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41节 跟踪
    此时的古辰逸完全是美女形象,和黄衣衣相比也逊色不了多少。见黄衣衣上一眼下一眼不停地看“她”,微笑道:“这位姐姐,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    见过吗?

    黄衣衣其实也在迷惑呢,因为她从“她”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但这张脸、这个人确实应该没见过才对。她是电脑高手,记忆力超群,如果见过的话,又长这么漂亮,不应该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好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唔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她迟疑地说道,转而问:“你是张忆晚的朋友?她有什么急事要你来请假?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本来,她只是因为坂田死在古镇旅游区附近而联想到张忆晚出手的可能,现在得知她突然之间请假两周,这种感觉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“具体我也不清楚,她只说请两周假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打她手机也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能在飞机上,或者别的什么地方。”古辰逸摊了摊手,表示无能为力的样子,随即笑着对她点点头,道:“再见,我很久没来古镇了,随意走走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立即说道:“正巧!我也想走走看看,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呃?请便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自然明白黄衣衣的心思,她是想通过自己了解张忆晚的动向,借此分析坂田一郎的事情是否和她有关。

    要知道,“卧龙崛起”在得知“天虎社”的坂田一郎突然出现在国内时已经非常惊讶,因为坂田这个层次的杀手潜入华夏国必然有所企图;然后,得知坂田一郎已经被人一拳打死时,惊讶更甚。

    谁有这样的能力悄无声息中干掉坂田?

    为了了解事情的原委,“卧龙崛起”派出了行动一组的全部人马。

    王慎行等人都觉得,最近一段时间,魔都表面平静,但潜藏着很多暗涌。前段时间行动二组的黄斌被人找上门暴打,几近残废。根据黄斌的回忆,来人是个年轻女子。调查后发现,这个女子当天还在一家迪厅大发雌威,将七八个收保护费的打残。留下的名字叫“赵玫瑰”,但警方调查所有案卷,都没有找到这个“赵玫瑰”的线索。真是一件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这事还没调查出结果呢,又冒出坂田一郎混入国内,被人打死在古镇旅游区的事情。和他死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天虎社的a级杀手。就是说,他们两人联手对敌,但依然被人杀了。

    根据现场残留的痕迹分析,对手也只有两人。其中一人被枪击中,地上留下很多血迹。而坂田一郎这边,射出了许多子弹,都没击中目标。

    看到的最骇人场面是,坂田被人一拳打凹了胸膛。太可怕了!这个世界上有几人能做到这点?依靠近战格斗完杀坂田一郎?

    因此,“卧龙崛起”高层对坂田一郎的事情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还有,这次“天虎社”来了多少人呢?是否和“荣耀天使”高层负责人来华夏国有关?

    这些问题自然也在黄衣衣的考虑范围内,只不过,她将目标锁定在张忆晚身上。

    感觉眼前的女子和张忆晚有关,就缠住这位女子,看看能不能找出线索。

    而对古辰逸来说,留在古镇的目的是找出“天虎社”的其他成员,黄衣衣跟在身边关系也不大。

    “她”沿着古镇的街道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。”黄衣衣跟在后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,我姓赵,叫我小赵好了。你呢?”

    “黄衣衣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心中暗笑,附身到少年身上之后,真正的身份已经无人而知,如今又乔装打扮过了,黄衣衣要是查出她是谁才怪!

    “衣衣?好名字。”她看她一眼,问:“你的职业应该是警察吧?”

    黄衣衣一怔,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告诉我了,恨不得知道我的所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笑道:“错了,我是文莱中学的老师。只是觉得以前见过你,但回忆不出往事,所以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文莱中学的老师?那你怎么不去上班?中学老师都是坐班制的吧?难道你是翘班出来的?”

    黄衣衣被“她”这么一逼,心中的疑虑更甚,她究竟是谁呢?没听说张忆晚有这样的朋友啊?难道是新收的徒弟?嘴里答道:“我今天没课,来找张忆晚玩的。我和她关系很好,无话不谈。但她从未说起过你,你在哪上班呢?”

    “看,又是一副密探的口吻,我才不相信你是老师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走,“她”看到吴中华、徐晓伟等人都出现在视线里。这些人分散在古镇各个街道,显然也在守株待兔,等“天虎社”的人出现,或者等杀死坂田一郎的人出现。看神情,显然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古辰逸便来到古镇中部一家茶楼上,黄衣衣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    “呃?衣衣老师,你有兴趣陪我喝茶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我和你一见如故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埋单。”

    泡了一壶茶,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这个茶楼位于一个桥边,北面是一条景观河,河的两岸留出很大的绿地。坐在这个茶楼上,可以将四周的情况都纳入眼底。

    “天虎社”的杀手如果到古镇调查情况,必然会经过这里。

    黄衣衣美目一扫,笑道:“小赵,你真会选地方,坐在这里,古镇上进进出出的人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瞥她一眼,道:“我是来看风景的,和你不同。”

    她们两人都长得漂亮,黄衣衣扎着马尾辫,乔装打扮的古辰逸则长发披肩,在窗口坐下不到五分钟,就有人过来搭讪,“两位美女,拼个座怎样?你们看,这个茶楼就这张桌子视野最好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青年,和黄衣衣相同,同样在脑后梳了一条辫子,模样还算不错,就是看人的目光有些猥琐;旁边是一个更加猥琐的男子,剃了个小平头,目光始终在黄衣衣和古辰逸脸上、胸部绕来绕去。

    见两个年轻女子身边没男人保护,不等她们两人答应,一人一个,就在黄衣衣和古辰逸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黄衣衣怒斥一声:“滚开!”猛一拍桌子,桌子上的两杯热茶突然涌出一支水箭,笔直地射向两人面庞。

    两人刚坐下呢,身体趋势由上往下;热茶就由下往上射来,根本来不及躲避,热茶射到了面庞,两人同时大叫一声,跳了起来,嘴里顿时不清不爽起来。

    古辰逸站起身,装出害怕的表情,说道:“不关我的事,是她搞出来的,你们找她算账。”说完,就从小平头身边挤了出去,直接下楼。

    黄衣衣眉头一皱,眼睛扫向窗外时,看见吴中华跟在两个陌生男子身后,慢慢往古镇出口方向走,远处,徐晓伟等人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呃?吴队长他们发现目标了?

    难道小赵也是发现了那里的情况,所以拔脚就走?

    黄衣衣立即拿起桌子上的包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骂骂咧咧地拦住她,道:“想跑?有那么容易吗?没见哥哥的脸都被你烫坏了?”

    黄衣衣二话没说,用胳臂肘王两人身上一撞,撞在要害部位,两人顿时额头冒汗,说不出话。黄衣衣趁势挤开两个男子,快步下楼。

    等她下楼,古辰逸已经消失在视线中。没办法,她只得先跟在徐晓伟身后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突然脑中一闪,她想起了黄斌的事情,刚才这个女子姓赵,莫非就是赵玫瑰?她也是为了“天虎社”的杀手而来。那么,昨晚的坂田一郎死在赵玫瑰手上?

    她立即返身去找,但赵玫瑰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,再也找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追上徐晓伟之后,她低声问:“老左,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?长头发,长得非常漂亮,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。”

    徐晓伟是左撇子,一组的人都叫他“老左”。

    “没注意,怎么?这人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她就是赵玫瑰,刚才和我一起喝茶,突然间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玫瑰?突然消失?”

    “对,估计是看到了老吴在跟踪前面两人,突然间下楼,我赶紧追下来,但她似乎蒸发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徐晓伟神情庄重地问:“怎么?你怀疑她和‘天虎社’有关?”

    “也许她就是杀死坂田一郎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晓伟惊讶问:“你是说赵玫瑰和坂田一郎正面对敌,杀了坂田和他的同伙?”

    黄衣衣也觉得这个想法过于大胆,摇头道:“不清楚怎么回事,但她突然出现在这里,又突然消失,不会无缘无故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玫瑰的事回去后再说吧,这里有监控头的,慢慢再找她的去向。我们先跟上吴队长。吴队长先前给我的手势,是发现‘天虎社’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点了点头,孰轻孰重自然分得清楚,这样的局面下,赵玫瑰的事只能先放一放,集中力量对付“天虎社”这边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等他们快走到古镇出口处时,吴中华对他们做出跟丢了的手势。

    徐晓伟惊讶地走近他身边,问:“队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两人估计就是‘天虎社’的成员,易容过的,应该是发现了我们,分开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打电话汇报给总部了,他们应该就在刚离开这里的大巴或出租车上,我们两人一组,保持手机联系,追上车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喃喃自语道:“赵玫瑰是不是一个人跟上去了?这下乱了,乱了!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