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21节 追杀两条街
    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倏地从公园窜出,一个在后面追杀,一个在逃命。少年心中明白,如果被暴怒的黄衣衣追上,苦头就吃大了,也不敢逃进地铁站,一直沿街道往前逃。

    黄衣衣不舍不弃地追杀,事关面子问题绝非小事呐……她虽然大了古辰逸很多岁,但女子的这个部位其实很敏感,搁在古代,被人看到这种部位要么杀了对方,要么嫁给对方,一般来说选择不多。现代人当然不至于如此,不过先前说过让他先走,自己会追上来,但少年依然返身寻找过来,居心叵测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追逃,在古辰逸逃过第一个红绿灯时发生了变化,因为这个路口正巧有巡警在巡逻,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子死命追前面的少年,第一判断就是少年是个贼,偷了女子的钱或者重要东西。于是,骑上摩托追上去。

    这下子,古辰逸只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糗大了!

    事情越来越糟糕!

    警察跳下车准备抓捕的时候,黄衣衣跑到了,“呃,警察同志,谢谢你们,没啥事,这是我……弟弟,我自己来管教他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巡警摇摇头,上车而去。

    等巡警开着摩托离开,黄衣衣咬牙切齿,声音响亮:“你怎么不跑了?再跑啊!你不是跑得很快吗?”

    “呃?衣衣老师,你为什么追我啊?”少年于是“茫然无知”地挠挠头,道:“我刚才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哪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少年摊摊手解释:“真的什么也没看到,你想啊,天这么黑,伸手不见五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问你,哪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,因为你误会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汉?让你做好汉,我让你做好汉!”黄衣衣怒极,两手抡圆了朝古辰逸“噼噼啪啪”打过去。

    古辰逸不敢躲,她是老师呢,要教他数学,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的,索性让她出口气。

    “说!你看到什了么?先前叫你不要过来的,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少年用手挡住关键部位,任她狂风骤雨一般打击,声辩道:“可时间长了,我怕你遇到危险,所以回过头来找你,谁知道你在随地大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噼噼啪啪,噼噼啪啪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!美女,你想想看,天这么黑,真的没看清,我只是感觉你在做什么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路灯下,女子脸色通红,又是一顿胖揍,周围经过的人都停下脚步,吃惊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滚远点。”黄衣衣大怒呵斥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姐,我们回家吧。”古辰逸于是求饶,反正她先前说了姐弟关系,这时候就用这个关系来打消路人的好奇。要知道,华夏国的人好奇心最大,天生喜欢看热闹。

    黄衣衣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臂,拉着他快步离开,一路上小动作不断,掐,抓,拧,怎么痛怎么来。

    古辰逸理屈,不敢反抗,只是一味求饶:“好啦嘛,姐,你这么又掐又抓又挠,我身上肯定有很多淤青,被妈妈看到就没法解释了,总不能说被我的数学老师打的,你又不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占我便宜?”黄衣衣又狠狠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其实,古辰逸对看到黄衣衣这种部位没什么犯罪感,前生,她就是他的恋人,虽然还没走到最后一步,但卧龙崛起内部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会结婚。不同的是,她不知道他就是原来的古小军而已。当然,这件事很难解释,就算把真相告诉她,她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世界上哪有这种事?她的脑袋又没有秀逗。

    “衣衣姐,你刚才很凶啊!”等黄衣衣稍稍平复,古辰逸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衣衣姐?叫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可刚才是你说的姐弟关系啊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被警察拦住了?为了减少盘问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管,反正以后两个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姐,有其他人的时候才叫你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只知道占便宜的小屁孩!”

    “不小了好吧?否则抱得动你?”

    黄衣衣脸色一红,对这个少年恨恨不已,一时间却想不出对策。

    想想也够糗的,不仅被他抱过,还被他看过,这事……

    这样,两人次日见面的时候,还有些别扭,特别是黄衣衣,这天上数学课的时候,眼睛不敢往后排看,但余光却看到少年一直目光炯炯地看着她,在认真听课。

    奇异的感觉一直到了十一月才减弱,两个人才开始逐渐恢复正常的师生关系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不快不慢,两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中,古辰逸的变化在敏感人的眼睛中还是比较明显的。

    窝囊、懦弱这名词离他逐渐远去,与之相对应的,雨夕颜和他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。在同学眼中,雨夕颜原来是古辰逸的保护神,现在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照道理说,初中阶段的男女生关系正处于敏感阶段,他们两人适当地拉开距离,可以减少很多闲话,对雨夕颜而言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但小雨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她感觉得出古辰逸在故意疏远,就拿放学回家来说,古辰逸搭她家顺风车的次数越来越少,理由是下课时间不同,两人在不同的班级,又各自参加了课外兴趣小组,但以前两人都会等……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周开明老师还在休养身体,请了一年的长病假,当然,这是工伤。

    但周老师虽然没在,黄衣衣的好日子也没来。她身边又多了几只苍蝇,挥之不散。其中自我感觉最好的时武术兴趣小组的教练李海,就是指导古辰逸武术兴趣小组的那位。

    李教练在体院学习的时候,就是武术班的成员,拳脚功夫不错。自从得知新来的漂亮老师黄衣衣身手不错之后,感觉她这样的女子会喜欢他这样的人,因此一有机会就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每次见面总是口若悬河地吹嘘自己的“战绩”……他没有看见过黄衣衣出手,在想象中,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,功夫再高也不可能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这天放学,古辰逸和雨夕颜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雨有些不悦地问:“昨天为什么不坐我的车?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武术训练课,李教练说我的动作不到位,罚我做三百次俯卧撑,然后又要我扎半小时马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不是体罚吗?我觉得他有些针对你,要不,你退出武术兴趣小组吧?”

    参加武术班训练的根本目的是让同学们找出他不断变强的原因,古辰逸便说道:“呃,古人说,多锻炼对身体有好处,你有没有觉得我变厉害了?”

    雨夕颜对这姓“古”的男生白了一眼,道:“可我不喜欢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训练一段时间决定去留吧,这学期压力确实很重,衣衣老师要求我期末数学考试进入班级二十五名,难度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闷闷不乐地说道:“同学们都说衣衣老师对你很特别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?前段时间每堂数学课我都要挨批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周老师不也这样?至少她不罚站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说边走,态度尚算融洽,但雨夕颜总觉得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,区别在哪里却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走到文莱中学和五宝中学中间的那条行车道时,古辰逸突然低声道:“惨了,我又要成出气筒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右边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扭头一看,明媚皓齿的黄衣衣抱着书快步在前面走,身后紧紧跟随着李教练,侧脸和她说话,黄衣衣半点笑脸也不给。

    果然,黄衣衣看到古辰逸,宛若看到救星,大喊一声:“古辰逸,站住!”

    古辰逸对雨夕颜做个怪脸,不情不愿地站在原地,回过头说道:“衣衣老师,有事吗?”

    为了摆脱李教练,没事也要找事!“古辰逸,这次数学测验怎么回事?全班三十九名,说好的二十五名呢?”

    “呃?黄老师,我已经在进步了好不好?二十五名是期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看三十九和二十五之间只差十四个顺序,实际上,三十名之内和三十名之外的分数差距极大,班级中大部分同学的成绩都在八十分到九十分之间,这个成绩就是三十到十名之间的成绩,你呢?这次只考了七十分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嘛,衣衣老师,你提的要求太高。”

    李教练跨前一步,站在黄衣衣身边,严肃地说道:“古辰逸同学,黄老师这是关心你,爱护你,对你负责任,你这态度不大对头!”

    雨夕颜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古辰逸笑道:“李教练批评得对,我要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李教练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点,唾沫四溅地说道:“必须加倍努力,这就好比学武,你的基础不行,就要付出更多汗水。昨天为什么让你多做300次俯卧撑?多扎半小时马步?就是因为你基础差,身体素质不行,要练到我这样,没有几年苦练不行。学数学是相同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忍不住说道:“李教练,您怎么把自己说得很行似的,您的功夫比得上黄老师吗?”

    李教练脸色一变,瞅了一眼黄衣衣,这让他怎么回答?

    没等他反应过来,黄衣衣立即说道:“小雨同学,李教练指导的武术班多次获得全市中学组比赛冠军,武术架子什么的还是有的。对付街上的小混混,一对二没问题。当然,古辰逸同学其实也厉害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其实也不知道古辰逸的真正实力,真要动手,她不认为古辰逸可以胜李海,但她对死皮赖脸的李海非常反感,拿他和古辰逸比,是故意削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李教练有些不乐意了。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