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悍贼 第47节 雨夕颜的困惑
    这天最后一节时数学课,下课之后,黄衣衣狠狠地瞪了古辰逸一眼,以示不满。

    这个“古怪”,有点不尊师重道,还经常开自己的玩笑,可她就是对他没辙。想起这一年来,她时不时沉浸在失去古小军的痛苦里,对身边的所有男人都有些排斥,唯独对这个少年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随着接触的增多,对他的观感不断发生调整。

    坦率的讲,“古怪”这个词其实很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第一次接触这个少年的时候,她就已经看过他的所有资料,资料显示,他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男子。身材不高不矮;长得既不好看也不难看,普普通通的样子;学习成绩也很一般,总体成绩位于中等偏下的水平;家庭出生也很一般。然而,随着了解的加深,很多事情都被颠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他曾经抱着自己逃命,想到在小公园里被他看到尴尬的举止,黄衣衣感觉很无力。

    走出教室的时候,看到隔壁班的雨夕颜站在门口等他,衣衣老师很有一种把他的恶劣事情讲出来的冲动……她是过来人,看得出雨夕颜对他的关心已经超出了同学之情。这样下去,有点危险啊!

    古辰逸这个男生将来会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吗?老实说,她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雨夕颜脆生生地叫了声“衣衣老师”。她笑着点点头,道:“在等古辰逸?没必要对他这样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等古辰逸出来,两人结伴往校门外走,小雨低声道:“小逸,你今天是不是得罪衣衣老师了?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啊,她说我坏话了?”

    小雨点头笑道:“她提醒我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警惕什么?警惕我?衣衣老师脑子有点秀逗了,小雨,你不用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衣衣老师的,我觉得她对你很好。所有的老师里面,她是最关心你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感觉最关心我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小雨心中一甜,道:“还算有良心。”

    坐车到了古辰逸的小区,古辰逸在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些食品,开始给雨夕颜打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小雨,家里还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你家亲戚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亲戚,我叫她姐姐的,你见过。就是和衣衣老师比武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啊?她?”雨夕颜睁大眼睛困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小雨,是这样的。她惹了点麻烦,受伤了,怕被人查到,又不能去医院,家也不能回,所以暂时住在我家。”

    雨夕颜虽然从小长在高门大院,接受正统思想教育,但这个年龄段的人,性格都有些叛逆。因此,听说张忆晚惹了**烦,一点也不惊慌,反而饶有兴趣地问:“她怎么了?摊上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们去迪厅的事还记得吗?她就是和那帮人交恶,大干一架,将对方多人打成重伤,警方正在调查此事。你不能对人说啊,还有,上次我乔装打扮的事也不能和任何人说,否则我也有**烦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,古辰逸仔细回忆了一遍。他乔装打扮为赵玫瑰,最大的破绽就是雨夕颜。因为雨夕颜不仅知道他乔装打扮的事情,而且还知道他就是“赵玫瑰”。因此,告诫她一下非常必要。

    “噢,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”雨夕颜自然是以为小逸那天打伤了这么多人,警方也在找他。

    上楼,开门。

    王雨纯探头出来,看到跟在古辰逸后面的少女后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“小雨,这是雨纯姐,她在这里照料忆晚姐。雨纯姐,这是小雨,我同学。”

    相互审慎的看了一眼,两个女子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王雨纯倒没觉得什么,雨夕颜心里却有些嘀咕。怎么回事啊?张忆晚和王雨纯都长得这么漂亮,住在小逸的家里,又没有大人,有点不妥吧?

    这是很私人的,小小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古辰逸笑道:“小雨,忆晚姐睡在客房间,过去打声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张忆晚身体素质很好,在茅山的七年里苦练武功,身体机能都在最佳状态,因此恢复情况良好。她是认识雨夕颜的,也经常从古辰逸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小雨,小逸经常提起你呢,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?”

    听说古辰逸经常在张忆晚面前提起自己的名字,雨夕颜对她的敌意完全消失,乖巧地说道:“忆晚姐,小逸说你受伤了,但我什么东西也没买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到的,你还是学生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卧室中的生理盐水瓶,雨夕颜表示钦佩:“忆晚姐,在家里打点滴,都是雨纯姐扎针?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雨纯笑道:“我哪会啊?都是小逸给忆晚姐配药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啊?小逸,你难道会看病?”

    “呃,就是打打针嘛,很简单的,跟妈妈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我以后生病,都让你来治。”

    “小雨,我又不是医生,只会扎扎针,看病可不敢。”

    这样,由王雨纯做饭,雨夕颜留下来一起吃,临走,自然是古辰逸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雨夕颜开始告诫他:“小逸,她们两人要住多久?会不会给你家带来麻烦?还有,要和她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懂!不会像待你那样待她们啦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聪明!”雨夕颜拍拍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这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了。不过,在少年、少女的心里,心里面的感觉远远比身体接触更加甜蜜,更加隽永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曾答应了雨夕颜的母亲将来放手,不和小雨谈恋爱,少年第一次产生后悔。

    回到家,马上做作业。

    从初中开始,学生的作业量开始加大,特别是好学校,为了升学率超额布置作业。

    做完作业,已经是晚上十一点。他关上门,察觉到张忆晚这边没动静了,开始打坐吐纳,修炼上清派道家法术。

    凝气境第一层已经巩固下来了,丹田中储存的灵力随时都可以四处游走,随心所欲地加以使用,这让他感觉整体力量提高了近一倍。

    特别是踏入凝气境后,他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。譬如,交战的时候他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子弹的运行轨迹,可以让他提早作出反应。而且,使用灵力看任何东西,感觉速度都会减慢下来,留给他充裕的时间应付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,就是他的速度惊人,可以不可思议地躲开对手的攻势,连子弹都可以避开。

    他坐在床上,拿出一片尖兰草叶子,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东溪湿地将整片尖兰草连根拔起后,他手上的尖兰草叶片数量非常可观。算了算,按照目前的速度,每天吃一片尖兰草,可以吃五年。他自信五年后,境界会提高到更高的层次。

    因为每天吃一片尖兰草叶片,他的境界虽然仍在凝气一层,但丹田的容量已经扩大了二倍左右。灵力更加充沛。

    尖兰草入口即化。

    一股磅礴的灵气瞬间充满全身。

    他需要将这些灵气转化为灵力,不断扩大丹田范围,以求尽早踏入凝气二层。

    实力越强大,生存能力越强。

    ……尖兰草的灵气入体之后,古辰逸感觉身体飘飘欲飞。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满全身。他按照上清派的修真心法,缓缓炼化这些外来灵气,化为自己可以操控的灵力。

    随后,他开始修炼冰箭术。

    将水凝结成冰的法术叫做冰冻术,冰冻术大成之后,修真者可以瞬间冰冻对手。但他目前到不了这个程度。他现在主要练习的是怎样快速将水凝结成冰箭。然后施放冰箭,这才是他的绝技。

    至于“天虎社”那条漏网之鱼,他现在没时间去找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,卧龙崛起组织势必展开详细排查。一个组织的力量当然比他孤身一人大许多,大海捞针的事情不需要他去做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即使这条漏网之鱼出现在卧龙崛起和荣耀天使代表的见面会上,也翻不出大风浪了。要知道,不仅卧龙崛起在保护现场,荣耀天使这边也会承担起一部分保卫工作,对方得手的机会小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荣耀天使”这次来魔都,可是带了两名异能者的!

    ……化水为冰,然后手腕一动,将冰箭发射出去,这样的训练虽然无聊、机械、简单,但要想提高战力,这样的训练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他打开窗户,静静地坐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蚊子嗅到人的气味后一只只飞进来。

    运用灵力去看,这些蚊子在视线中放大倍数。他不断地将冰箭射向这些蚊虫,准确无误地将前赴后继飞进来的蚊子壮烈。

    次日,古辰逸吃午饭的时候遇到五宝中学的许博。

    许博满脸诧异地问:“古辰逸,听李教练说,你要挑战我?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样的事?我又没发疯,怎么敢挑战武术班老大?是李教练说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昨天中午我遇到李教练的时候,李教练说是你要挑战我。”

    许博一愣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古辰逸很无辜地摊开手。

    许博很快明白过来,道:“这样吧,既然李教练想看我们比武,我们就勉为其难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可要手下留情啊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玩玩而已。”

都市悍贼书友推荐阅读: