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34节 打残废
    黄斌是卧龙崛起第二行动组成员,论身手远在黄衣衣之上,虽然小腹部遭受重击,口中鲜血狂喷,但他也是通过残酷的死亡训练的精英。趁着鲜血喷出时对手往旁边一让,手上用力,毛巾架从左往右高速划向对手的脖子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对手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子,这类人都爱清洁,因此鲜血喷出之后必然要躲让,而第一个反应果如他预料的那样;他抓住良机,毛巾架变成致命的利器,虽然对手躲避不及,以他手上的力量,划过她的颈脖,可以直接击断颈椎,或者划断颈部动脉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毛巾架运动中刺破空气,发出空气的颤声。

    好在古辰逸对黄斌非常了解,间不容发之间身体往后瞬移,随后倏地前移,那种行动的快捷超出了常人对轻功的认知。

    毛巾架从左到右堪堪划过他的身子,“她”已经如炮弹般冲到面前,右手一拳击向黄斌的眼睛。黄斌急闪。随即感觉档间巨震,痛感袭来,瞬间放大……那种痛使他不由地身体弯曲,呼吸骤停。

    古辰逸膝盖击中他的裆部之后,身体退后,随即猛踢两脚,踢断黄斌双腿骨头。黄斌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搏斗发生在几秒钟时间内,快到仍在浴缸中惊恐的女人没反应过来,战斗就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女人随即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    男扮女装的古辰逸歉意地说道:“别怕,我不会伤及无辜的。你那男人不是东西,前段时间糟蹋了我的姐妹,我是来给姐妹报仇。他这种人啊,其实不值得你喜欢,我劝你赶紧改嫁。而且,今天过后,这人的男性功能可能会丧失……当然,我只是建议,怎么抉择是你的事。等会你可以打电话报警什么的,记得还要送他去医院吧。当然,他没什么生命危险,不会死的,我不想他死的这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对黄斌下手绝不容情,对他的老婆却怀有歉意。

    对黄斌,无论怎么报复都是他自取其咎。而且,他的罪行是典型的叛国行为,也不值得同情。对他老婆则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将浴室中的几件衣服扔过去,扔给他老婆,说道:“我走了,你赶紧打电话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计划中本没有追到黄斌家里让他残废的计划。

    男扮女装携雨夕颜去迪厅跳舞前的计划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扮成漂亮女子和雨夕颜一起去迪厅,迪厅中的人一看见她们,就知道这是两个初涉娱乐场所的学生妹,长得又正点,必有很多人垂涎于美色,过来搭讪甚至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这样,“她”就可以借机暴揍他们一顿。而且,要打得狠,打出大动静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留下“赵玫瑰”的名字。“赵玫瑰”很快就会在警方挂上号。

    如果动静足够大,就可以惊动卧龙崛起。这样,即使将来张忆晚的底细被人摸透,卧龙崛起那边又会将“赵玫瑰”这人当做假象中的隐藏高手……

    至于黄斌,只能说他运气不好,撞在枪口上。

    谁让这厮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在古辰逸假扮女子准备搞点动静之时出现,不成为倒霉鬼才怪!

    次日就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。

    雨夕颜一见古辰逸就紧张兮兮地说道:“小逸,怎么办?等会妈妈要来学校,说要拜访我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,还特别指明要见衣衣老师。这一见把戏就穿帮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妈大概几点钟到?”

    雨夕颜看看表,道:“应该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去找衣衣老师,让她避一避,不让你妈见到她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,快去!”

    古辰逸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黄衣衣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衣衣老师,新年好!”

    “嗯?古辰逸,怎么看上去长大了很多?”黄衣衣诧异地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自从修真之后,古辰逸的精气神变化极大,人看去更加内敛,但依然由里往外散发出勃勃英气。很容易使人忽视他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衣衣老师,过年了啊,是长了一岁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古辰逸挠挠头,笑道:“有一件事想请衣衣老师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黄衣衣警惕地问:“什么事?能帮就帮,要是惹了什么事情请我出面,哼哼!”

    “衣衣老师,不是请你出面。那个……是请你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“避一避?避什么?”

    古辰逸又挠了挠头,低声道:“唔,这样的。刚才雨夕颜找我,说她母亲想过来拜访你,但小雨不希望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是不是你欺负了雨夕颜同学,她妈妈来告状?”

    “要告状的话,她应该找我的班主任啊。她又不知道你是我姐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怀疑感更甚,道:“不行,被你这么一说,我更要和小雨的妈妈见面,搞清楚怎么回事,必须的!”

    这事搞得!

    要是她们两人见面,有人冒充她的事就会败露,那样的话就很麻烦。小雨的母亲势必会追问冒充者是谁?为何冒充?让小雨怎么应付?若是直说那天的黄老师是古辰逸假扮的,她母亲会气的发狂,而且,“赵玫瑰”的真相也可能会泄露。

    古辰逸于是作出一张苦瓜脸,低声道:“衣衣姐,事情是这样的,有一次小雨的妈妈见小雨闷闷不乐,就问她为什么,小雨说最近我故意疏远她,因为你和我走得近,有取代她的意思,她是来兴师问罪的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黄衣衣娇羞满面,然后是怒不可遏!

    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啊!

    难道她会和一个小女生抢男人?而且这男人还是个小屁孩?

    小雨母亲要是这样一闹,不管真相如何,她的脸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恨啊!

    必然是眼前这个小屁孩搞出来的狗屁事,或者故意在雨夕颜面前拿她作挡箭牌,或者根本就是这小屁孩为了追求雨夕颜,故意说她对他有点意思,让雨夕颜感到压力。

    可恶!太可恶了!

    黄衣衣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把尺就往他身上打过来。

    古辰逸心里明白,不需要再说什么了,衣衣老师必然会远远地躲开,不和小雨的母亲见面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怎么处理好和衣衣老师的关系,以后再说吧,赶紧撤!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:“衣衣老师,我以后不敢了。”拔脚开溜。

    他的逃跑技术一流,一闪身就从衣衣老师眼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古辰逸事后得知,他逃走之后,衣衣老师就请假离开文莱中学了。

    这天放学,雨夕颜和他同车回家,悄悄问他怎么说服衣衣老师的。古辰逸糗着脸把事情一说。雨夕颜闻言也顿时变色,羞红着脸死命掐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啊?”掐掐掐!

    “你不会找其他借口吗?”抓抓抓!

    “你让我以后怎么见衣衣老师啊?”拧拧拧!

    古辰逸急忙讨饶,道:“小雨,你不知道当时情况特殊,听我说让她避开之后,她反而更想见你母亲,不下点狠招行吗?”

    “狠招?这就是你的狠招?”小雨又用指甲掐他,一点不心疼,“呸!自我感觉忒好,脸皮忒厚,我会和衣衣老师争着抢你?臭美吧!”

    “呃?小雨,我说了这是急中生智,你不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气呼呼的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不能把我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。昨天在迪厅打了这么多人,警察一定在查,要是查出是我干的,要进班房啊!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你以后的表现,要是还这样欺负我,我就去举报揭发。”

    “呃?这是我们两人一起干的啊!你虽然没动手,但也是同谋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自然毫无举报他的想法,想起先前的问题,眉头又皱在一起,道:“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衣衣老师?”

    “唔,这样吧,你明天去找衣衣老师,向她解释一下。就说你妈找她是为了计算机兴趣小组的事。想让你参加她辅导的那个班。其他的事情都是我编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一来,她就会问,那为什么让她躲着我妈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叹口气说道:“撒一个谎,需要上百个谎来圆。可见撒谎不是好习惯呐……这样吧,你就说其实没啥事,就是怕妈妈唠叨,把你小时候的破事拿出来说,你不想让她听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总要找个台阶吧,否则我们以后和她见面会感觉别扭。”

    次日数学课,衣衣老师走进教室,一直板着脸讲课。

    她的课一向是六班课堂气氛最活跃的课,这天提问时,原本趴在课桌上从不举手发言的古辰逸破天荒地积极举手。

    偏偏衣衣老师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六班本来是初一年级中比较另类的班级,说另类,主要是这个班的大部分学生都有一定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像徐蓝,家里开着一家汽车配件厂,正积极吸引外资加盟,合作生产整车,经济实力非凡。

    像钱民,平时很嚣张的一个人,是因为他父亲和伯父都是政界高官,虽没有雨家势大,但也算豪门。

    王婷婷,外公是海军少将,不仅家大业大的,长得也很漂亮,平时骄傲得很。

    班级五十个学生,三十个有这样那样的背景。

    因此,尽管古辰逸形象有所好转,但在同学们眼中,他还是那种不值得重视的普通学生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发现古辰逸突然在衣衣老师眼中没有存在感了,顿时好奇心大起,以前,衣衣老师可是最关心他的啊。

    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</a><a>手机用户请到m.阅读。</a>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