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29节 我妈说的不算
    【分类强推中,求收藏求推荐票冲榜,谢谢】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确认张忆晚的身份之后,黄衣衣每天要动的脑筋,就是怎样忽悠张忆晚加入“卧龙崛起”组织。

    无奈费尽千辛万苦,张忆晚的答复永远是“没兴趣”、“不好玩”、“不参加”。

    确实,对张忆晚来说,自由自在地过日子比什么都好。从小就是孤儿的她虽然早先的日子过得艰难,但一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来去无牵挂。

    然后,她被姜有河看中,带上茅山开始暗无天日的训练,一直到贼王去世,她才下山来到小时候生活过的魔都。

    刚过上无拘束的生活呢,才不想给自己套上枷锁。

    而且,她最近做上了导游,带着游客悠然地领略城市风光,偶尔手痒做一次贼,玩玩小刺激,过得轻松无比。

    再加上古辰逸有事没事就在她耳边唠叨,什么加入那些有着严格纪律的单位就丧失了一大半自由;什么这种单位每天都会遭遇危险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何必将自己的一生断送在上面;什么等我长大,就咱姐弟两人闯荡江湖……总而言之,古辰逸说的话比黄衣衣有说服力多了!

    时间在周而复始的日子中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,二000年走来了!

    新纪元刚开始,国际暗黑界就发生了多次大洗牌。郁金香、天虎社、荣耀天使、幽暗魂灵等组织不断招兵买马,整体实力基本上都有所增强,而华夏国的卧龙崛起自古小军牺牲之后,整体实力下跌一个层次。这让卧龙崛起高层产生一定的危机感和紧迫感。

    虽说卧龙崛起组织的任务以防御为主,但如果实力不在同一层次上,又怎么防得住?

    招募张忆晚加入组织的愿望也就显得更为迫切。

    元旦过后第三天,黄衣衣找到张忆晚,摆开一副长谈的架势:“忆晚,我们已经这么熟了,我有话就直说了啊!知道你师兄对我们单位有多重要吗?他使得我们这个组织在国际暗黑界地位大增。同样的道理,他牺牲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师兄牺牲了?”张忆晚乍闻此事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古小军牺牲之后,有关部门调阅他的档案,发现他没有一个亲人。档案显示,他是三岁时被人抱走的,一直没找到家人;两个师父也都已经故世……至于张忆晚,名字根本没在档案中出现过,所以,没有通知亲属这一说。

    他牺牲之事大约只有“卧龙崛起”内部人员知道。

    而此前,张忆晚虽然和黄衣衣经常往来,也没怎么提起古小军。张忆晚一直以为师兄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。

    半年前师父去世的时候,她和师兄在茅山相处了几天,听师兄说起过他的工作性质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古小军从不在黄衣衣身边出现,她也不以为意。没准在国外执行任务呢,哪会往这个方向想?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以前不知道?”黄衣衣也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人和我说过这事。师兄怎么牺牲的?你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简单说了说古小军的死因,死于郁金香、天虎社联手暗杀说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忆晚,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动员你加入吧?报仇啊!给古小军报仇!我们需要得到你的帮助!”

    黄衣衣想用古小军来说服张忆晚,有点高看古小军在张忆晚心中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古小军对于张忆晚来说,其实就像一个符号。拜姜有河为师之后,她才知道还有这么个师兄。而且,师父对他失望透顶。在茅山学艺七年,她只在师父临死前才见到师兄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感情是没有多少的;有的,只是那么一层间接关系。当然,她和古小军都是孤儿,就这一点来说,这个世界上,他和她还是比其他人亲近一些的。

    因此,突然听到师兄的死讯,伤感自然也有,但不至于失去理智。何况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,能起多少作用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“衣衣姐,这样吧。如果以后真的需要我出力,你提前吱一声,能帮的我一定帮。但加入你们组织还是免了吧。我现在生活很充实,工作也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师兄的大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们的人吗?再说,是你的未婚夫,当然依靠你们那个组织和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事和你也有关系啊?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古辰逸每次和张忆晚见面,就向她灌输坚决不加入秘密组织的思想……他是这世界上最清楚内情的人,而且,在他成功地将“卧龙崛起”的注意力引到到她身上之前,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张忆晚怀有好奇心或者其他什么想法加入卧龙崛起,那么,她的秘密很快会被发现。一旦卧龙崛起发现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,自己这边就会有麻烦,卧龙崛起会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,以期挖出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张忆晚摇摇头,道:“师兄的事恐怕我真的无能为力。我最近事多,既要教古辰逸的武功,还要管我的妹子王雨纯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了定见,张忆晚回绝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交流一直延续到寒假来临。

    对古辰逸来说,这是他“新生”之后的第一个学期,每一天都值得回忆。两世为人,他还是第一次走进学堂接受正规学习。

    挺好的。

    真的挺好的。

    这个学期,他不仅多了一个很好的朋友,雨夕颜;而且,前生与他有关系的两个女子,黄衣衣和张忆晚都出现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命运”非常神奇,又把她们两人和他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以前在茅山生活的时候,师父魏无山向他讲解过“命运”二字的解释。“命”是先天与生俱来的的,不可改变;“运”则是宇宙间一种玄妙的趋势,具有时间性和不可逆转性,但时刻都在变化。

    “命”决定了“运”的大致规律,但真正理解“命运”内涵的人,却可以“运命”,就是用“运”来改变“命”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此生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巨大“变异”,因为他打破了生命的规律,死后复生了。只不过改变了一个躯体,但灵魂继续存在。这种“变异”彻底改变了“古小军”、“古辰逸”两人本来的生命轨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。

    他重生之后,黄衣衣和张忆晚这么短时间内就来到了他的身边,冥冥之中自有人类尚无掌握的“意志”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让她们继续处于危险之中了。他早下了决心,不仅要阻止张忆晚加入“卧龙崛起”,也要把黄衣衣拉出来。难度再高也要拉出来。

    报仇的事情,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独立完成。

    他每天锻炼,打坐修真,训练反应能力,都是为了早日实现这个目标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变化太大,不可能瞒过他人。同学们感觉他的胆量稍稍变大了些,学习成绩有所提高。特别是数学,期末考试居然考了八十九分,排在班级第二十二名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体质也在发生变化。譬如那次抱着黄衣衣逃跑,超出了大家的理解和想象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他刻意隐藏下,更多的变化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。别说同学、老师,就是父母,都不可能了解真相。

    ……学期最后一天,他坐雨夕颜的车回家。

    车子上,雨夕颜有些不悦地问:“小逸,为什么衣衣老师老是找你?你是不是因为她才和我疏远的?”

    古辰逸一愣,问:“小雨,我哪有疏远你啊?”

    “这要说吗?我们两人以前怎么样,现在怎么样,需要多说?”

    雨夕颜的生日比他晚一个月,这个时候已经满十四岁了。十四岁的她虽然小荷才露尖尖角,但该发育的部位都已经显山露水。而且,她的心思比以前更加敏感细腻。

    “小雨,我真的没有疏远你,在我心里,我和你还和以前一模一样。只不过我们都在长大,有时候不得不在别人面前假装淡定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自有自己的判断,又问:“是不是我哥哥找过你,说过什么话?”

    车子到了古辰逸所在小区门口后,雨夕颜执意要下车陪他走一段路,即将走进小区时,她稍稍抬高声音问道:“回想起来,生日过后,你就开始疏远我了,是不是那天我哥哥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你怎么这样想?”古辰逸暗吃一惊,小雨终于想到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小区门口人来人往,下班回来的,接送孩子放学的,雨夕颜忽然回转身说道:“林叔,你先回吧,等会我打车回家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忙制止,道:“不行,你妈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的聪慧超出古辰逸的认知,她果决地说道:“林叔,回去告诉我妈,我在古辰逸家吃完晚饭回来。”

    回头又说道:“怎么了?欲言又止的。难道不许我在你家吃饭?你不乐意的话,阿姨会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挠挠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雨夕颜一言点破,说道:“那天我妈怎么说的?不许隐瞒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看小雨一眼,对她的智慧表示适当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小雨,你好厉害,我只不过说了你妈会担心,就猜出了事情真相。其实呢,她也没说啥。我们都长大了嘛,该避嫌的时候就应该避嫌。”

    于是,雨夕颜很生气地踢他一脚,道:“你应该第二天就告诉我的,还真藏得住心事!我妈说的话从今天起作废,她说的不算。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