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27节 牛逼哄哄的李海教练
    黄衣衣和张忆晚之间的一战终于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江南的冬季,气温虽然没有北方低,但魔都空气中湿度较高,湿冷远远比干冷更令人难熬,这个时节的魔都人大多已经穿上冬装。

    穿得比较薄的,往往是那些爱俏的女子。

    魔都有句俗语,叫做“若要俏,骨头冻得嘎嘎叫”。

    这天,张忆晚穿了一件米色风衣,里面是一件紫罗兰羊毛衫,脖子上一条细花丝巾,一点也看不出是位“贼小姐”,而像大家族走出来的闺秀。

    黄衣衣也穿了一件淡色风衣,风姿婉约地站在校门口等候“嫂子”。

    两人在校门口见面,瑟瑟寒风中,让人望之心动,又有些心热……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美女如花,如花美女,很养眼。

    像雨夕颜、徐蓝等漂亮女生,论秀气程度以及脸庞的标致程度那是一点也不比她们两人差的。

    但有两件东西无法和她们比。

    第一,佛靠金装,人靠衣妆。雨夕颜、徐蓝等人只能穿单调古板的校服,无疑大大削弱了吸引力;

    第二,黄衣衣和张忆晚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灿烂的年龄,该凸的地方凸,该凹的地方凹,那种成熟的女性的风韵绝非青涩的女孩可比。

    这时正是下午放学的时候,李海教练混在人群中,一双小眼贼亮贼亮,冒出绿油油的光彩。

    他在看到打扮入时的黄衣衣时,眼珠子已经快掉落地面,等身材更加丰满的张忆晚出现在眼前,两个女子各有各的好看,各有各的动人,把李教练看的晕头转向,分不清东西南北。

    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“嗯嗯啊啊”了半天,方才问道:“衣衣老师,这位就是今天和你比武的……对手吗?”

    张忆晚不鸟他,问:“衣衣,古辰逸呢?”

    李教练眼神有些幽怨,心道:“古辰逸?她也认识这小子?我是你们今天比赛的裁判好不好?”

    初一年级组组长张名经过李海身边,诧异地问:“李老师,怎么回事?大老爷们看上去像个怨妇。”

    李教练脸色一绿:“……”

    浑身不舒服啊,一扭头看到古辰逸正笑嘻嘻地走过来,两个美女看见他的表情和看到自己的表情判若云泥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气急败坏道:“古辰逸,赶紧去体育馆,看看擂台准备好了没有,然后做二百个俯卧撑!”

    古辰逸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正是初中部武术兴趣班活动时间。武术班的同学已经知道今天有场比武,是全校知名度最高的黄衣衣老师和校外的一个女子打擂。校外的女子是怎样的人,他们不知道,但黄衣衣名气多大?

    自从羽田喜二事件发生后,黄衣衣的风头盖过了学校所有师生,有爱心、果决、武功高强……这些都还罢了,衣衣老师可是第一等的大美女!

    想想看,这样的大美女和人比武,姑且不论输赢,眼福可以大饱了!

    等古辰逸来到体育馆时,体育馆内已经观众云集。

    其中有些人听说过一点情况……校外的那个女子和古辰逸有点关系,据说和衣衣老师关系也很好。所以,见古辰逸过来,就有人想打听情况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看到古辰逸到了擂台边就老老实实地做起俯卧撑。

    王为森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看来,李教练又罚他俯卧撑了。”

    钱民来劲了……他喜欢拍六班班长徐蓝的马屁!班级中最看不顺眼的就是古辰逸。以前,古辰逸一直都是“窝囊废”形象;然后,这学期以后,古辰逸的形象在悄然改变,徐蓝开始主动接近他。

    钱民同学很不爽!

    “班长,你不是武术班的,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。武术班最差劲的同学就是古辰逸。你看看他这小样,来阵大风就能刮倒,居然也混进了武术班,简直是文莱中学的耻辱。李教练最不喜欢他了,每天罚他俯卧撑、扎马步什么的。哎,你看他俯卧撑的动作,像不像在磕头?”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徐蓝厌恶地看他一眼,骂道: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然后离开半步,大声问身边的王琪:“王琪,我不认识这个同学,你认识吗?他是你们班的吗?”

    王琪是徐蓝的死党,微微一愣之后,立即夸张地摇头道:“不认识唉!这人是文莱中学的?”

    钱民自讨没趣,却满脸恼怒地看向古辰逸……

    说话之间,体育馆外走进三人,衣衣老师不去说了,都认识;旁边那位女子居然也是貌美如花,看过去与衣衣老师相比也不遑多让,未免让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怎么了嘛?

    以前走在大街上,一眼看去都是姿色平庸之辈,怎么一下子出现两个美女?而且,这样两个娇滴滴的美女不是来斗艳,而是来比武。

    怎么了嘛?

    跟在她们身后的李海教练快走几步,来到擂台中间,唾沫四溅地说道:“啊哈,同学们,今天来的人不少……武术班的同学请集中在这里,其他同学稍稍退后一些。今天是武术班很有意义的一天啊!”

    “黄老师都认识吧?数学老师,又是计算机辅导老师,文莱中学数一数二的优秀老师啊!”他摇头晃脑的奉承一番,眼梢向黄衣衣瞄去,见她一副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万物不萦于怀的样子,咽了口唾沫又说道……

    “同学们可能都知道,黄老师不仅教书厉害,武功也非常好。上次,有个歹徒闯进学校,想对古辰逸同学进行报复,被黄老师打退。这个事情告诉我们两个道理。第一,练武的重要性。大家想想,歹徒为什么追进学校报复古辰逸同学?这是因为古辰逸同学太弱,一看就是好欺负的。要是换了一个厉害的同学,比如许博,歹徒就会考虑考虑,也许不敢明目张胆地追进学校……”

    武术班同学一起点头,显然的,许博是武术班公认的最能打的一个;而古辰逸,一打架就下黑手,抓男人关键部位……不仅猥琐,而且弱爆了。

    “而如果换了我……”李海教练得意洋洋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神气地说道:“就不存在歹徒追进学校的问题了,在校外我就把他解决了……”

    牛逼哄哄地看了四周一眼,李教练继续说道:“说起来,那个歹徒运气真好,那天我正巧不在学校,否则,哪会让他逃走……第二,这件事还告诉我们,别看黄老师是个女教师,但实力很强。所以,今天的比武看点很多啊!希望武术班的学员认真观战,学习其长处,对照我以前教给大家的东西,体会一下不同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情,比武开始后,请同学们一起给黄老师加油!黄老师是个年轻女教师,力量上可能比不上我,动作规范性也可能存在欠缺,但大家务必牢记取长补短的道理。好了,下面比武开始。”

    李海教练笑着拱拱手,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他是这场比武的裁判,自然要留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擂台内外,各人各种心思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不去说,即便是黄衣衣和张忆晚两个当事人,也完全两种心态,一个是想试出对手的深浅,一个是想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不过,张忆晚这时候已经感觉到黄衣衣的厉害……古辰逸说她能和那个刺客打成平手,她一直不相信古辰逸的判断,现在看来,说不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下麻烦了!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可以和刺客打成平手,功夫多半在自己之上,这种情况下,还怎么藏私?

    想起那天古辰逸说的话,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,就得拿出高手架势,让黄衣衣不敢全力进攻。

    斜睨一眼,张忆晚笑问:“衣衣,听我们这位裁判的口气,似乎是位高手?”

    李海教练满脸气愤。

    黄衣衣微笑道:“哈哈,听口气确实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看了一眼擂台外的古辰逸,问:“那小逸怎么跟着这位学武?”

    “唔,强身健体嘛,这个倒是不必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以后我来教他,免得被人教废。衣衣,我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突然有些心虚……毕竟她是见过羽田喜和那几个基地成员死状的,都是一击毙命,卧龙崛起一致判断就是眼前这位出的手。联想起古辰逸曾经说过,张忆晚比武本事可能不大,但杀人的手段极为犀利,会不会打到一半,一把飞刀把我的命给收了去?

    有点发虚。

    “忆晚,你要手下留情啊,咱们点到即止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笑笑,心道:“小逸说的不错,气势上压倒对方之后,出手就可以从容。”嘴里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伤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擂台外观战的人听到她们两人的对话,却是一片诧异。

    当初黄衣衣和羽田喜二搏杀,李海等人没亲眼目睹,但看到整个过程的人还是不少的。那种干净利落的出手,连续的飞脚,眼到脚到,绝非普通人可比,怎么听口气那女子还要略胜一筹?

    李海教练诧异地看了张忆晚一眼,两个女子虽没多说什么,但语气中流露出的意思对他非常不屑,这让李教练不爽!

    他伸了伸满是肌肉的手臂,吼道:“开始!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