或病人家属居多,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身上有钱,现金。

    因此,出没于医院的贼……很多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住院部的时候,正好发现一个小偷在人群中出手,小偷身边还有两个掩护的同伴,身高马大的,看上去不大好惹。

    古辰逸是贼王的传人,自然一眼就看清楚了状况,而黄衣衣作为卧龙崛起的一员,这点眼力自然也有。

    她对古辰逸说道:“看到三个小偷,太可恶了,偷病人家属的钱,这是看病的钱,没准还是救命钱啊!我去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哪里哪里?哪三个?衣衣老师加油!我坚决支持你,如果你打不过,我会抱着你逃跑的!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