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26节 凝气期
    晚上,古辰逸等母亲睡着之后,关上房门,取出尖兰草,深深嗅了嗅。

    这个星球上,灵气越来越淡薄,人类呼吸着空气,依靠其中的氧气活着,但氧气只能维持生命的继续,不能改变身体机能。

    尖兰草蕴含的可不是氧分,而是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,是真正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上清派典籍介绍,像尖兰草这种灵草既不可遇也不可求,能得到完全是机遇巧合,前世五百年的回眸也换不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灵草生长期只有三四个月,结果实后重新发芽需要一百年的时间。一百年时间内,它都是坚硬的果实,随波逐流,不知道漂流到哪里生根。而一旦重新长成草,又被人类遇到并认出这是尖兰草的几率极低,几百年不到一人的概率。

    传说上清派历史上曾出现七个仙人,都是修真到了筑基境界,随后飞升到了上界,他们无不都是得到这种灵草的大机缘之人。

    古辰逸自然不希望能够飞升……做人很好,做人都还没做够呢,何必做仙?

    修真的目的不过是强大自身的能力。前生,他虽然挤进了国际暗黑界前十位置,但和排名前三的对手相比,差距很明显。更别说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强大的异能者和一些不世出的隐藏高手。

    和这些人相比,他仍显不够。

    附身到这具少年身体之后,他对修真抱着极大期冀,如果能正式跨入凝气期,成为修真者,身体就能得到脱胎换骨似的变化,才有可能超出前生的成就。

    尖兰草啊!

    他从东溪湿地采到的尖兰草足有三十多株,这些尖兰草虽然已经连根拔起,不能继续生长,但灵气不散,永远像刚拔下来的一样,叶片翠绿丰盈,看上去像活的一样。

    板着指头算算,他从九月初开始每天打坐修真,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,虽然尚未达到凝气期,但对修真的认识已经很深,现在是可以服用尖兰草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再次仔细看了一遍上清派修真术,古辰逸默念心法,运转经脉,将一片尖兰草叶子,塞进嘴巴,轻轻一抿……刹那间他感觉一股充沛至极的灵气顺着食道窜入胃内,随即快速扩散到全身经脉,一种说不清楚的畅快感觉瞬间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果然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身体像要飞起来一样,全身充满一种掌控天下的力量感,似乎只要他一挥手就可以将天上的星星抓在手中,一拍掌,可以拍断所有山脉。

    庞大的力量在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嗯,那就是灵气!灵气化为力量就是灵力,而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将尖兰草中隐含的灵气转化为自己的灵力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少年端坐于床上,如果有人看见,会见到一个执着的少年,身体摆出一副玄妙的姿势,双目微闭,身体上的穴道全部打开,一丝丝氤氲之气在身边盘旋。

    少年缓缓运转灵气,按照上清派修真心法将灵气从一条条经脉中走了一遍,然后导入丹田。

    眼观鼻,鼻观心,心观丹田。

    尖兰草叶片中精纯的灵气不断分解,顺着经脉进入丹田。

    随后,他感觉到丹田逐渐扩大,灵气进入丹田后,气化为水,积聚在丹田中……他又拿起一片叶片放入口中,充沛的灵气再次重复先前的经脉路线走了一遍,积聚到丹田中。

    当他吃完三片尖兰草叶片后,丹田似乎已经装满了一丝丝实质化的灵力。

    进入第二步了!

    他换了一种心法,按照凝气篇讲述的凝气要诀,双掌掌心向上,快速凝结出一个个手印,与此同时,将灵力快速运转,在丹田中翻滚不息……丹田越来越烫,灵力高速运转之后,急于寻找宣泄之口。

    这一步,只要将丹田中的灵力运到身体各经脉就算成功。但这也是很危险的一步,若没有前辈仙人传下来的修真法术和经验,经脉很可能爆裂,轻者残废,重者丧命。

    这套上清派凝气法术他已经看过无数遍,到了紧要关头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,心中一遍遍默念心法,一咬牙运功冲击全身经脉……

    打开经脉入口,丹田中的灵力顿时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古辰逸全身一震,一阵爆炸般的痛苦袭来,他身子打颤,但神智清明,紧紧守住灵台,忍住痛苦,将灵力按照凝气篇讲述的路线缓缓推进。

    等灵力在十二正经,八大奇脉全部运转一遍,他脑中“轰”地一声,痛感全部消失,随即一阵玄妙至极的感觉出现,顿感神清气明,眼睛看出去的世界多了一个层次,月光下,目力远及数里之外……

    远处,一只不知名的秋虫煽动双翼飞向草丛,他竟然看得清秋虫那薄薄的几近透明的双翼煽动时那种颤抖,让他联想起一年前在泰国的时候,和黄衣衣第一次接吻,她微微闭着眼,嘴唇颤抖,身体也在颤抖……

    原来这样!

    凝气一层,看到的世界比凡人多了一个层次;凝气二层,看到的世界比凡人多了二层;凝气三层,看到的世界比凡人多了四层,境界每提升一个层次,看到事物的层次就会翻倍增加。

    就好比凡人看到的只是三维世界,而他看到的是四维世界、五维世界、六维世界……

    拥有这份神通之后,相当于多了一种异能,随着境界的提高,神通越来越多,掌控能力越强,他有信心走到更高的层次。

    他试着将灵力运到手掌,双手一搓,掌心中一支铅笔顿时发出一股焦臭味,已经全部成为粉末。

    仅仅是凝气期一层就有这么神奇的力量!

    次日上764路的时候,张忆晚见到他,赶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又揉了揉,然后看他。

    古辰逸微笑道:“姐,怎么了?哪里不同?”

    “小逸,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竟然有一种仙风道骨?”

    “呵!那我不成了餐风饮露的神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你身上真的多了一种让我说不清楚的气韵。”

    这种仙风道骨其实就是一种气质,一种感觉,如果仔细看古辰逸的眼睛,他的眼睛此刻多了一种晶润,给人以一种勃勃英气由内向外喷涌之感。

    他故意开玩笑:“姐,我是不是比以前帅了?你不会爱上我了吧?”

    张忆晚脸庞微红,虽然古辰逸的那张脸看上去还很稚嫩,但她有时会形成一种错觉,感觉他远比实际年龄成熟。

    “不像话,和姐开这种玩笑!”

    “对了,衣衣老师说你同意和她比武?”

    张忆晚一脸无奈,道:“她好会磨人,一有机会就来缠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理她嘛。别让她把底细都摸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真的很烦啊,而且很难推辞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一阵不爽,他是知道黄衣衣的真实身份的,身为卧龙崛起的成员,接受过很多训练,人际关系更是必修课之一,张忆晚这样的女子,虽然接受过贼王姜有河长达七年的训练,但术有专攻,人情世故方面没黄衣衣厉害没啥奇怪。

    问道:“她怎么忽悠你的啊?”

    张忆晚学黄衣衣的声音,说道:“忆晚,我呢,是古小军的未婚妻;你呢,是他的师妹。从古小军这层关系说起来,我俩算姑嫂,对不对?古小军的功夫多厉害啊?你就算比他差点,但也非常厉害,我是想向你学习呢,你干吗藏私?”

    呃?这样啊?

    确实很难令人拒绝,因为她很会打感情牌。

    这个衣衣!

    “姐,那有没有说什么时间比武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正式答应呢。”

    “英明!”古辰逸竖起大拇指晃了晃,道:“能拖就拖,拖不下去你就打电话给我,我们两人一起揍她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张忆晚笑道:“是比武,不是打架。再说,如果真打,你能帮得上忙?”

    “能啊!怎么不能?即使打不着她,也可以起到骚扰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很想和她比一场呢!上次听你说什么羽田喜二的事,她可以打平手?真有那么厉害?我有些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忙说道:“姐,你肯定比她厉害,咱要有自信心好不好?告诉你一个方法,如果真的和她比武,你一定要摆出对她不屑一顾的神色,让她心里惧怕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他继续坑她:“气势!我们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她,让她束手束脚,不敢放手一搏,这样,我们容易掌握主动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妩媚地白他一眼,道:“看你不出,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农南路站下车,一个向东,一个向北,分道而别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张忆晚在农南路北的古镇旅游公司找了份职业,做导游。她颇喜欢这个工,每天带着到古镇旅游的中外游客讲解,顺便将这里的小偷清理了一番。她的地盘上,除了王雨纯,她不让其他贼出手。

    十二月了,西风扫落叶,街道两侧飘落着枯叶,风刮起树叶翩翩起舞,预示着大地即将沉睡。

    古辰逸走进文莱中学,看到雨夕颜略显落寞的背影在他前面五六米处,招呼了一声。雨夕颜回过头,揉了揉眼睛,惊讶道:“小逸,我怎么觉得你突然长大了十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