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36节 立威(上)
    六角场地区是魔都的商业繁华地带,因三条公路对穿,形成六个角的商业建筑群而得名。

    这个地区处于魔都东北城郊结合部,外来人口众多,相对于其他地区,治安情况稍嫌混乱。

    三个人坐地铁到达六角场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。

    古辰逸跟在张忆晚身后走进一所老宅,平房结构,前后二进。天井大约有一百二十平米,很开阔。

    第一进平房居中有间大厅,北面墙上挂一张贼帮祖师爷的画像,画中之人看上去颇有侠武之气。中间五张八仙桌拼成长条形,两侧已经坐了大约二十人,年龄都在四十岁到六十岁之间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见张忆晚等三人进来,眼睛都不由地一眯。

    张忆晚已经年轻得不像话了,岂料带来的两个人更加年幼,其中一个男孩分明是初中生嘛!

    骂那隔壁个麻辣香脆!你以为这是摆家家酒啊?

    周大龙是老资格的香主,脸一沉说道:“张姑娘,你带不相干的人来做什么?议事堂的规矩,非本帮人员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其余众人一齐看着这位年轻贼王,神色间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张忆晚板起脸斥道:“周香主,我才是祖师爷嫡传的第六十四代传人。当着祖师爷的面,规矩应该由我来讲……帮里的规矩,遇有大事商讨,除了各堂口香主,贼王可以另外指定二人参加,莫非你连这都不懂?”

    周大龙脸色一凝,却是无话可说。因为历年传下来的规矩确有这么一条,遇到投票表决时,贼王带来的两人也有各投一票的权力,就是说,贼王有三票的权力。

    周大龙身边是一位六十出头的香主,姓刘,名慎德,看外表就像是老奸巨猾之辈。他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你说你是祖师爷的第六十四代传人,可我们还有些怀疑呢!”

    张忆晚举起右手,道:“怎么?刘香主怀疑我手上的这枚戒指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刘香主依然是慢吞吞的语气:“你是姜有河前辈的弟子不假,这枚戒指也是真的。但是,贼王传承不是仅仅一枚戒指这么简单。祖师爷传下来两项东西,武功和手艺。就不知张姑娘学到了几成?你老总要露一手给我们这些人看看,才让我们心服口服啊!”

    讥讽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张忆晚淡定地抬起手臂,动作优雅地捋顺鬓角的秀发,看上去比刘慎德更有耐心。

    她长得漂亮,身材更是惹火,抬起手臂捋头发时,本就巍峨的胸前两座山峰更显得呼之欲出,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春节前,你们说要开议事堂,同时切磋一下手艺。我就想到这事。怎么样?你们商量出具体办法没有?怎样比?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刘慎德看了看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祖师爷传人,说道:“张姑娘,我们大伙儿合计下来,觉得简单地比试两场就可以了。一场比武功,一场比手艺。武功嘛,这容易,双方打一场就知道了;手艺嘛,我们几人的意思,我们这边先派一人,你偷他身上的东西;然后,他偷你身上的东西。双方出手的时候,被另一方当场捉住者判负。”

    “ok,没问题。那先比手艺还是先比武功?”

    “先比手艺吧,对我们来说,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吃饭本事,具体这样进行……”

    具体这样进行:对手首先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信物……一块半个手掌大小的木条藏在指定人员身上,然后双方各出三人,正面交叉走过。先由张忆晚偷,如果偷的时候被人当场捉住判输,得手的话判胜。为了给交手双方充裕的下手时机,这样的交身而过共安排三次。三次交身之后,如果偷的一方没偷到信物或没机会下手也会判输。

    对方负责藏东西的是个四十左右的壮年男子,长得身高马大,很精明的样子。张忆晚认识这人,是南雨区的一位香主,自持本事出众,对张忆晚看不大起。

    他从桌子上拿起木条,转过身将木条藏在身上,然后拍拍手,道:“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中间,左右各一位男子掩护,向张忆晚她们走来。

    张忆晚同样走在中间,王雨纯在左,古辰逸在右,向他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双方接近,还有大约三步远的时候,钟香主故意嗅嗅鼻子,随意笑道:“两位,看到没有?对面的妹子很正点。”

    旁边两位贼忒兮兮一笑,目光恨不得可以拐弯看到里面。

    交身而过时,古辰逸将一根细细的冰箭射向他的膝盖处。

    这是用水化成的冰箭,非常细小,接触到皮肤很快就会融化。

    钟香主只感觉左腿一麻。

    他是个老贼,对贼的手艺非常精通,立即明白这是有人在分散他的注意力。因此,在感觉腿弯处突然发麻,条件反射去摸时,立即停止左手的行动,右手去摸右腰藏木条的地方。

    按常理,张忆晚这时候一定已将手伸向他藏信物的地方。因此,他出手极快,判断出张忆晚的下手路线,手在空中画一个弧,然后去按藏信物的地方。对手要么没出手,如果出手一定可以当场抓住。

    他将手按向藏信物处时,嘴角还勾起一丝笑容……看破了你的伎俩,看我怎么样当场活捉住!

    随后,手一直按到信物也没抓到对手。钟香主未免有点失望,脸上的得意表情一闪即逝。不过,反过来想,信物仍在身上,他就没输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钟香主又有点为自己的敏捷反应自豪,目光瞥向张忆晚时,却见这位美女根本没有出手之意,交身而过后,给他飞了个媚眼,呃,很来电的那种。

    钟香主微微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第一次交身结束,似乎打个平手。虽然被张忆晚发现了信物藏身之处,但也没有得手。

    双方走到墙面处站定,一起转身,再次向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大厅中,魔都各主要堂口的香主齐聚在这里。在双方切磋开始之后,分站在大厅两侧,全神贯注地看双方的表演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老贼,在这一行干了几十年,目光老辣。

    第一次交身看上去没分出输赢,但张忆晚根本没动手之意,已经看破了钟香主藏信物的地方,实际上已占上风。最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,张忆晚似乎什么也没做,钟香主怎么突然做出这个捉贼的反应?

    有些玄妙啊!

    那么,第二次交身而过很可能是贼王的传人动手之时。一时间,所有人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偷别人身上的财物,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因素很多。第一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,但这一点目前已无可能,由于这是事先说好的切磋,对方是知道你要偷他身上信物的;第二要分散对方的注意力,对普通人而言,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很多,但这时候也有点用不上,因为对手就是贼,而且是手艺高超的老贼;第三,那就是手艺了,何时出手,怎样出手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钟香主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就算是张忆晚的手艺在他之上,但他是有心防备,身边还有两位助手,怎么可能被对方得手?

    这个切磋办法提出来的时候,香主们一致认为对己方有利。最可能的结局就是张忆晚偷不到他们这边的信物,他们也偷不到张忆晚身上的信物。打成平手的可能性居多。

    平手就是赢嘛,说明贼王的手艺也不咋的。

    双方逐渐走近,大厅中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古辰逸不打算出手,他也想看看张忆晚的本事。

    双方接近的一瞬间,张忆晚突然走到了钟香主的正前方,随后,钟香主往左一让,张忆晚跟着往左;钟香主随即往右一让,张忆晚跟着往右。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钟香主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腰间藏信物的地方,他自信不管张忆晚怎么出手,都会在第一时间察觉,对张忆晚的拦路之举有些鄙视。

    张忆晚却是在两人同时往右挪步时抬起身玉手,在钟香主肩膀上拍了拍,道:“钟香主防备意识很强,不错!我们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交身而过。

    钟香主心情一松。

    交身而过的时候,他根本没察觉腰间有什么异动。而且,交身而过后,他还用手触碰了一下那个地方,**的,东西还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就只剩下最后一次了!

    双方再次回转身,站定,准备第三次交身而过。

    钟香主笑道:“张姑娘,抓紧时机啊,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笑得像只狐狸的张忆晚摇头道:“哪有什么麻烦?我已经得手了。”说完,拿出那个信物举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哄”地一声,大厅中满是诧异的惊讶声。

    钟香主急忙往自己的腰间一摸,结果摸出一块差不多大小的肥皂,顿时脸色大变!

    她是怎么做到的?什么时间下的手?

    别说他没注意到,大厅中近二十个行家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事玄了!

    只有古辰逸知道,张忆晚刚才使出的正是上代贼王姜有河的看家本领“偷梁换柱”。

    这手法说穿了也就是这么回事:先是引开对手的注意力,让他忽视你的用意。张忆晚左挡右挡的时候,已经分散钟香主部分注意力并引起他紧张了;随后,她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,在手掌拍下去的同时,另一只手已经在行动。

    她的袖口很大,肥皂就藏在衣袖中,而且,袖口飘飘,挡住了其余人的视线,手掌在袖子中做动作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。等她拍肩膀的手放下来,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来说“我们再来一次”,根本就是她在放烟幕弹,让钟香主以为张忆晚没有出手,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这次交手,心智、表演、出手、事后掩饰都做得完美无缺,除了古辰逸没一个看得出来!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