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37节 立威(中)
    在场所有人迅速在心里评估……看来,张忆晚的手艺确实在他们这些人之上。他们这么多人睁大眼睛看着呢,也没看出什么时候动的手。直到看见她手中信物,再去回想经过,才猜到她的出手时机和方式,厉害!

    接下来钟香主去偷她身上的信物,能成功吗?

    照道理说,机会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昨晚排演了一遍,钟香主有身边两位高手相助,也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开始了!

    钟香主依然在走在中间,快到张忆晚她们面前时,他身边的两人突然跨前一步,一左一右向张忆晚夹去。

    这是用野蛮的方法,强行分散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昨晚商量的时候,就有人提出做小动作,接近她的时候偷袭她身体上的敏感部位。对付女人嘛,呵呵,这样招数使出来几乎百发百中。因为她要躲,她要保护这些部位,而且,她会发怒,会骂他们,至少会在心里骂他们不着调,骂他们**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激动,注意力就会分散,忽略藏信物的地方,给钟香主提供最佳的下手时机。

    这样的招数,在实战中经常使用,鲜有失手。

    一左一右两个男子,都在五十多岁,形象有些猥琐,为了激怒对手,目光更是肆无忌惮,紧盯敏感部位,还恶形恶状做出下流动作,摆出一副吃定你了,就是要揩你油的架势。

    古辰逸是怀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情来的,见到这个局面也感觉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张忆晚真实功夫的,论动手能力,在场这些人都不是对手。贼帮,又不是武术帮派,最大的本事是行窃,而不是武功。张忆晚的功夫虽然比黄衣衣稍差,但比这些老贼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准备出手,看张忆晚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接近的一刹那,张忆晚突然后退一步,一左一右撞击过来的两个人急忙收脚,张忆晚却早有准备,双手在他们左右肩膀上往里一用力。两人本来就是用力夹击过来的,刚想收脚呢,肩膀处涌来一股外力,顿时收脚不住,重重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啊!

    在他们两人左右夹击过去的时候,钟香主想也不想就准备动手了!他肩膀一动,手刚伸出来了,就看到张忆晚已经摆脱了他的两个帮手,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钟香主只得悻悻地收回手。

    第一次交身而过,钟香主输了半招。

    走到墙边时,他低声问:“刚才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钟,那娘们不简单,手上力量很大。”

    有点不信,“是吗?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姑娘,力气比我还大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组人都转过身,第二个回合开始了。

    钟香主急忙低声道:“执行第三套方案。”

    三人随即交换位置,钟香主交换到了最左侧,不正面对着张忆晚。

    双方很快接近。

    协助钟香主的两个老贼这次仍准备使用下三滥手段,只不过将目标对准了王雨纯和古辰逸。

    既然直接向张忆晚下绊子不行,将目标对准陪同张忆晚来的两个人也是一样……他们两人要是出点小事,同样可以分张忆晚的心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两个目标容易对付多了。一个比张忆晚年纪更小,也是个秀色可餐的姑娘;另一个是初中生,乳臭未干呢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两人笔直地对着王雨纯和古辰逸撞过去。

    张忆晚见势不妙,急忙将王雨纯往自己身边一拉,抱着她转个身……那人是用肩膀撞过来的,张忆晚转身之后同样用肩膀去撞,两人瞬间撞在一起,只听得“啊呀”一声,对面那个五十多岁的老贼疼得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看上去娇滴滴的一个姑娘,撞上的时候才感觉完全不是想象中的这样!

    这那是姑娘的嫩滑香肩?简直是钢板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钟香主旁边的那个胖子对着古辰逸撞来。古辰逸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,看上去比较单薄;而那个胖老贼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身子壮实。如果撞上,非把小男生撞飞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胖老贼撞过来的时候,古辰逸“啊呀”一声,“吓”得急忙往张忆晚身边躲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忆晚刚巧抱着王雨纯转身过来,古辰逸就毛手毛脚地抱过去,正好抱住王雨纯。把王雨纯吓了个激灵,她以为是那个胖老贼抱过来了。

    随即,看到胖老贼正撞向她和古辰逸,顾不得推开古辰逸,拉着他往旁边躲。

    时间有个先后之差。

    张忆晚是先撞上另一个老贼的,撞上之后,趁着反弹之力,身子一个回转,像设计好的那好,刚巧向胖老贼撞去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体型相差悬殊的人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钟香主暗喜,急忙跨前一步,守在另一边,等张忆晚被撞飞过来,他老人家就可以施展妙手空空手艺了!

    但事情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只听见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后,身材异常的惹火的张姑娘并没有预判的那样被撞飞,被撞到他怀里,反而是胖老贼嘴一咧,“蹬蹬蹬”退后几步,又是“蹬蹬蹬”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搞什么飞机?

    莫非胖老兄被美女一撞,美得全身冒泡,浑然不辨东西南北?

    钟香主怔怔不语。

    这边,张忆晚对着发愣的钟香主微微一笑,道:“钟香主,还剩最后一次机会了,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双方交身而过。

    旁观诸人微微动容,没想到张忆晚的功夫这么好,看来得到了姜有河的真传啊!

    最后一次机会了!

    钟香主拉住两个帮手低声询问:“怎么回事?那女的力量很大?”

    胖老贼心有余悸,道:“何止力气大,她那肩膀坚硬似铁,这一撞,撞得我骨头都碎了,这一次不能蛮干。”

    昨晚商量了很多办法,不外乎欺她是年轻女子,采取撞击、言语侮辱,猥亵等手段激怒她。照常理说,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,面临他们这些老贼的下三滥招数,应该特别难以应付。

    她是姜有河徒弟嘛!手艺肯定不差的,如果单纯和她玩技术,不一定能赢。但是,直接使用笨办法,却是最有效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时候才发现,他们这些“行之有效”的笨办法都是建立在弱女子的基础上,但现在这女子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敏捷性,让他们知道她绝不是什么弱女子。

    胖老贼低声道:“小钟,这样吧,我们三人上去的时候,同时向他出手,只无论谁偷到了信物都交给你,也不算违反约定。”

    钟香主点头道:“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上!”

    最后一次机会了,不出手就意味着放弃,张忆晚料定他们不会轻易认输。出发前,她自信满满地说道:“你们两人退后一步,跟在我身后就可以,看姐怎么挫败他们!”

    三步,两步,一步……

    双方相交的一瞬间,三个人果然同时出手,被撞疼了胖老贼最为猥琐,张开胖乎乎的脏手,竟然直接抓向她的前胸。

    张忆晚功夫在他们之上,不管文的武的都沉着应对,见胖老贼的脏手袭来,快速无比地出手抓住他的中指,用力一拗,胖老贼一声惨叫,身子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,以为自己的手指被拗断了。

    其实,张忆晚是快速一拗之后立即松开了手,因为,其余两人的脏手都伸上来了。

    她用左手拍开另一个老贼的手,拍过去的时候使上了力,“啪”地击打在对方的手背上,老贼疼得连甩了两次手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她的右手已经准确无比地抓住了钟香主的贼手!

    输了!

    钟香主惊愕地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,张忆晚先动手坳胖老贼的手指,然后又去拍开另一位老贼的手,都是正面面对他们两人的。但钟香主在两个搭档出手的时候,已经快速闪到了张忆晚的身侧靠后位置,身体不在张忆晚的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然后,张忆晚突然一手抓来,手上像长了眼睛一样,干脆利索地抓住了他的两根手指。钟香主只感觉手指上罩了一个紧箍咒一般,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被抓了现行啊!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钟香主这时候才认识到自己确实技不如人,忙说道:“张姑娘,我服了,南雨堂口此后尊张姑娘为新一代贼王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闻言微微一笑,道:“钟香主,论手艺,你也足够担任堂口香主了,以后要记住贼帮的规矩,四偷四不偷是我师父姜有河定下的,务必谨记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钟香主很光棍地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站在大厅两边观看的其余老贼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半响无语。

    稍过半刻,周大龙开口说道:“张姑娘,你的手艺大家都已经看到了,确实得到姜有河前辈真传了,我们没话可说。但是,武功方面还是要切磋一下。这样吧,你是女子,只要打平我们这位周香主,就算过关。怎么样?敢不敢切磋?”

    张忆晚早看到了站在周大龙、刘慎德旁边一位短小精悍的男子,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来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个短小精悍的男子,张忆晚第一次露出慎重的表情。因为,真正会打的,就是周香主这种身材短小,两膀宽厚,步法灵活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,显然也是练过武的!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