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44节 全城搜索
    乔装打扮成为一个漂亮女子,然后轻薄自己的前女友,腹黑少年古辰逸其实是想分散黄衣衣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六月,本是个流晶逸彩的季节。

    南风吹来,风中带着野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在魔都南郊新泾村北面的一条小路上,被粗暴制服了的黄衣衣仍在不依不饶的劝说,试图说服“赵玫瑰”顺从自己的意志。

    然后,被“赵玫瑰”在敏感部位抓挠了几把,又羞又急,斥道:“赵玫瑰,你太不识好歹了,我是在帮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那你答应做我的百合,我就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叫百合啊?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?看你的身材、长相,哪里差了?将来有很多男人争着追你,知不知道?我真是被你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古辰逸一直站在黄衣衣的身后,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一只手在她身上揩油。听了这句话,她忍不住问:“那你告诉我,你有没有心爱的男人?如果有,我就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古小军!”

    亲耳听到前生的女友将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,古辰逸心中突然间又喜又悲,一种苍凉的感觉涌上心头,有激动,有欣慰,有爱怜,眼泪差点流出来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在她颈脖的后面吻了一吻,随后,解开她背心的穴道,趁她刚解开穴道浑身酸麻之际,转身飞奔而逃。

    等黄衣衣转过身来,古辰逸已经跑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黄衣衣摇头叹息一声,心想,既然世界上有赵玫瑰这个人,她总能找到她。凭借卧龙崛起的力量,要找个活生生的人还不容易?而且,既然赵玫瑰武功这么高,重要性不言而喻,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的!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却是吴中华那边发现了情况,又有些不放心她,追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吴队,我这边情况有些复杂,见面再谈吧。你那边怎样?什么?发现了春上和武宫正树的尸体?好,我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,吴中华和黄衣衣分开之后来到青竹社的老巢……那个挂着家具厂牌子的院子外。吴中华假装来定做家具,走到门口却感觉里面情况不正常,乱哄哄的一团,而且空气中飘扬着血腥味。

    他向后做了个手势,然后直接推门而入,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……

    两个“天虎社”杀手躺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,一动不动,已经死透。另有几个小混混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直哼哼。剩余的人在搀扶这些受伤人员。

    吴中华突然推门而入,这些混混还以为古辰逸杀回来了,手里一个哆嗦,刚刚搀扶起来的林老板就重新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林老板疼得发出一声惨嚎。

    吴中华皱皱眉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个小混混瞪他一眼,反问:“你怎么回事?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老板在地上骂骂咧咧:“小王,先把老子搀扶起来啊!搞什么飞机?”

    徐晓伟等人这时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中华说道:“我们是警察,你们几个都站在这边。”手指了指旁边的空地。

    听说他们是警察,刚搀扶到一半的两个混混吓得手一松,林老板又跌落地面,于是又是一声杀猪式的嚎叫。

    徐晓伟等人不去管他,先去检查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个咽喉处被刺入一片竹片,死状和羽田喜二相同;另一个被一拳打陷了胸口,死状和坂田一郎相同,如果进行解剖,必然是打坏了心脏之后猝死。

    吴中华冷下脸问:“这两人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他是卧龙崛起行动一组组长,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,经常在死亡边缘搏斗的人身上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,眼睛扫过去的时候,看到他目光的混混无不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刚……刚才有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姑娘,跟踪这两人进了家具厂,堵着门口,将他们两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,吴中华一个激灵,立即想起黄衣衣说遇到一个熟人并追上去的事情,那个背影不就是年轻女子吗?难道就是她?想到这里,吴中华脊背上冒冷汗!

    这女子能一对多人,轻而易举地杀死两个天虎社a级杀手,黄衣衣怎么是她对手,连忙拿出手机拨打过去,听到黄衣衣的声音才稍感心安。

    这样,黄衣衣很快来到这里,进来就看到死得不能再死的春上和武宫正树,一看之后就明白,这两人应该出于赵玫瑰之手。

    她将吴中华拉到一边,低声道:“吴队,他们两人应该死在赵玫瑰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赵玫瑰?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“五哥”耳尖,听到后立即咬牙切齿地说:“对!对!赵玫瑰,就是这娘们!警察同志,你们快点把她抓起来。上次在迪厅闹事的也是她,我们几个弟兄都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啊,至今裤裆里的玩意还不听话呐!”

    吴中华又离开这些人几步,确认这些外人听不到他的话了,才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衣衣,那黄斌的事也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不过也许有其他原因。我感觉她不像坏人。而且,她杀了天虎社的这些人,是为国立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追的人就是她?追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说了一会话,还动手了,她的武功远在我之上,不过,她制住我后又将我放了。”

    吴中华点点头,道:“出了这么大事,这个地方该清理了,我先打电话汇报这里的情况。你们控制住局面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大批警察赶到,开始对青竹社的这个基地进行彻查。吴中华等人则对林老板进行审讯,很快弄明白还有一条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随即,一声令下,开始全城搜捕。

    却说古辰逸的母亲顾佩兰是区中心医院的外科护士。她所在的这家中心医院是二级甲等医院,医院规模在同等中心医院中排第一。

    顾佩兰工作谨慎细心,态度和蔼,颇得好评。

    护士都是三班倒的。

    这天,她上“七三”班,就是七点上班,三点下班的那种。上午十点半左右,护士值班室突然有人叫她:“顾佩兰,你的电话,是长途。”

    顾佩兰接起电话,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喂,你是古河同志的爱人顾佩兰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唔,我是古河同志单位的领导,我叫于波远。”

    顾佩兰听说过这个名字,知道他是核重工的副总,丈夫去邻国帮助建造核电厂,就是他点的名。此时听他的语气有些低沉,心里顿时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,着急地问:“于总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巴基斯坦那边发生了一点事,问题不大,你不要担心。昨天晚上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闯进我们的营地,绑架了我们三个工程师。古河同志也在其中。你不用担心,他的安全没有问题。绑匪只是要钱,不涉及政~治。外交部和核工业部都已经在和巴方交涉,要求尽快圆满解决此事。公司开会研究决定,成立一个营救小组即刻动身去巴基斯坦。三位被绑架人员的家属也可以一同前去,如果你这边没问题,我们下午派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乍闻此事,顾佩兰有心惊肉跳之感,忙问:“于总,请您务必告诉我实情,古河究竟有没有出事?”

    “请你放心,他的安全没问题,绑匪给我们发了视频,三位工程师身体都没妨碍。我们这次过去,其实也是做一些辅助工作。具体的协商、交涉由外交部和核工业部领导负责。部领导已经说过了,人的安全第一,其余都可以谈。所以,你放心吧。怎么样?如果不方便,你不过去也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马上向医院请假,回家处理一下就走,我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急匆匆回家,顾佩兰立即打电话给儿子。

    对儿子,她还是比较放心的。小逸虽然学习成绩一般,但动手做事的能力很强。留点钱给他,吃饭的话就在学校或外面快餐店解决,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“妈,你要去巴基斯坦?爸爸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就像公司领导提起此事轻描淡写一样,她也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讲述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“领导说了,外交部出面协商解决此事,以救人为目的,而且,那边的绑匪只是要钱,没有其他目的。妈妈估计最多三四天就可以解决。所以,你不用担心,照样认真学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母子两人在电话里说了半个多小时,都是顾佩兰在关照这关照那,告诉他钱放在哪里,遇到事情怎么处理,注意安全等等。

    “妈,这样的话,你大概几天回来?”

    “妈妈也不清楚,估计至少一个星期吧。妈妈会打电话回来的,你乖一点喔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妈妈放心,我不会惹事的。”

    接到电话的时候,古辰逸已经摆脱黄衣衣,在从南郊回市区的路上。知道母亲即将出远门,他想了想,直接去张忆晚家。

    以黄衣衣的精明,想找赵玫瑰,向张忆晚了解情况必然是第一选择。她又不知道张忆晚不认识“赵玫瑰”。但黄衣衣和赵玫瑰第一次见面是在古镇旅游区导游办公室,亲耳听到“她”向领导请假。正合理的推理,赵玫瑰和张忆晚很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她去张忆晚家核实情况,就会发现张忆晚受枪伤的事。这就会有麻烦。因为张忆晚昏迷之后并不知道事情发展,而她昏迷前是和没乔装的古辰逸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深入调查下去,黄衣衣会不会将赵玫瑰和古辰逸划等号?

    不可不防啊!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