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38节 立威(下)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六角场一个老旧的两进宅子内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随着魔都城市建设的加快,这样的老宅子数量日益减少。但这一片是城乡结合部,以老宅子居多。一幢接一幢。

    隔壁隐约有音乐声传进来,是周华健的歌,曲调悠扬。

    而这幢老宅内,因为张忆晚先声夺人,胜了第一次较量,贼帮有头有脸的人对她的观感悄然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当初提出切磋,不只是因为怀疑张忆晚的能力,也有周香主极力请求的因素。

    周香主原名周友名,是魔都很有名气的一位老贼。坐过几次牢,手底下有一班徒子徒孙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古城堂,势力范围正是张忆晚做导游的那个地区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贼的活动场所集中在公共交通路线,包括公交、地铁、铁路、车站;还有商业繁华地带和旅游区。

    古城堂口的一个重要场所就是张忆晚做导游的那个旅游区。

    但贼王张忆晚来此做导游之后,立即禁止贼帮在此地活动。若有违反,被她捉住之后会受到严厉处置。有两个蟊贼不信她那套,屡次作案,被张忆晚抓住执行家法,剪断了手指。

    周友名急得跳脚!旅游地不能行窃,他的财路就少了一大半!

    因此,周友名求助于其他堂口的香主,请他们帮忙,一起驱逐张忆晚出境。她不是贼王吗?既然这样,华夏国任何地方都可以去,何必赖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不走?

    其余堂口的香主也很想看看贼王新一代传人的手艺究竟怎样,商量后想出了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切磋一番嘛!

    按照贼帮规矩,贼王本来就有责任传授贼道嘛!

    只不过切磋手艺的进程大大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此时,周香主见终于轮到他出手了,顿时贼眼一亮,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民间将四肢短和脖子短,合称为“五短”;手臂粗,腿粗,腰粗合称“三粗”。长得“五短三粗”的人不仅爆发力强,身体灵活,而且,打架的时候重心稳,占有先天性优势。

    五短三粗的周友明从小打到大,读书时就是学校的霸王,对自己的功夫一向自信。

    即使看到另外两位香主在掩护钟香主行窃时被张忆晚撞飞,他也不以为意。就算她有蛮力又如何?实战经验比得上他吗?

    两人走到大厅中间。

    周友名脚步稳重,站定之后如岳临渊,颇有悍贼架势;张忆晚相对显得弱小,再加上年轻漂亮,看上去浑然没有一丝霸气。

    这两人对敌,连古辰逸都在手心捏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周友名武功也许不怎么强,但给古辰逸的感觉很危险,这个人有股狠劲,而且绝非善罢甘休之辈。

    等两人走近,周大龙补充道:“两位,我们这是内部切磋,双方点到为止,不要玩得过火。分出输赢之后,双方就不得继续出手。开始吧!”

    周友名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道:“怜香惜玉嘛,我懂!不会伤了她的。”

    牛逼哄哄地双手合在胸前,十指紧扣,随后活动手腕,只听得一阵“咯咯”声响,是关节摩擦时发出的声音,很有先声夺人的意味;双眼却紧盯张忆晚,不是盯她的脸,而是盯在胸前那四两肉上。

    这人狠劲、心智都有!

    古辰逸不由地提醒道:“姐,不要大意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向他摆了摆手,示意没事,随后淡然说道:“周香主,进招吧!”

    顷刻间,两人开始交手。

    周友名的功夫非常扎实,他的动作一点也不华丽,也不依靠身法取胜,跨出一步后就挥拳打向张忆晚,拳出有风。

    他慢,张忆晚则快。

    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子,比武开始后就绕着周友名满场游走,动作如行云流水,观赏性很强。

    大厅中到处看见她的身影,出拳时在周友名左侧,拳到一半已经到了他的身后,一拳击出,没有一点声响,但大厅中人人看得出这一拳如果打中,周友名就会受伤。因为有内劲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牢牢地吸引住。

    这场比武以先前的手艺较量更扣人心弦。

    这两人风格大异,一个沉稳,不管张忆晚如何变招,只是一拳一拳地发出去,而且,他喜欢和张忆晚对拳,你一拳过来,我一拳对准你的拳头招呼。

    另一人则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,不和对手力拼,只找薄弱环节进攻。

    古辰逸则站在张忆晚身后,随时准备援手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,张忆晚虽然看上去占尽上风,但是力量确在周友名之下,如果被周友名觅得机会,打中一拳,她就得受伤。而周友名因为有利益冲突在内,一旦得手,绝不会收手,很有可能趁机下毒手,把张忆晚打残。

    转眼间,激烈的交手已经数十回合,双方虽然都没有打中对方,但消耗的力量却很大。这样下去,形势对张忆晚不利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打法显然比周友名消耗更大。

    张忆晚自己也明白这点,又过了几个来回,她变招了!

    经历了数千年传承,祖师爷的武技其实已经丢掉很多,古辰逸在茅山学艺时就听姜有河说过,祖师爷的武功需要悟性,犹以手上功夫为最。

    因为贼身上最灵活的部位就是两根手指,那是经过许多年苦练才可以小成的,因此,类似飞刀、暗器功夫必然娴熟。

    古辰逸自从和张忆晚认识,从未见她使用过类似功夫,但此战对她而言关系重大,而且非常危险……如果张忆晚学过暗器功夫,肯定会用,这是评估她真实战力的最佳机会。

    果然,两人又交换了三招,张忆晚飘然退后半步,纤手一样,一道光影出现,倏地飞向周友名面门。

    周友名躲让不及,闷哼一声,已经中招。但他悍然不顾,继续冲向张忆晚搏斗,力量更大更猛!

    张忆晚身影漂移,手一扬,又是三个光点飞向周友名面门和脖子。

    古辰逸这时候已经看清楚了,张忆晚使用的暗器是一元面值的硬币,圆圆的,没有锋利的口子,因此周友名虽然被击中,却没受到创伤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三枚硬币无一落空,击中周友名后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,看得出硬币上的暗劲不弱!

    这样的比武,打到这时实际上已经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周大龙笑呵呵地说道:“两位,可以了!张姑娘技高一筹,不用再比了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闻言转向周大龙,笑道:“周老爷子,周友名香主武功高强,我胜得侥幸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恼羞成怒的周友名背后一拳击来,拳风猎猎,直袭她的后心。这一拳既快又猛,眼看张忆晚来不及躲避。

    原来,周友名心里清楚,他这一败,旅游区那块领地就收不回来了,这是切身利益所在,不肯死心;而且,他还有些不服帖,不就是被几枚硬币打中吗?真要是生死相搏,打中就打中了,他只要尚有一战之力,最后谁能活下来还是未知之数。就此认输的话,让他以后还怎么混?面子里子全部丢光啊!

    因此,恼怒之下,这一拳又快又猛,使出了十成功力。

    练武之人,反应非常敏捷,张忆晚感觉背后风声袭来,立即身子前扑,一挥手,手中暗器射向背后。

    古辰逸早在周友名偷袭之时就判断出张忆晚躲避不及,因此,手中的冰箭在张忆晚出手前已经射出。他的暗器功夫远远超出张忆晚。冰箭射中周友名的背后要穴,周友名顿时身体僵硬。只差了一点点就打中张忆晚的后心!

    就在周友名瞬间动作停滞的刹那间,张忆晚的暗器这时候也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之前,考虑到这是本帮人员之间的切磋,她手下留情,将硬币当作暗器使用;此时,却绝不容情,手中飞出的是边沿极为锋利的圆形铁片。

    “噗”一声,暗器正中周友名的右眼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仰头倒下。

    铁皮深深嵌进了他的眼窝,这只右眼显然作废了。

    在周友名的呼痛声中,张忆晚冷冷说道:“各位,大家都看到了。周老爷子已经叫停了比武,周友名香主却仍在背后偷袭,我不得不下重手废了他的招子。各位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周大龙看了眼刘慎德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张姑娘,这事错在周友名,怪不到你身上。今天的两次切磋,你都获胜。大伙儿承认你是祖师爷第六十四代传人,请原谅先前的不敬。从此以后,我们大家一切按照本帮原来的规矩行事。请问张姑娘,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他和刘慎德是魔都声望最隆的贼帮香主,代表了其他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张忆晚点头说道:“我也没有什么多说的,本帮几千年的传承,贼王向来不干涉各堂口的运转。各位一切照旧。但有一条,我师父十年前传下号令,贼帮四偷四不偷规矩必须遵守。若有违反,我会以贼帮帮规处置。”

    依然是周大龙代表所有人说话,道:“明白,我们会约束徒弟们遵守帮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们送周友名香主去医院……还有,以后没要紧事不要找我。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