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46节 古怪
    文莱中学是魔都西南地区最好的初中之一,这个学校的学习气氛浓烈,学生来自全市各个区县,一半以上的学生有一定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从初一年级第一学期开始,古辰逸在同学们眼中变得古怪起来。原来很懦弱的一个学生,存在感不强,除了雨夕颜外也没几个同学愿意和他来往。但两个学期下来,愿意和他交往的同学逐渐增多。虽然他仍旧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惫懒模样,对其他同学的善意视而不见,但大家一致觉得,他变了。

    譬如他的学习,特别是以前比较弱的数学,成绩大幅度提高;譬如他的自信,以前看到学校中的小霸王,都是远远地绕路走,现在直接选择无视;譬如他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,好像很成熟,又好像带有一种气势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大家有些看不懂他了,而看不懂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就是古怪。

    而且他本就姓古,很自然地得到了一个新绰号,“古怪”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吃完饭,雨夕颜逮住他,问:“小逸,昨天为什么请假?”

    “爸爸在巴基斯坦出事了,被人绑架,妈妈昨天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雨夕颜大惊失色,忙问:“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我可以让家里人去打听的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对父亲的感情虽然不是很强烈,但也很挂念那边的情况。如果他赶去巴基斯坦的话,也有把握将父亲营救出来。但是,这势必牵涉到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要出国的话,各种麻烦,想不惊动他人,一个人悄悄过去的话,护照怎么办理?不可能啊!而如果跟随母亲过去,他的行动就受到限制,不可能离开母亲孤身一人杀过去。

    有力使不上,这就是现实。

    “小雨,爸爸单位的领导打来电话,说国家有关方面会介入。巴基斯坦又是我们的友好国家,形同盟国。他们那边想必也会全力以赴。然后,那边传来的消息,绑匪的目的是钱,仅仅为了钱的话,应该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几天一个人住?要不住到我家?客房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啦!不用这么麻烦,我能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今天放学后,我到你家里看看,会不会搞得一团乱麻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古辰逸没办法,只得敷衍道:“其实没啥问题啦。”

    “说定了,放学后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学校的高音喇叭里正在播放歌曲《三月里的小雨》。

    “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

    淅沥沥沥下个不停,

    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啦啦

    哗啦啦啦流不停。

    小雨陪伴我,小溪听我诉。

    可知我满怀的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古辰逸跟着声音唱了起来:“小雨陪伴我,小溪听我诉,可知我满怀的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雨夕颜脸色红彤彤的,双目中满是害羞之色,嗔道:“别唱了,被人听见不好,这歌词太**。”小雨,小雨的,她不就是小雨吗?

    “有吗?我怎么没觉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回教室吧,你们班那个徐蓝在看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她这是吃醋还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臭美!自恋狂!”小雨扔给他一个老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呃,古人曰,适当的臭美有利于提高自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贫嘴,哪个古人会说这话?”

    “呃?姓古的人。”古辰逸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趾高气扬。

    小雨“噗嗤”一声笑,道:“你哪是古人?‘古怪’才对!我觉得你们班男生挺聪明的,起了这么个绰号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开,走向教室。

    等他走近,徐蓝说道:“古怪,衣衣老师让你去她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古辰逸一阵不爽。

    他将小雨扔给他的白眼转扔给她,道:“人心不古,世风日下。班长,你怎么也学那些渣男乱叫绰号?”

    徐蓝不禁抿嘴一笑。这个家伙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,心性成熟得可怕,没想到叫他绰号这么敏感,好,那么以后就叫你“古怪”了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嘴里吐出一连串“古怪,古怪,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古辰逸连翻几个白眼,心里哀叹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;摇摇头,转身走向黄衣衣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猜得出,衣衣老师找他,必然是昨晚去张忆晚家扑了个空,想从他那里旁敲侧击,进行求证。

    自己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!

    想必已经惊动卧龙崛起高层。对“赵玫瑰”的调查应该也已经铺天盖地的展开。从这一点来说,他乔装打扮成为一个女子,目的已经完全达到,现在应该进入“潜伏”期了,免得不小心露出了马脚,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穿过两条走廊,来到初一年级教师办公室旁边的转角。

    转角边,李海教练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古辰逸连忙站好,恭敬地叫道:“李教练好!”

    李海教练自从被黄衣衣一脚踢飞之后,像换了个人似的。以前,走路都昂着头,感觉非常厉害的样子。被踢飞之后,感觉在全校师生面前丢了脸,开始低着头走路。

    转角处被古辰逸突然叫了一声,李教练茫然地抬起头,“唔,古怪。”

    骂那隔壁个麻辣香脆!真应了那句话,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。

    在学校,传播速度最快的是男女同学之间的新闻;其次,就是同学的绰号!

    古怪?我古怪吗?你是老师好不好?也叫我的绰号?

    古辰逸眼珠子一转,态度依然恭敬,热情地问:“李教练,衣衣老师召见我,您也是刚从她那里出来吗?”

    体育教研室设在体育馆内,和年级组办公室相距遥远。而自从被黄衣衣一脚踢飞,认识到双方存在着巨大的距离,他原来想泡黄衣衣的念头自然丢了个精光,每次看到黄衣衣就远远躲开。这小子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?

    李教练愤愤地瞄他一眼,看他脸色倒是很诚恳,甚至有点木讷,但想到他的绰号,古怪!感觉这里面必然有古怪!脸色顿时不豫,道:“古怪!武术班的许博要和你比武,你准备一下,明天下午武术训练的时候正式开打。”

    古辰逸张大了嘴巴一时合不拢,惊问:“不会吧,许博是五宝中学的高中生,他要和我这个初一学生打擂台?”

    李海教练见他脸色发白,似乎找不到北了,心头暗爽!许博要和他比武之事本来是子虚乌有的,但看到古辰逸害怕的样子,李教练决心促成此事。许博在武术班功夫最高,又是他的得意学生,想来不会驳了老师的面子。

    这事很有趣啊!

    黄衣衣不是很喜欢这个“古怪”吗?那好,就让许博教训教训他。

    于是,他很快乐地回答道:“比武打擂台规则中并没有高中学生不得挑战初中学生这一条,有啥奇怪的?”

    说完,爽爽地下楼。

    古辰逸腹诽了几句,和许博对打?又是一个难题啊。他刚考虑到把自己潜伏起来呢,要是比武胜了许博,岂非引人注目?

    若是让黄衣衣知道他的武功非常强,就有可能把赵玫瑰的事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!

    初一年级教师办公室很大,衣衣老师坐在中间靠北的位置,相互之间隔断。

    她是背对办公室门口的,因此,古辰逸走过去的时候先看到她的后颈。

    嗯,粉嫩白皙。昨天就在那个位置吻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的嘴角不禁挂上笑容,笑道:“衣衣老师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衣衣老师抬头一看,这小子笑得有些古怪……呃?莫非他对别人也这样笑,所以得了这么个绰号?

    黄衣衣问道:“你知道张忆晚去哪里了吗?怎么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听说她要去京城旅游,具体的不清楚。手机关了的话,应该是怕受到干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也联系不到她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手机关了怎么联系?除非她主动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指了指办公桌旁边的椅子,让他坐下,又问:“我知道你和她很熟,除了你,她还有其他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王雨纯就是她的好姐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古辰逸知道她想问什么,摊了摊手,笑道:“衣衣老师,我不是包打听,不清楚她还和什么往来。不过,她目前似乎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很有耐性,道:“我不是问这个,这么说吧,你有没有看到这样一位女子经常出现在她身边?年纪和她差不多大,长得很漂亮,而且,身怀绝技。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

    黄衣衣顿时双目发亮,连声问:“啊?真的有?她叫什么名字,住在哪里?和张忆晚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和张忆晚的关系嘛,嗯,似乎情同姐妹,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黄衣衣双连连点头,口中“嗯嗯”连声,示意他继续往下讲。

    “……长得确实也非常漂亮,和忆晚姐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了解嘛!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吊足了胃口,古辰逸才忍住笑说道:“衣衣老师,我说的人就是你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黄衣衣张开嘴巴,半天没合拢,随即有些恼羞成怒,叫道:“古怪!你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古怪,古怪,不古怪也被你们叫古怪了!

    古辰逸满脸无辜。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